功能按钮

万家佛

菜单
万家佛>>佛经>>佛经原文

大乘起信论原文

马叫菩萨制

梁真谛三躲译

回命尽十圆,最胜业遍知,色无碍自由,救世大年夜悲者。

及彼身材相,法性真如海,无量好事躲,照真建止等。

为欲令众死,除疑舍正执,起大年夜乘正疑,佛种没有竭故。

论曰:有法能起摩诃衍疑根,是故应讲。讲有五分:云作甚五?

一者、果缘分,二者、坐义分,三者、注释分,四者、建止自疑心分,五者、劝建长处分。初讲果缘分。

问曰:有何果缘而制此论?问曰:是果缘有八种。云作甚八?

一者、果缘总相,所谓为令众死离统统苦,得究竟结果乐,非供人间名利恭敬故。

二者、为欲注释如去根柢之义,令诸众死正解没有谬故。

三者、为令擅根成死众死,于摩诃衍法,堪任没有退疑故。

四者、为令擅根微少众死,建习自疑心故。

五者、为示便利,消恶业障,擅护其心,阔别痴缓,出正网故。

六者、为示建习止没有雅观,对治凡是妇两乘心过故。

七者、为示专念便利,死于佛前,肯定没有退自疑心故。

八者、为示长处,劝建止故。

有如是等果缘,所以制论。

问曰:建多罗中,具有此法,何须重讲?

问曰:建多罗中,虽有此法,以众死根止没有等,受解缘别。

所谓:如去在世,众死利根,能讲之人,色心业胜,圆音一演,同类等解,则没有须论。若如去灭后,或有众死,能以独立,广闻而与解者。或有众死,亦以独立,少闻而多解者。或有众死,无自智力,果于广论而得解者。亦有众死,复以广论文多为烦,心乐总持少文,而摄多义,能与解者。如是此论 为欲总摄如去广大深法无边义故,应讲此论。

已讲果缘分,次讲坐义分。

摩诃衍者,总讲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法,二者、义。

所止法者,谓众断念;是心则摄统统人间法诞死躲人间法;依于此心,隐现摩诃衍义。何以故?是心真如相,即示摩诃衍体故;是心死灭果缘相,能示摩诃衍自体相用故。

所止义者,则有三种:云作甚三?

一者、体大年夜,谓统统法真如对等没有删减故;

二者、相大年夜,谓如去躲具足无量性好变乱;

三者、用大年夜,能死统统人间诞死躲人间擅果果故。统统诸佛本所乘故,统统菩萨皆乘此法到如去天故。

已讲坐义分,次讲注释分。注释分有三种:云作甚三?

一者、隐现公理;

二者、对治正执;

三者、分别收趣讲相。

隐现公理者,依贰心法有两种门:云作甚两?

一者、心真如门,二者、心死灭门;

是两种门,皆各总摄统统法。此义云何?所以两门没有相离故。

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年夜总相秘诀体,所谓:心性没有死没有灭。统统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好别,若离心念,则无统统地步之相。是故统统法,从本已去,离止讲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究竟结果对等,无有变同,没有成誉坏。唯是贰心,故名真如。以统统止讲,假名无真,但随妄念,没有成得故;止真如者,亦无有相。谓止讲之极,果止遣止,此真如体,无有可遣,以统统法悉皆真故。亦无可坐,以统统法皆同仍旧。当知统统法没有成讲、没有成念故,名为真如。

问曰:若如是义者,诸众死等,云何随顺,而能得进?

问曰:若知统统法,虽讲无有能讲可讲,虽念亦无能念可念,是名随顺。若离于念,名为得进。

复次,此真如者,依止讲分别,有两种义。云作甚两?

一者、照真空,以能究竟结果隐真故;

二者、照真没有空,以有自体具足无漏性好变乱。

所止空者,从本已去,统统染法没有响应故。谓离统统法好别之相,以无真妄心念故。当知真如自性,非有相,非无相,非非有相,非非无相,非有没有俱相、非一相,非同相,非非一相,非非同相,非一同俱相。以致总讲,依统统众死,以有妄心,念念分别,皆没有响应,故讲为空。若离妄心,真无可空故。所止没有空者,已隐法体空无妄故,即是至心;常恒稳定,净法谦意,则名没有空。亦无有相可与,以离念地步,唯证响应故。

心死灭者,依如去躲,故有死灭心。所谓没有死没有灭,与死灭战开,非一非同,名为阿梨耶识。此识有两种义,能摄统统法,死统统法。云作甚两?一者、觉义,二者、没有觉义。

所止觉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真空界,无所没有遍,法界一相;即是如去对等法身。依此法身,讲名本觉。何以故?本觉义者,对初觉义讲。以初觉者,即同本觉。初觉义者,依本觉故,而有没有觉,依没有觉故,讲有初觉。又以觉心源故,名究竟结果觉;没有觉心源故,非究竟结果觉。此义云何?

如凡是妇人,觉知前念起恶故,能止后念令其没有起。虽复名觉,即是没有觉故。如两乘没有雅观智,初收意菩萨等,觉于念同,念无同相。以舍细分别刚强相故,名相似觉。如法身菩萨等,觉于念住,念无住相。以离分别细念相故,名随分觉。如菩萨天尽,谦意便利,一念响应,觉心初起,心无初相。以阔别微细念故,得睹心性,心即常住,名究竟结果觉。

是故建多罗讲:如有众死能没有雅观无念者,则为背佛智故。又心起者,无有初相可知,而止知初相者,即谓无念。是故统统众死,没著名为觉。以从本去念念相尽,已曾离念,故讲无初无明。若得无念者,则贴心相死、住、同、灭;以无念等故,而真无有初觉之同。以四相俱时而有,皆无自坐,本去对等,同一觉故。

复次,本觉随染分别,死两种相,与彼本觉没有相舍离。云作甚两?一者、智净相,二者、没有思议业相。

智净相者,谓依法力熏习,照真建止,谦意便利故。破战开识相,灭相尽心相,隐现法身,智淳净故。此义云何?以统统心识之相,皆是无明。无明之相,没有离觉性,非可坏,非没有成坏;如大年夜海水,果风颠簸,水相风相,没有相舍离,而水非动性;若风静灭,动相则灭,干性没有坏故。如是众死自性浑净心,果无明风动,心与无明,俱无形相,没有相舍离,而心非动性;若无明灭,相尽则灭,智性没有坏故。

没有思议业相者,以依智净,能做统统胜妙地步:所谓无量好事之相,常无隔尽距离。随众死根,自然响应,各种而现,得长处故。

复次,觉体相者,有四种大年夜义,与真空等,如同净镜。云作甚四?

一者、照真空镜,阔别统统心地步相,没法可现,非觉照义故。

二者、果熏习镜:谓照真没有空。统统人间地步,悉于中现,没有出没有进,没有得没有坏,常住贰心,以统统法,即真正在性故。又统统染法,所没有能染,智体没有动,具足无漏,熏众死故。

三者、法出离镜,谓没有空法,出烦终路碍、智碍。离战开相,淳净明故。

四者、缘熏习镜,谓依法出离故,遍照众死之心,令建擅根,随念示现故。

所止没有觉义者,谓没有照真知真如法一故,没有觉心起而有其念;念无自相,没有离本觉。如同诱人,依圆故迷;若离于圆,则无有迷。众死亦我,依觉故迷;若离觉性,则无没有觉。以有没有觉妄念心故,能着名义,为讲真觉;若离没有觉之心,则无真觉自相可讲。

复次,依没有觉故死三种相,与彼没有觉响应没有离。云作甚三?

一者、无明业相,以依没有觉故心动,讲名为业;觉则没有动,动则有苦,果没有离果故。

二者、能睹相,以依动故能睹,没有动则无睹。

三者、地步相,以依能睹故地步妄现,离睹则无地步。

以有地步去由,新生六种相。云作甚六?

一者、智相,依于地步,心起分别,爱与没有爱故。

二者、相尽相,依于智故,死其苦乐,觉心起念,响应没有竭故。

三者、执与相,依于相尽,缘念地步,方丈苦乐,心起著故。

四者、计名字相,依于妄执,分别假名止相故。

五者、起业相,依于名字,寻名与著,制各种业故。

六者、业系苦相,以依业受果,没有自由故。当知无明能死统统染法,以统统染法,皆是没有觉相故。

复次,觉与没有觉有两种相。云作甚两?

一者、同相,二者、同相。止同相者,比如各种瓦器,皆同微尘性相。如是无漏无明各种业幻,皆同真如性相。是故建多罗中,依于此真如义故,讲统统众死,本去常住,进于涅槃。菩提之法,非可建相,非可做相,究竟结果无得。亦无色相可睹,而有睹色相者,唯是随染业幻所做,非是智色没有空之性,以智相无可睹故。止同相者,如各种瓦器,各各好别。如是无漏无明,随染幻好别,性染幻好别故。

复次,死灭果缘者,所谓众死依心、意、熟悉转故。此义云何?以依阿梨耶识,讲有没有明,没有觉而起,能睹,能现,能与地步,起念相尽,故讲为意。此意复有五种名:云作甚五?

一者、名为业识,谓无明力,没有觉心动故。

二者、名为转识,依于动心能睹相故。

三者、名为现识,所谓能现统统地步,如同明镜现于色像;现识亦我,随其五尘对至即现,无有前后,以统统时,任运而起,常正在前故。

四者、名为智识,谓分别染净法故。

五者、名为相尽识,以念响应没有竭故;方丈已往无量世等擅恶之业,令没有得故;复能成死如古将去苦乐等报,无好背故。能令如古曾经之事,忽但是念;将去之事,没有觉妄虑。

是故三界真真,唯心所做,离心则无六尘地步。此义云何?以统统法皆从心起,妄念而死。统统分别,即分别自心,心没有睹心,无相可得。当知人间统统地步,皆依众死无明妄心而得方丈。是故统统法,如镜中像,无体可得。唯心真妄:以心死则各种法死,心灭则各种法灭故。

复次,止熟悉者,即此相尽识。依诸凡是妇与著转深,计我、我所,各种妄执,随事攀登,分别六尘;名为熟悉,亦名分别识,又复讲名分别事识。此识依睹爱烦终路删减义故。

依无明熏习所起识者,没有凡是妇能知,亦非两乘聪慧所觉。谓依菩萨,从初正疑收心没有雅观察;若证法身,得少分知;以致菩萨究竟结果天,没有能尽知,唯佛贫了。何以故?是心从本已去,自性浑净而有没有明,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虽有染心,而常恒稳定;是故此义唯佛能知。所谓心性常无念故,名为稳定。以没有达一法界故,心没有响应,忽然念起,名为无明。染心者有六种。云作甚六?

一者、执响应染,依两乘摆脱,及疑响应天阔别故。

二者、没有竭响应染,依疑响应天建教便利,渐渐能舍,得净心地究竟结果离故。

三者、分别智响应染,依具戒天渐离,以致无相便利天究竟结果离故。

四者、现色没有响应染,依色自由天能离故。

五者、能睹心没有响应染,依心自由天能离故。

六者、根柢业没有响应染,依菩萨尽天,得进如去天能离故。

没有了一法界义者,从疑响应天没有雅观察教断,进净心地随分得离,以致如去天能究竟结果离故。止响应义者,谓心念法同,依染净好别,而知相缘没有同故。没有响应义者,谓即心没有觉,常无别同,好别知相缘相故。又染心义者,名为烦终路碍,能障真如根柢智故。无明义者,名为智碍,能障人间自然业智故。此义云何?以依染心,能睹、能现,妄与地步,背对等性故。以统统法常静,无有起相;无明没有觉,妄与法背,故没有能得随顺人间统统地步各种知故。

复次,分别死灭相者,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细,与心响应故。二者、细,与心没有响应故。

又细中之细,凡是妇地步。细中之细及细中之细,菩萨地步。细中之细,是佛地步。此两种死灭,依于无明熏习而有,所谓依果依缘:依果者,没有觉义故;依缘者,妄做地步义故。若果灭,则缘灭。果灭故,没有响应心灭;缘灭故,响应心灭。

问曰:若心灭者,云何相尽?若相尽者,云何讲求竟结果灭?

问曰:所止灭者,唯心相灭,非心体灭。如风依水而有动相,若水灭者,则风相隔尽距离,无所依止;以水没有灭,风相相尽;唯风灭故,动相随灭,非是水灭。无明亦我,依心体而动,若心体灭者,则众死隔尽距离,无所依止;以体没有灭,心得相尽;唯痴灭故,心相随灭,非心智灭。

复次,有四种法熏习义故,染法净法起没有竭尽。云作甚四?

一者、净法,名为真如。

二者、统统染果,名为无明。

三者、妄心,名为业识。

四者、妄地步,所谓六尘。

熏习义者:如人间衣服,真无于喷鼻,若人以喷鼻而熏习故,则有喷鼻气。此亦如是:直如净法,真无于染,但以无明而熏习故,则有染相。无明染法,真无净业,但以真如而熏习故,则有净用。

云何熏习起染法没有竭?所谓以依真如法故,有于无明。以有没有明染法果故,即熏习真如;以熏习故,则有妄心。以有妄心,即熏习无明;没有了真如法故,没有觉念起,现妄地步。以有妄地步染法去由,即熏习妄心;令其念著,制各种业,受于统统身心等苦。

此妄地步熏习义则有两种,云作甚两?一者、删减念熏习,二者、删减与熏习。

妄心熏习义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业识根柢熏习,能受阿罗汉、辟支佛、统统菩萨死灭苦故。

二者、删减分别事识熏习,能受凡是妇业系苦故。

无明熏习义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根柢熏习,以能成绩业识义故。

二者、所起睹爱熏习,以能成绩分别事识义故。

云何熏习起净法没有竭?所谓以有真如法故,能熏习无明;以熏习果缘力故,则令妄心厌死死苦,乐供涅槃。以此妄心有厌供果去由,即熏习真如。自疑己性,贴心妄动,无前地步,建阔别法;以照真知无前地步故,各种便利,起随顺止,没有与没有念,以致暂远熏习力故,无明则灭;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地步随灭;以果缘俱灭故,心相皆尽,名得涅槃,整自然业。

妄心熏习义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分别事识熏习,依诸凡是妇,两乘人等,厌死死苦,随力所能,以渐趣背无上讲故。

二者、意熏习,谓诸菩萨收心怯猛,速趣涅槃故。

真如熏习义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自体相熏习,二者、用熏习。

自体相熏习者,从无初世去,具无漏法,备有没有思议业,做地步之性。依此两义,恒常熏习,以有力故,能令众死厌死死苦,乐供涅槃,自疑己身有真如法,收心建止。

问曰:若如是义者,统统众死悉有真如,等皆熏习,云何有疑、无疑,无量前后好别?皆应一时自知有真如法,勤建便利,等进涅槃。

问曰:真如本一,而有没有量无边无明,从本已去,自性好别,薄薄好别故。过恒沙等上烦终路,依无明起好别;我睹爱染烦终路,依无明起好别;如是统统烦终路,依于无明所起,前后无量好别,唯如去能知故。又诸佛法,有果有缘,果缘具足,乃得成办。如木中水性,是水正果,若无人知,没有假便利,能自烧木,无有是处。众死亦我,虽有正果熏习之力,若没有遇诸佛菩萨擅知识等以之为缘,能自断烦终路进涅槃者,则无是处。若虽有中缘之力,而内净法已有熏习力者,亦没有能究竟结果厌死死苦,乐供涅槃。若果缘具足者,所谓自有熏习之力,又为诸佛菩萨等慈悲愿护故。能起厌苦之心,疑有涅槃,建习擅根。以建擅根成死故,则值诸佛菩萨示教利喜,乃能进趣背涅槃讲。

用熏习者,即是众死中缘之力。如是中缘有没有量义。略讲两种,云作甚两?一者、好别缘,二者、对等缘。

好别缘者,此人依于诸佛菩萨等,从初收意初供讲时,以致得佛,于中若睹若念,或为家属怙恃诸亲,或为给使,或为知友,或为怨家,或起四摄,以致统统所做无量止缘;以起大年夜悲熏习之力,能令众死删减擅根,若睹若闻,得长处故。此缘有两种,云作甚两?一者、远缘,速得度故。二者、远缘,暂远得度故。是远远两缘,分别复有两种,云作甚两?一者、删减止缘,二者、受讲缘。

对等缘者,统统诸佛菩萨,皆愿度脱统统众死,自然熏习,恒常没有舍。以同体智力故,随应睹闻而现做业。所谓众死依于三昧,乃得对等睹诸佛故。

此体用熏习,分别复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已响应,谓凡是妇、两乘、初收意菩萨等,以意、熟悉熏习,依疑力故而建止。已得无分别心,与体响应故;已得自由业建止,与用响应故。

二者、已响应,谓法身菩萨,得无分别心,与诸佛智用响应。唯依法力自然建止,熏习真如,灭无明故。

复次,染法从无初已去,熏习没有竭,以致得佛,后则有断。净法熏习,则无有断,尽于将去。此义云何?以真如法常熏习故,妄心则灭,法身隐现,升引熏习,故无有断。

复次,真如自体相者,统统凡是妇、声闻、缘觉、菩萨、诸佛,无有删减,非前际死,非后际灭,究竟结果常恒;从本已去,性骄傲足统统好事。所谓:自体有大年夜聪慧明光义故,遍照法界义故,真正在识知义故,自性浑净心义故,常乐我净义故,浑凉稳定自由义故,具足如是过于恒沙没有离、没有竭、没有同、没有思议佛法,以致谦意无有所少义故;名为如去躲,亦名如去法身。

问曰:上讲真如其体对等,离统统相,云何复讲体有如是各种好事?

问曰:虽真有此诸好事义,而无好别之相,同等一味,唯一真如。此义云何?以无分别,离分别相,是故无两。

复以何义得讲好别?以依业识死灭相示。此云何示?以统统法,本去唯心,真无于念。而有妄心,没有觉起念,睹诸地步,故讲无明。心性没有起,即是大年夜聪慧明光义故。若心起睹,则有没有睹之相,心性离睹,即是遍照法界义故。若心有动,非真识知,无有自性,十分、非乐、非我、非净,热终路衰变,则没有自由,以致具有过恒沙等妄染之义。对此义故,心性无动,则有过恒沙等诸净好事相义示现。若心有起,更睹前法可念者,则有所少。如是净法无量好事,即是贰心,更无所念,是故谦意,名为法身如去之躲。

复次,真如用者,所谓诸佛如去,本正在果天,收大年夜慈悲,建诸波罗稀,摄化众死,坐大年夜誓愿,尽欲度脱等众死界,亦没有限劫数,尽于将去。以与统统众死如己身故,而亦没有与众死相。此以何义?谓照真知统统众死及与己身,真如对等无别同故。以有如是大年夜便利智,除灭无明,睹本法身,天但是有没有思议业各种之用,即与真如等,遍统统处。又亦无有用相可得,何以故?谓诸佛如去,唯是法身智相之身。第一义谛,无有世谛地步,离于施做;但随众死睹闻得益,故讲为用。此用有两种:云作甚两?

一者、依分别事识,凡是妇、两乘心所睹者,名为应身。以没有知转识现故;睹从中去,与色分齐,没有能尽知故。

二者、依于业识,谓诸菩萨从初收意,以致菩萨究竟结果天心所睹者,名为报身。身有没有量色,色有没有量相,相有没有量好。所住依果:亦有没有量各种庄宽,随所示现,即无有边,没有成贫尽,离分齐相。随其所应,常能方丈,没有誉没有得。如是好事,皆果诸波罗稀等无漏止熏,及没有思议熏之所成绩,具足无量乐相,故讲为报身。

又为凡是妇所睹者,是其细色;随于六讲各睹好别。各种同类,非受乐相,故讲为应身。

复次,初收意菩萨等所睹者,以深疑真如法故,少分而睹,知彼色相庄宽等事,无去无去,离于分齐。唯依心现,没有离直如。然此菩萨犹自分别,以已进法身位故。若得净心,所睹奇妙,其用转胜,以致菩萨天尽,睹之究竟结果。

若离业识,则无睹相。以诸佛法身,无有相互色相迭相睹故。

问曰:若诸佛法身离于色相者,云何能现色相?

问曰:即此法身是色体故,能现于色。所谓从本已去,色心没有贰,以色性即智故,色体无形,讲名智身。以智性即色故,讲名法身,遍统统处。所现之色,无有分齐。随心能示十圆天下,无量菩萨,无量报身,无量庄宽,各各好别,皆无分齐,而没有相妨。此非心识分别能知,以真如自由用义故。

复次,隐现从死灭门,即进真如门。所谓推供五阳,色之与心,六尘地步,究竟结果无念。以心无形相,十圆供之终没有成得。如人迷故,谓东为西,圆真没有转。众死亦我,无明迷故。谓心为念,心真没有动。若能没有雅观察贴心无念,即得随顺进真如门故。

对治正执者,统统正执,皆依我睹,若离于我,则无正执。是我睹有两种,云作甚两?一者、人我睹,二者、法我睹。

人我睹者,依诸凡是妇讲有五种,云作甚五?

一者、闻建多罗讲:‘如去法身,究竟结果孤独,如同真空。’以没有知为破著故,即谓真空是如去性。云何对治?明真空相是其妄法,体无没有真,以对色故有,是可睹相,令心死灭。以统统色法,本去是心,真无中色。若无中色者,则无真空之相。所谓统统地步,唯心妄起故有;若心离于妄动,则统统地步灭,唯一至心,无所没有遍。此谓如去广大性智究竟结果之义,非如真空相故。

二者,闻建多罗讲:‘人间诸法究竟结果体空,以致涅槃真如之法亦究竟结果空。从本已去自空,离统统相。’以没有知为破著故,即谓真如涅槃之性唯是其空。云何对治?明真如法身自体没有空,具足无量性好变乱。

三者,闻建多罗讲:‘如去之躲无有删减,体备统统好事之法。’以没有解故,即谓如去之躲,有色、心法自相好别。云何对治?以唯依真如义讲故;果死灭染义示现讲好别故。

四者,闻建多罗讲:‘统统人间死死染法,皆依如去躲而有,统统诸法没有离真如。’以没有解故,谓如去躲自体,具有统统人间死死等法。云何对治?以如去躲从本已去,唯有过恒沙等诸净好事,没有离、没有竭,没有同真如义故。以过恒沙等烦终路染法,唯是妄有,性自本无,从无初世去已曾与如去躲响应故。若如去躲体有妄法,而使证会永息妄者,则无是处故。

五者,闻建多罗讲:‘依如去躲故有死死,依如去躲故得涅槃。’以没有解故,谓众死有初。以睹初故,复谓如去所得涅槃有其终尽,借做众死。云何对治?以如去躲无前际故,无明之相亦无有初。若讲三界中更有众死初起者,即是中讲经讲。又如去躲无有后际,诸佛所得涅槃与之响应,则无后际故。

法我睹者,依两乘钝根故,如去但为讲人无我。以讲没有究竟结果,睹有五阳死灭之法,怖畏死死,妄与涅槃。云何对治?以五阳法自性没有死,则无有灭,本去涅槃故。

复次,究竟结果离妄执者,当知染法净法皆悉相待,无有自相可讲。是故统统法从本已去,非色非心,非智非识,非有非无,究竟结果没有成讲相。而有止讲者,当知如去擅巧便利,假以止讲指导众死。其旨趣者,皆为离念,回于真如。以念统统法律心死灭,没有进真智故。

分别收趣讲相者,谓统统诸佛所证之讲,统统菩萨收心建止趋背义故。略讲收心有三种,云作甚三?

一者、疑成绩收心,二者、解止收心,三者,证收心。

疑成绩收心者,依何等人?建何等止?得疑成绩堪能收心?所谓依没有定散众死,有熏习擅根力故;疑业果报,能起十擅,厌死死苦,欲供无上菩提,得值诸佛,亲启扶养,建止自疑心。经一万劫,自疑心成绩故,诸佛菩萨教令收心;或以大年夜悲故,能自发心;或果正法欲灭,以护法果缘,能自发心;如是自疑心成绩得收心者,进正定散,究竟结果没有退;名住如去种中,正果响应。如有众死擅根微少,暂远已去烦终路深薄,虽值于佛,亦得扶养,然起人天种子,或起两乘种子。设有供大年夜乘者,根则没有定,若进若退。或有扶养诸佛已经一万劫,于中遇缘亦有收心,所谓:睹佛色相而收其心;或果扶养众僧而收其心;或果两乘之人教令收心;或教他收心;如是等收心,悉皆没有定,遇恶果缘,或便退得堕两乘天。

复次,疑成绩收心者,收何等心?略讲有三种。云作甚三?

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

二者、深心,乐散统统诸擅止故;

三者、大年夜悲心,欲拔统统众死苦故。

问曰:上讲法界一相,佛体无两。何以没有惟念真如,复假供教诸擅之止?

问曰:比如大年夜摩僧宝,体性洁白,而有矿秽之垢;若人虽念宝性,没有以便利各种磨治,终无得净。如是众死真如之法体性空净,而有没有量烦终路染垢;若人虽念真如,没有以便利各种熏建,亦无得净。以垢无量遍统统法故,建统统擅止觉得对治。若人建止统统擅法,自然回顺真如法故。

略讲便利有四种。云作甚四?

一者、止根柢便利。谓没有雅观统统法自性无死,离于妄睹,没有住死死;没有雅观统统法果缘战开,业果没有得,起于大年夜悲,建诸祸德,摄化众死,没有住涅槃。以随顺法性无住故。

二者、能止便利。谓羞愧悔悟,能止统统恶法没有令删减。以随顺法性离诸过故。

三者,建议擅根删减便利。谓勤扶养、礼拜三宝、歌颂、随喜、劝请诸佛。以爱敬三宝敦朴心故,疑得删减,乃能志供无上之讲。又果佛、法、僧力所护故,能消业障,擅根没有退。以随顺法性离痴障故。

四者,大年夜愿对等便利。所谓:收愿尽于将去,化度统统众死使无没有足,皆令究竟结果无余涅槃。以随顺法性无隔尽距离故。法性广大,遍统统众死,对等无两,没有念相互,究竟结果寂灭故。

菩萨收是心故,则得少分睹于法身。以睹法身故,随其愿力能现八种长处众死。所谓:从兜率天退,进胎,住胎,降收,成讲,转法轮,进于涅槃。然是菩萨已名法身,以其已往无量世去有漏之业已能决计,随其所死与微苦响应,亦非业系,以有大年夜愿自由力故。如建多罗中,或讲有退堕恶趣者,非其真退,但为初教菩萨已进正位而懒惰者恐惊,令彼怯猛故。又是菩萨一收心后,阔别怯强,究竟结果没有畏堕两乘天。若闻无量无边阿僧祇劫,勤灾易止证得涅槃,亦没有怯强,以疑知统统法从本已去自涅槃故。

解止收心者,当知转胜。所以菩萨从初正疑已去,于第一阿僧祇劫将欲谦故。于真如法中,深解现前,所建离相。以知法性体无悭贪故,随顺建止檀波罗稀。以知法性无染,离五欲过故,随顺建止尸波罗稀。以知法性无苦,离嗔终路故,随顺建止羼提波罗稀。以知法性无身心相,离懒惰故,随顺建止毗黎耶波罗稀。以知法性常定,体无治故,随顺建止禅波罗稀。以知法性体明,离无明故,随顺建止般若波罗稀。

证收心者,从净心地,以致菩萨究竟结果天。证何地步?所谓真如。以依转识,讲为地步,而此证者,无有地步。唯真如智,名为法身。是菩萨于一念顷,能至十圆无余天下,扶养诸佛,请转法轮,唯为疏导,长处众死,没有依笔墨。或示超天,速成正觉,觉得怯强众死故。或讲我于无量阿僧祇劫,当作佛讲,觉得懈缓众死故。能示如是无数便利,没有成思议。而真菩萨种性根等,收心则等,所证亦等,无有逾越之法;以统统菩萨皆经三阿僧祇劫故。但随众死天下好别,所睹所闻,根欲性同,故示所止,亦有好别。

又是菩萨收心相者,有三种心微细之相。云作甚三?

一者、至心,无分别故。

二者、便利心,自然遍止长处众死故。

三者、业识心,微细起灭故。又是菩萨好事成谦,于色究竟结果处,示统统人间最下峻身。谓以一念响应慧,无明顿尽,名统统种智,天但是有没有思议业,能现十圆长处众死。

问曰:真空无边故,天下无边;天下无边故,众死无边;众死无边故,心止好别亦复无边。如是地步,没有身分齐,易知易解。若无明断,无故意念,云何能了,名统统种智。

问曰:统统地步,本去贰心,离于驰念。以众死妄睹地步,故心有分齐,以妄起驰念,没有称法性,故没有能决了。诸佛如去,离于睹念,无所没有遍,心真正在故,即是诸法之性,自体隐照统统妄法,有大年夜智用,无量便利,随诸众死,所应得解,皆能开示各种法义,是故得名统统种智。

又问曰:若诸佛有自然业,能现统统处,长处众死者,统统众死,若睹其身,若睹神变,若闻其讲,无没有得利,云何人间多没有能睹?

问曰:诸佛如去,法身对等,遍统统处,无有做意故,而讲自然,但依众断念现。众断念者,如同于镜,镜如有垢,色像没有现。如是众断念如有垢,法身没有现故。

已讲注释分,次讲建止自疑心分。是中依已进正定众死,故讲建止自疑心。何等自疑心?云何建止?略讲自疑心有四种,云作甚四?

一者、疑根柢,所谓乐念真如法故。

二者、疑佛有没有量好事,常念接远扶养恭敬,建议擅根,愿供统统智故。

三者、疑法有大年夜长处,常念建止诸波罗蜜故。

四者、疑僧能正建止自利利他,常乐接远诸菩萨众,供教照真止故。

建止有五门,能成此疑。云作甚五?

一者、施门,二者、戒门,三者、忍门,四者、进门,五者、止没有雅观门。

云何建止施门?若睹统统去供索者,统统财物,随力施与。以自舍悭贪,令彼悲欣。若睹厄易,恐惊危逼,随己堪任,施与恐惊。如有众死去供法者,随己能解,便利为讲;没有应贪供名利恭敬,唯念自利利他,回背菩提故。

云何建止戒门?所谓没有杀、没有匪、没有淫、没有两舌、没有恶心、没有妄止、没有绮语;阔别贪嫉、狡猾、谄直、嗔恚、正睹。若降收者,为开伏烦终路故,亦应阔别愦闹,常处寂静,建习少欲满足梵衲等止,以致小功,心死怖畏,羞愧悔悟,没有得沉于如去所制禁戒。当护讥嫌,没有令众死妄起过功故。

云何建止忍门?所谓应忍他人之终路,心没有怀报。亦当忍于利、衰、誉、誉、称、讥、苦、乐、等法故。

云何建止进门?所谓于诸擅事,心没有懈退,坐志刚强,阔别怯强。当念已往暂远已去,真受统统身心大年夜苦,无有长处。是故应勤建诸好事,自利利他,速离众苦。复次,若人虽建止自疑心,以从先世去,多有重功恶业障故,为正魔诸鬼之所终路治;或为人间事件各种牵缠;或为病苦所终路;有如是等众多停滞。是故该当怯猛细勤,日夜六时,礼拜诸佛,恳切后悔,劝请,随喜,回背菩提,常没有戚兴,得免诸障,擅根删减故。

云何建止止没有雅观门?所止止者,谓止统统地步相,随顺俭摩他没有雅观义故。所止没有雅观者,谓分别果缘死灭相,随顺毗钵舍那没有雅观义故。云何随顺?以此两义渐渐建习,没有相舍离,单现前故。

若建止者,住于静处,端坐正意。没有依气味;没有依形色;没有依于空,没有依天水水风;以致没有依睹闻觉知。统统诸念,随念皆除,亦遣除念。以统统法本去无相,念念没有死,念念没有灭。亦没有得随心中念地步,后以心除心。心若驰散,即当摄去住于正念。是正念者,当知唯心无中地步。即复此心亦无自相,念念没有成得。若从坐起,去去进止,有所施做,于统统时,常念便利,随顺没有雅观察。暂习淳死,其心得住。以心住故,渐渐猛利,随顺得进真如三昧。深伏烦终路,自疑心删减,速成没有退。唯除迷惑、没有疑、诽谤、重功业障、我缓、懒惰、如是等人所没有能进。

复次,依是三昧故,则知法界一相。谓统统诸佛法身与众死身,对等无两,即名一止三昧。当知真如是三昧根柢,若人建止,渐渐能死无量三昧。

或有众死无擅根力,则为诸魔中讲鬼神之所惑治。若于坐中现形恐惊,或现规矩男女等相,当念唯心,地步则灭,终没有为终路。或现天像,菩萨像,亦做如去像,相好具足。或讲陀罗僧;或讲布施、持戒、忍辱、细进、禅定、聪慧;或讲对等,空、无相、无愿;无怨、无亲,无果、无果,究竟结果空寂,是真涅槃。或令人知宿命已往之事,亦知将去之事,得贰心智,辩才无碍,能令众死贪著人间名利之事。又令令人数嗔数喜,性无常准。或多慈爱,多睡多病,其心懒惰。或卒起细进,后便戚兴,死于没有疑,多疑多虑。或舍本胜止,更建杂业,若著世事各种牵缠。亦能令人得诸三昧少分相似,皆是中讲所得,非真三昧。或复令人,若一日,若两日,若三日,以致七日,住于定中,得自然喷鼻好饮食,身心适悦,没有饥没有渴,令人爱著。或亦令人食无分齐,乍多乍少,色彩变同。所以义故,止者常应聪慧没有雅观察,勿令此心,堕于正网。当勤正念,没有与没有著,则能阔别是诸业障。应知中讲统统三昧,皆没有离睹爱我缓之心,贪著人间名利恭敬故。

真如三昧者,没有住睹相,没有住得相,以致出定,亦无懈缓,统统烦终路,渐渐菲薄。若诸凡是妇,没有习此三昧法,得进如去种性,无有是处。以建人间诸禅三昧,多起昧著,依于我睹,系属三界,与中讲共。若离擅知识所护,则起中讲睹故。复次,细勤用心建教此三昧者,现世当得十种长处。云作甚十?

一者、常为十圆诸佛菩萨之所护念。

二者、没有为诸魔恶鬼所能恐惊。

三者、没有为九十五种中讲鬼神之所惑治。

四者、阔别诽谤甚深之法,重功业障渐渐菲薄。

五者、灭统统疑,诸恶觉没有雅观。

六者、于如去地步,疑得删减。

七者、阔别忧悔,于死死中怯猛没有怯。

八者、其心仄战,舍于憍缓,没有为他人所终路。

九者、虽已得定,于统统时统统地步处,则能减益烦终路,没有乐人间。

十者、若得三昧,没有为中缘统统音声之所颤抖。

复次,若人唯建于止,则心淹出,或起懒惰,没有乐众擅,阔别大年夜悲,是故建没有雅观。建习没有雅观者当没有雅观统统人间有为之法,无得停息,顷刻变坏。统统心止,念念死灭,所以故苦。应没有雅观已往所念诸法,模糊如梦。应没有雅观如古所念诸法,如同电光。应没有雅观将去所念诸法,如同于云,忽我而起。应没有雅观人间统统有身,悉皆没有净,各种秽污,无一可乐。如是当念统统众死,从无初世去,皆果无明所熏习故,令心死灭,已受统统身心大年夜苦,如古即有没有量欺压,将去所苦亦无分齐,易舍易离,而没有觉知,众死如是,甚为可愍。做此思念,即应怯猛坐大年夜誓愿,愿令我心离分别故,遍于十圆建止统统诸擅好事,尽其将去,以无量便利救拔统统苦终路众死,令得涅槃第一义乐。以起如是愿故,于统统时,统统处,统统众擅,随己堪能,没有舍建教,心无懒惰。唯除坐时专念于止,若余统统,悉当没有雅观察应做没有应做。若止若住,若卧若起,皆应止没有雅观俱止。所谓虽念诸法自性没有死,而复即念果缘战开,擅恶之业,苦乐等报,没有得没有坏。虽念果缘擅恶业报,而亦即念性没有成得。

若建止者,对治凡是妇住著人间,能舍两乘怯强之睹。若建没有雅观者,对治两乘没有起大年夜悲狭劣心过,阔别凡是妇没有建擅根。以此义故,是止没有雅观两门,共相助成,没有相舍离。若止没有雅观没有具,则无能进菩提之讲。

复次,众死初教是法,欲供正疑,其心怯强。以住于此娑婆天下,自畏没有能常值诸佛,亲启扶养。惧谓自疑心易可成绩,意欲退者,当知如去有胜便利,摄护自疑心。谓以专意念经果缘,随愿得死他圆佛土,常睹于佛,永离恶讲。如建多罗讲:‘若人专念西圆神仙间界阿弥陀佛,所建擅根回背愿供死彼天下,即得往死。’常睹佛故,终无有退,若没有雅观彼佛真如法身,常勤建习,究竟结果得死,住正定故。

已讲建止自疑心分,次讲劝建长处分。如是摩诃衍诸佛秘躲,我已总讲。

如有众死欲于如去甚深地步得死正疑,阔别诽谤,进大年夜乘讲。当持此论,思考建习,究竟结果能至无上之讲。若人闻是法已,没有死怯强,当知此人定绍佛种,必为诸佛之所授记。倘如有人能化三千大年夜千天下谦中众死,令止十擅,没有如有人于一食顷正思此法,过前好事没有成为喻。

复次,若人受持此论,没有雅观察建止,若一日一夜,统统好事,无量无边,没有成得讲。假令十圆统统诸佛,各于无量无边阿僧祇劫,叹其好事,亦没有能尽。何以故?谓法性好事无有尽故,此人好事,亦复如是无有边沿。其有众死,于此论中诬蔑没有疑,所获功报,经无量劫受大年夜苦终路。是故众死但应俯疑,没有应诽谤,以深自害,亦害他人。隔尽距离统统三宝之种。以统统如去皆依此法,得涅槃故,统统菩萨果之建止进佛智故。当知已往菩萨,已依此法得成净疑;如古菩萨,古依此法得成净疑;将去菩萨,当依此法得成净疑;是故众死应勤建教。

诸佛甚深广大义,我古随顺总持讲,回此好事如法性,普利统统众死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