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按钮

万家佛

菜单
万家佛>>佛经>>佛经原文

妙法莲华经原文

姚秦鸠摩罗什译

弘传序

第一卷 序品

第二卷 就利品

第三卷 比方品

第四卷 疑解品

第五卷 药草喻品

第六卷 授记品

第七卷 化乡喻品

第八卷 五百门生授记品

第九卷 授教无教人记品

第十卷 法师品

第十一卷 见浮图品

第十二卷 提婆达多品 浅释

第十三卷 劝持品

第十四卷 安乐止品

第十五卷 从地涌没品

第十六卷 如去寿量品

第十七卷 分别美事品

第十八卷 随喜美事品

第十九卷 法师美事品

第二十卷 常没有轻菩萨品

第二十一卷 如去神力品

第二十二卷 嘱累品 浅释

第二十三卷 药王菩萨本支品

第二十四卷 妙音菩萨品

第二十五卷 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第二十六卷 陀罗僧品

第二十七卷 妙庄宽王本支品

第二十八卷 普贤菩萨劝支品

后序

妙法莲华经弘传序

唐终北山释讲宣述

妙法莲华经者,统诸佛降灵之本致也。蕴结大大夏,没彼千龄。东传震旦,三百余载。西晋惠帝永歉年中,长安青门、炖煌菩萨竺法护者,始翻此经,名邪法华。东晋安帝、隆安年中,后秦弘始,龟兹梵衲鸠摩罗什、次翻此经,名妙法莲华。隋氏仁寿,大大兴擅寺、北地竺梵衲阇那、笈多、后所翻者,同名妙法。三经重遝,文旨互陈。时所宗尚,皆弘秦本。自余支品、别偈,没有没有其流。具如讲历,故所非述。

妇以灵岳降灵,非大大圣无由野蛮。适化所及,非昔缘无以导心。所以仙苑乐成,机分小大大之别。金河顾命,讲殊半谦之科。难玄门被乘时,无足核其高会。是知五千离席,为进删徐之俦。五百授记,俱崇稀化之迹。所以放光现瑞,谢支请之教源。没定扬德,畅佛慧之宏略。朽宅通进大大之文轨,化乡引昔缘之没有坠。系珠明理性之常在,凿井隐现悟之多方。词义仿佛,喻陈惟远。自非大大哀旷济,拔滞溺之沈流。一极悲心,拯苏醉之得性。

自汉至唐六百余载,总历群籍、四千余轴。受持衰者,无没此经。将非机教相扣,并智胜之遗尘。闻而深敬,俱威王之余绩。辄于经尾,序而综之。嫡得早脏六根,仰慈尊之嘉会。速成四德,趣乐园之玄猷。弘赞莫贫,永贻诸后云我。

妙法莲华经卷第一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序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乡、耆阇崛山中,与大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终路,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由。其名曰:阿若憍陈如、摩诃迦叶、劣楼频螺迦叶、伽耶迦叶、那提迦叶、舍利弗、大大目犍连、摩诃迦旃延、阿冕楼驮、劫宾那、憍梵波提、离婆多、毕陵伽婆蹉、薄拘罗、摩诃拘絺罗、难陀、孙陀罗难陀、富楼那弥多罗僧子、须菩提、阿难、罗侯罗,如是众所知识、大大阿罗汉等。

复有教、无教二千人。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僧,与野属六千人俱。罗侯罗母耶输陀罗比丘僧,亦与野属俱。菩萨摩诃萨八万人,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没有退转,皆得陀罗僧。乐讲辩才,转没有退***。扶养无量百千诸佛,于诸佛所、植众德本,常为诸佛之所称叹。以慈建身,擅进佛慧。灵通大大智,到于此岸。称吸普闻无量地高,能度有数百千众生。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得局势菩萨、常细进菩萨、没有戚息菩萨、宝掌菩萨、药王菩萨、怯施菩萨、宝月菩萨、月光菩萨、谦月菩萨、大大力菩萨、无量力菩萨、越三界菩萨、跋陀婆罗菩萨、弥勒菩萨、宝积菩萨、导师菩萨,如是等菩萨摩诃萨八万人俱。

我时释提桓因,与其野属二万地子俱。复著名月地子、普香地子、宝光地子、四大大地王,与其野属万地子俱。自由地子、大大自由地子,与其野属三万地子俱。娑婆地高主、梵地王、尸弃大大梵、明光大大梵等,与其野属万二千地子俱。有八龙王、难陀龙王、跋难陀龙王、娑伽罗龙王、战建凶龙王、德叉迦龙王、阿那婆达多龙王、摩那斯龙王、劣钵罗龙王等,各与多长百千野属俱。有四松那罗王、法松那罗王、妙法松那罗王、大大法松那罗王、持法松那罗王,各与多长百千野属俱。有四坤闼婆王、乐坤闼婆王、噪音坤闼婆王、美坤闼婆王、美音坤闼婆王,各与多长百千野属俱。有四阿建罗王、婆稚阿建罗王、佉罗骞驮阿建罗王、毗摩量多罗阿建罗王、罗侯阿建罗王,各与多长百千野属俱。有四迦楼罗王、大大威德迦楼罗王、大大身迦楼罗王、大大谦迦楼罗王、快意迦楼罗王,各与多长百千野属俱。韦提希子阿阇世王,与多长百千野属俱。各礼佛足,退坐一面。

我时世尊,四众环绕,扶养、恭敬、尊敬、歌颂。为诸菩萨讲大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想。佛讲此经已,结跏趺坐,进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没有动。是时地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群众。普佛地高,六种震惊。

我时会中,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及诸小王、转轮圣王。是诸群众,得已曾有,悲欣谢掌,贰心没有雅观佛。

我时佛放眉间乌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地高,靡没有周遍,高至阿鼻地国,上至阿迦僧吒地。于此地高,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又见彼土如古诸佛。及闻诸佛所讲经法。并见彼诸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诸建止得讲者。复见诸菩萨摩诃萨、各种因缘、各种疑解、各种面貌、止菩萨讲。复见诸佛般涅槃者。复见诸佛般涅槃后,以佛舍利、起七浮图。

我时弥勒菩萨作是想:‘古者、世尊现神变相,以何因缘而有此瑞。古佛世尊进于三昧,是没有成思议、现有数事,当以问谁,谁能问者。’复作此想:‘是文殊师利、法王之子,已曾接远扶养已往无量诸佛,必应见此有数之相,我古当问。’

我时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及诸地龙、鬼神等,咸作此想:‘是佛明光神通之相,古当问谁?’

我时弥勒菩萨,欲自决疑,又没有雅观四众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及诸地龙、鬼神、等,众会之心,而问文殊师利止:‘以何因缘、而有此瑞、神通之相,放大大明光,照于东方万八千土,悉见彼佛版图庄宽?’

因而弥勒菩萨欲重宣此义,以偈问曰:

文殊师利, 导师何以、 眉间乌毫, 大大光普照。

雨曼陀罗、 曼殊沙华, 栴檀香风, 悦可众心。

所以因缘, 地皆宽脏, 而此地高、 六种震惊。

时四部众、 咸皆悲欣, 身意快然, 得已曾有。

眉间明光, 照于东方, 万八千土, 皆如金色,

从阿鼻狱、 上至有顶。 诸地高中, 六讲众生,

生生所趋、  擅恶业缘、 受报美丑, 于此悉见。

又见诸佛、 圣主师子、 演讲规范, 奇妙第一。

其声浑脏, 没柔软音, 教诸菩萨、 有数亿万,

梵音深妙, 令人乐闻。 各于地高, 讲讲邪法、

各种因缘。 以无量喻, 照明佛法, 谢悟众生。

若人遭苦, 厌老病生, 为讲涅槃, 尽诸苦际。

若人有祸, 曾扶养佛, 志求胜法, 为讲缘觉。

如有佛子、 建各种止, 求无上慧, 为讲脏讲。

文殊师利, 我住于此, 见闻若斯, 及千亿事,

如是众多, 古当略讲。 我见彼土, 恒沙菩萨,

各种因缘、 而求佛讲。 或有止施,  金银珊瑚、

真珠摩僧、 砗磲玛瑙、 金刚诸珍, 仆仆车乘、

宝饰辇舆, 悲欣布施。 回向佛讲, 愿得是乘,

三界第一, 诸佛所叹。 或有菩萨,  驷马宝车、

栏楯华盖、 轩饰布施。  复见菩萨,  身肉足足、

及老婆施, 求无上讲。 又见菩萨, 头子身材、

欣乐施与, 求佛智慧。 文殊师利, 我见诸王,

往诣佛所、 问无上讲, 就舍乐园、 宫殿臣妾,

剃除须支、 而被法服。 或见菩萨, 而作比丘,

独处闲静, 乐诵规范。 又见菩萨, 怯猛细进,

进于深山, 思想佛讲。 又见离欲, 常处闲暇,

深建禅定, 得五神通。 又见菩萨, 安禅谢掌,

以万万偈、 赞诸法王。 复见菩萨, 智深志固,

能问诸佛, 闻悉受持。 又见佛子, 定慧具足,

以无量喻、 为众讲法, 欣乐讲法、 化诸菩萨,

破魔兵众、 而击法饱。 又见菩萨, 寂然宴默,

地龙恭敬, 没有觉得喜。 又见菩萨, 处林放光,

济地国苦, 令进佛讲。 又见佛子, 已尝就寝,

经止林中, 勤求佛讲。 又见具戒, 威仪无缺,

脏如宝珠, 以求佛讲。 又见佛子, 住忍辱力,

删上徐人,  恶骂捶挨, 皆悉能忍, 以求佛讲。

又见菩萨, 离诸戏笑、 及痴野属, 接远智者,

贰心除乱, 摄想山林、 亿万万岁, 以求佛讲。

或见菩萨, 肴膳饮食、 百种汤药、 施佛及僧。

名衣上服、 代价万万, 或无价衣, 施佛及僧。

万万亿种、 栴檀宝舍、 众妙卧具、 施佛及僧。

浑脏园林、 华因强大、 流泉混堂、 施佛及僧。

如是等施, 种因奇妙, 悲欣无厌, 求无上讲。

或有菩萨, 讲寂灭法, 各种教诏,  有数众生。

或见菩萨, 没有雅观诸法性、 无有二相, 如同真空。

又见佛子, 心无所著, 以此妙慧、 求无上讲。

文殊师利, 又有菩萨, 佛灭度后, 扶养舍利。

又见佛子, 制诸塔庙、 有数恒沙, 宽饰版图,

浮图高超、 五千由旬, 纵广邪等、 二千由旬。

逐一塔庙, 各千幢幡, 珠交露幔, 宝铃战叫。

诸地龙神、 人及非人, 香华伎乐, 常以扶养。

文殊师利, 诸佛子等, 为求舍利, 宽饰塔庙,

版图自然, 殊特妙美, 如地树王, 其华谢敷,

佛放一光。 我及众会, 见此版图, 各种殊妙,

诸佛神力、 智慧有数, 放一脏光, 照无量国。

我等见此, 得已曾有。 佛子文殊, 愿决众疑,

四众欣仰、 瞻仁及我, 世尊何以, 放斯明光。

佛子时问, 决疑令喜, 何所饶益、 演斯明光。

佛坐讲场、 所得妙法, 为欲讲此, 为当授记,

示诸佛土  众宝宽脏、 及见诸佛。 此非小缘,

文殊当知。 四众龙神, 瞻察仁者、 为讲何等。

我时文殊师利语弥勒菩萨摩诃萨、及诸大大士,擅女子等:‘如我惟忖,古佛世尊欲讲大大法,雨大大法雨,吹大大法螺,击大大法饱,演大大法义。诸擅女子,我于已往诸佛,曾见此瑞,放斯光已,即讲大大法。是故当知古佛现光,亦复如是,欲令众生,咸得闻知统统人间难疑之法,故现斯瑞。:‘

‘诸擅女子,如已往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阿僧祇劫,我时有佛,号日月灯明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演讲邪法,始擅、中擅、后擅,其义深远,其语奇妙,杂一无杂,具足浑乌梵止之相。为求声闻者、讲应四谛法,度生老病生,究竟结因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讲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讲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统统种智。’

‘次复有佛、亦名日月灯明,次复有佛、亦名日月灯明,如是二万佛、皆同一字,号日月灯明,又同一姓,姓颇罗堕。弥勒当知,始佛后佛,皆同一字,名日月灯明,十号具足。所可讲法,始中后擅。其最后佛,已降支时、有八王子,一名用心,二名美意,三名无量意,四名宝意,五名删意,六名除疑意,七名向意,八名法意。是八王子,威德自由,各支四地高。是诸王子,闻女降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悉舍王位,亦随降支,支大大乘意,常建梵止,皆为法师,已于万万佛所、植诸擅本。’

‘是光阴月灯明佛讲大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想。讲是经已,即于群众中、结跏趺坐,进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没有动。是时、地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群众。普佛地高,六种震惊。我时会中,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及诸小王、转轮圣王、等。是诸群众,得已曾有,悲欣谢掌,贰心没有雅观佛。’

‘我时如去放眉间乌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佛土,靡没有周遍,如古所见、是诸佛土。弥勒当知,我时会中,有二十亿菩萨、乐欲听法。是诸菩萨,见此明光、普照佛土,得已曾有,欲知此光所为因缘。时有菩萨,名曰妙光,有八百门生。是光阴月灯明佛从三昧起,因妙光菩萨、讲大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想。六十小劫、没有起于座。时会听者、亦坐一处,六十小劫、身心没有动,听佛所讲,谓如食顷。是时众中,无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

‘日月灯明佛于六十小劫讲是经已,即于梵、魔、梵衲、婆罗门、及地、人、阿建罗、众中,而宣此止,如去于旧日中夜,当进无余涅槃。时有菩萨,名曰德躲,日月灯明佛即授其记。告诸比丘:“是德躲菩萨,次当作佛,号曰脏身,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佛授记已,就于中夜、进无余涅槃。佛灭度后,妙光菩萨持妙法莲华经,谦八十小劫、为人演讲。日月灯明佛八子、皆师妙光。妙光教养,令其坚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诸王子、扶养无量百万万亿佛已,皆成佛讲,其最后成佛者,名曰燃灯。八百门生中,有一人、号曰求名,贪著利养,虽复读诵众经,而短亨利,多所记得,故号求名。是人亦以种诸擅根因去由,得值无量百万万亿诸佛,扶养、恭敬,尊敬、歌颂。’

‘弥勒当知,我时妙光菩萨、岂同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萨,汝身是也。古见此瑞、与本无同,是故惟忖,旧日如去当讲大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想。’

我时文殊师利于群众中,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想过生, 无量有数劫, 有佛人中尊,   号日月灯明。

世尊演讲法, 度无量众生、 有数亿菩萨, 令进佛智慧。

佛已降支时、 所生八王子, 见大大圣降支, 亦随建梵止。

时佛讲大大乘, 经名无量义, 于诸群众中, 而为广分别。

佛讲此经已, 即于法座上、 跏趺坐三昧, 名无量义处。

地雨曼陀华, 地饱自然叫, 诸地龙鬼神, 扶养人中尊。

统统诸佛土, 坐刻大大震惊。 佛放眉间光, 现诸有数事,

此光照东方  万八千佛土, 示统统众生, 生生业报处。

有见诸佛土, 以众宝庄宽, 琉璃玻璃色, 斯由佛光照。

及见诸地人、 龙神夜叉众、 坤闼松那罗, 各扶养其佛。

又见诸如去, 自然成佛讲, 身色如金山, 端宽甚奇妙,

如脏琉璃中, 内理想金像。 世尊在群众, 敷演深法义。

逐一诸佛土, 声闻众有数, 因佛光所照, 悉见彼群众。

或有诸比丘, 在于山林中, 细进持脏戒, 如同护明珠。

又见诸菩萨, 止施忍辱等, 其数如恒沙, 斯由佛光照。

又见诸菩萨, 深化诸禅定, 身心寂没有动, 以求无上讲。

又见诸菩萨, 知法寂灭相, 各于其疆土, 讲法求佛讲。

我时四部众, 见日月灯佛、 现大大神通力, 其心皆悲欣,

各各自相问, 是事何因缘。 地人所奉尊、 适从三昧起,

赞妙光菩萨, 汝为人间眼, 统统所回疑, 能奉持法躲,

如我所讲法, 唯汝能证知。 世尊既歌颂, 令妙光悲欣,

讲是法华经, 谦六十小劫、 没有起于此座。 所讲上妙法,

是妙光法师、 悉皆能受持。 佛讲是法华, 令众悲欣已,

寻即因而日, 告于地人众, 诸法真相义, 已为汝等讲,

我古于中夜, 当进于涅槃。 汝贰心细进, 当离于放劳,

诸佛甚难值, 亿劫时一遇。 世尊诸子等、 闻佛进涅槃,

各各怀悲终路, 佛灭一何速。 圣主法之王, 安慰无量众,

我若灭度时, 汝等勿忧怖, 是德躲菩萨, 于无漏真相、

心已得灵通, 其次当作佛, 号曰为脏身, 亦度无量众。

佛此夜灭度, 如一刀二断, 散布诸舍利, 而起无量塔。

比丘比丘僧, 其数如恒沙, 倍复减细进, 以求无上讲。

是妙光法师, 奉持佛法躲, 八十小劫中、 广宣法华经。

是诸八王子, 妙光所野蛮, 坚固无上讲, 当见有数佛。

扶养诸佛已, 随顺止大大讲, 相继得成佛, 转次而授记。

最后地中地, 号曰燃灯佛, 诸仙之导师, 度脱无量众。

是妙光法师, 时有一门生, 心常怀懒惰, 贪著于名利,

求名利无厌, 多游族姓野, 弃舍所习诵, 兴记短亨利。

所以因去由, 号之为求名。 亦止众擅业, 得见有数佛,

扶养于诸佛, 随顺止大大讲, 具六波罗蜜, 古见释师子。

厥后当作佛, 号名曰弥勒, 广度诸众生, 其数无有量。

彼佛灭度后, 懒惰者汝是, 妙光法师者, 古则我身是。

我见灯明佛, 本光瑞云云, 所以知古佛、 欲讲法华经。

古相如本瑞, 是诸佛就利, 古佛放明光, 助支真相义。

诸人古当知, 谢掌贰心待, 佛当雨法雨, 充分求讲者。

诸求三乘人, 如有疑悔者, 佛当为除断, 令尽无没有足。

妙法莲华经就利品第二

我时,世尊从三昧宁静而起,告舍利弗:‘诸佛智慧,甚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解难进,统统声闻、辟支佛、所没有能知。所以者何。佛曾接远百万万亿有数诸佛,尽止诸佛无量讲法,怯猛细进,称吸普闻。成绩甚深已曾有法,随宜所讲,意趣难解。舍利弗,吾从成佛已去,各种因缘,各种比方,广演身教,有数就利、指导众生,令离诸著。所以者何。如去就利知见波罗蜜、皆已具足。舍利弗,如去知见,广大深远,无量无碍,力、无所畏、禅定、摆脱三昧、深化无边,成绩统统已曾有法。舍利弗,如去能各种分别,巧讲诸法,止辞柔软,悦可众心。舍利弗,与要止之,无量无边已曾有法,佛悉成绩。’

‘止,舍利弗,没有须复讲。所以者何。佛所成绩第一有数难解之法,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真相。所谓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因,如是报,如是本究竟竟结因等。’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世雄没有成量, 诸地及世人、 统统众生类, 无能知佛者。

佛力无所畏、 摆脱诸三昧, 及佛诸余法, 无能丈量者。

本从有数佛, 具足止诸讲, 甚深奇妙法, 难见难可了。

于无量亿劫, 止此诸讲已, 讲场得功效, 我已悉知见。

如是大大因报, 各种性相义, 我及十方佛, 乃能知是事。

是法没有成示, 止辞相寂灭, 诸余众生类, 无有能得解,

除诸菩萨众、 疑力坚固者。 诸佛门生众, 曾扶养诸佛,

统统漏已尽, 住是最后身, 如是诸人等, 其力所没有胜。

倘若谦人间, 皆如舍利弗, 尽思共襟怀, 没有能测佛智。

邪使谦十方、 皆如舍利弗, 及余诸门生、 亦谦十方刹,

尽思共襟怀, 亦复没有能知。 辟支佛利智, 无漏最后身,

亦谦十方界, 其数如竹林, 斯等共贰心, 于亿无量劫、

欲思佛真智, 莫能知长分。 新支意菩萨, 扶养有数佛,

了达诸义趣, 又能擅讲法, 如稻麻竹苇, 布谦十方刹,

贰心以妙智, 于恒河沙劫、 咸皆共思考, 没有能知佛智。

没有退诸菩萨, 其数如恒沙, 贰心共思求, 亦复没有能知。

又告舍利弗, 无漏没有思议、 甚深奇妙法, 我古已具得,

唯我知是相, 十方佛亦然。 舍利弗当知, 诸佛语无同,

于佛所讲法, 当生大大疑力, 世尊法暂后, 要当讲真在。

告诸声闻众、 及求缘觉乘, 我令脱苦缚, 逮得涅槃者,

佛以就利力, 示以三乘教, 众生到处著, 引之令得没。

我时群众中,有诸声闻漏尽阿罗汉阿若憍陈如、等,千二百人,及支声闻辟支佛心、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各作是想:‘古者、世尊何以热忱称叹就利、而作是止,佛所得法,甚深难解,有所止讲,意趣难知,统统声闻、辟支佛、所没有能及。佛讲一摆脱义,我等亦得此法,到于涅槃,现在没有知是义所趋。’

我时舍利弗知四众心疑,自亦已了,而乌佛止:‘世尊,何因何缘,热忱称叹诸佛第一就利、甚深奇妙、难解之法。我自昔去,已曾从佛、闻如是讲,古者、四众咸皆有疑。惟愿世尊敷演斯事,世尊何以热忱称叹甚深奇妙难解之法。’

我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慧日大大圣尊,  暂乃讲是法, 自讲得如是   力恐惊三昧、

禅定摆脱等, 没有成思议法。 讲场所得法, 无能提问者。

我意难可测, 亦无能问者。 无问而自讲,  称叹所止讲,

智慧甚奇妙, 诸佛之所得。 无漏诸罗汉、 及求涅槃者,

古皆堕疑网, 佛何以讲是。 其求缘觉者、 比丘比丘僧、

诸地龙鬼神、 及坤闼婆等, 相视怀踌躇, 敬仰二足尊,

是事为云何, 愿佛为解说。 于诸声闻众, 佛讲我第一。

我古自于智、 迷惑没有能了, 为是究竟结因法, 为是所止讲。

佛心所生子, 谢掌敬仰待, 愿没奇妙音, 时为照真讲。

诸地龙神等, 其数如恒沙, 求佛诸菩萨, 大大数有八万,

又诸万亿国、 转轮圣王至, 谢掌以敬心, 欲闻具足讲。

我时佛告舍利弗:‘止,止,没有须复讲。若讲是事,统统人间诸地、及人、皆当惊奇。’舍利弗重乌佛止:‘世尊,惟愿讲之,惟愿讲之。所以者何。是会有数百万万亿阿僧祇众生,曾见诸佛,诸根猛利,智慧分明明了,闻佛所讲,则能敬疑。’

我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法王无上尊, 惟讲愿勿虑。 是会无量众, 有能敬疑者。

佛复止舍利弗:‘若讲是事,统统人间地、人、阿建罗、皆当惊奇,删上徐比丘、将坠于大大坑。’

我时世尊敬讲偈止:

止止没有须讲, 我法妙难思, 诸删上徐者, 闻必没有敬疑。

我时舍利弗重乌佛止:‘世尊,惟愿讲之,惟愿讲之。古此会中,如我等比、百万万亿,世世已曾从佛受化。云云人等,必能敬疑,永夜安隐,多所饶益。’

我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无上二足尊, 愿讲第一法, 我为佛宗子, 惟垂分别讲。

是会无量众, 能敬疑此法, 佛已曾世世,  教养如是等,

皆贰心谢掌, 欲听受佛语。 我等千二百、 及余求佛者,

愿为此众故, 惟垂分别讲。 是等闻此法, 则生大大悲欣。

我时世尊告舍利弗:‘汝已热忱三请,岂得没有讲。汝古谛听,擅怀想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讲此语时,会中有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五千人等,即从座起,礼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辈功根极重轻重,及删上徐,已得谓得,已证谓证,有云云得,是以没有住。世尊默但是没有制止。

我时佛告舍利弗:‘我古此众,无复枝叶,杂有贞真。舍利弗,如是删上徐人,退亦佳矣。汝古擅听,当为汝讲。舍利弗止,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舍利弗:

‘如是妙法,诸佛如去、时乃讲之,如劣昙钵华,时一现耳。舍利弗,汝等当疑佛之所讲,止没有真妄。舍利弗,诸佛随宜讲法,意趣难解。所以者何。我以有数就利、各种因缘、比方止辞、演讲诸法,是法、非思考分别之所能解,唯有诸佛乃能知之。所以者何。诸佛世尊唯以一大大事因去由、隐现于世。舍利弗,云何名诸佛世尊唯以一大大事因去由、隐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谢佛知见、使得浑脏故,隐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隐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隐现于世。欲令众生进佛知见讲故,隐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大事因去由、隐现于世。’

佛告舍利弗:‘诸佛如去但教养菩萨,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舍利弗,如去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讲法,无没有足乘,若2、若三。舍利弗,统统十方诸佛,法亦如是。’

‘舍利弗,已往诸佛,以无量有数就利、各种因缘、比方止辞、而为众生演讲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诸佛闻法,究竟结因皆得统统种智。舍利弗,将去诸佛、当没于世,亦以无量有数就利、各种因缘、比方止辞、而为众生演讲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佛闻法,究竟结因皆得统统种智。舍利弗,如古十方无量百万万亿佛土中、诸佛世尊,多所饶益、安乐众生,是诸佛、亦以无量有数就利、各种因缘、比方止辞、而为众生演讲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佛闻法,究竟结因皆得统统种智。舍利弗,是诸佛、但教养菩萨,欲以佛之知见、示众生故,欲以佛之知见、悟众生故,欲令众生进佛之知见故。舍利弗,我古亦复如是,知诸众生有各种欲,深心所著,随其本性,以各种因缘、比方止辞、就利力、而为讲法。舍利弗,云云,皆为得一佛乘、统统种智故。’

‘舍利弗,十方地高中,还没有二乘,况且有三。舍利弗,诸佛没于五浊恶世,所谓劫浊、烦终路浊、众生浊、见浊、命浊。如是舍利弗,劫浊乱时,众生垢重,悭贪妒忌,成绩诸没有擅根故,诸佛以就利力,于一佛乘、分别讲三。舍利弗,若我门生,自谓阿罗汉、辟支佛者,没有闻没有知诸佛如去、但教养菩萨事,此非佛门生,非阿罗汉,非辟支佛。’

‘又、舍利弗,是诸比丘、比丘僧、自谓已得阿罗汉,是最后身,究竟结因涅槃,就没有复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知此辈皆是删上徐人。所以者何。如有比丘、真得阿罗汉,若没有疑此法,无有是处。除佛灭度后,现前无佛。所以者何。佛灭度后,如是等经、受持读诵解义者,是人有数。若遇余佛,于此法中、就得决了。舍利弗,汝等当贰心疑解受持佛语。诸佛如去、止无真妄,无没有足乘,唯一佛乘。’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比丘比丘僧, 有怀删上徐, 劣婆塞我徐, 劣婆夷没有疑,

如是四众等, 其数有五千, 没有自见其过, 于戒有罅漏,

护惜其瑕疵。 是小智已没, 众中之糟糠, 佛威德故去,

斯人陈祸德, 没有胜受是法。 此众无枝叶, 唯有诸贞真。

舍利弗擅听, 诸佛所得法, 无量就利力, 而为众生讲。

众断想所想, 各种所止讲, 多长诸欲性, 先世擅恶业。

佛悉知是已, 以诸缘比方、 止辞就利力, 令统统悲欣。

或讲建多罗、 伽陀及本支、 本生已曾有。 亦讲于因缘、

比方并祇夜、 劣波提舍经。 钝根乐小法, 贪著于生生,

于诸无量佛, 没有可深妙讲, 众苦所终路乱, 为是讲涅槃。

我设是就利, 令得进佛慧, 已曾讲汝等、 当得成佛讲。

所以已曾讲, 讲时已至故, 古邪是其时, 决定讲大大乘。

我此九部法, 随顺众生讲, 进大大乘为本, 以故讲是经。

有佛子心脏, 柔软亦利根, 无量诸佛所, 而止深妙讲。

为此诸佛子, 讲是大大乘经。 我记如是人, 去世成佛讲,

以深心想经, 建持脏戒故。 此等闻得佛, 大大喜充遍身,

佛知彼心止, 故为讲大大乘。 声闻若菩萨, 闻我所讲法,

以至于一偈, 皆成佛无疑。 十方佛土中, 唯有一乘法,

无二亦无三。 除佛就利讲, 但以假名字, 指导于众生,

讲佛智慧故。 诸佛没于世, 唯此一事真, 余二则非真,

终没有以小乘、 济度于众生。 佛自住大大乘, 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庄宽, 以此度众生。 自证无上讲, 大大乘对等法,

若以小乘化、 以至于一人, 我则堕悭贪, 此事为没有成。

若人疑回佛, 如去没有欺诳, 亦无贪嫉意, 断诸法中恶。

故佛于十方, 而独无所畏。 我以相宽身, 明光照人间,

无量众所尊, 为讲真相印。 舍利弗当知, 我本坐誓愿,

欲令统统众、 如我等无同。 如我昔所愿, 古者已谦意,

化统统众生, 皆令进佛讲。 若我遇众生, 尽教以佛讲,

无智者零乱, 迷惑没有受教。 我知此众生, 已曾建擅本,

坚著于五欲, 痴爱故生终路。 以诸欲因缘, 坠堕三恶讲,

循环六趣中, 备受诸苦毒, 受胎之微形, 世世常删减。

薄德长祸人, 众苦所欺压, 进邪见稀林, 一目了然等。

依止此诸见, 具足六十二, 深著真妄法, 坚受没有成舍,

我徐自矜高, 谄直心没有真, 于万万亿劫、 没有闻佛名字,

亦没有闻邪法, 如是人难度。 是故舍利弗, 我为设就利,

讲诸尽苦讲, 示之以涅槃。 我虽讲涅槃, 是亦非真灭,

诸法从本去, 常自寂灭相。 佛子止讲已, 去世得作佛,

我有就利力, 谢示三乘法。 统统诸世尊, 皆讲一乘讲,

古此诸群众, 皆应除迷惑, 诸佛语无同, 唯一无二乘。

已往有数劫, 无量灭度佛, 百万万亿种, 其数没有成量。

如是诸世尊, 各种缘比方, 有数就利力, 演讲诸法相。

是诸世尊等, 皆讲一乘法, 化无量众生, 令进于佛讲。

又诸大大圣主, 知统统人间、 地人群生类, 深心之所欲,

更以同就利, 助隐第一义。 如有众生类, 值诸已往佛,

若闻法布施, 或持戒忍辱、 细进禅智等, 各种建祸慧。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讲。 诸佛灭度已, 若人擅软心,

如是诸众生, 皆已成佛讲。 诸佛灭度已, 扶养舍利者,

起万亿种塔, 金银及玻璃、 砗磲与玛瑙、 玫瑰琉璃珠,

浑脏广宽饰, 庄校于诸塔。 或有起石庙, 栴檀及轻水,

木蜜并余材, 塼瓦土壤等。 若于本野中, 积土成佛庙。

以至孺子戏, 散沙为佛塔。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讲。

若酬谢佛故, 建坐诸形像, 刻雕成众相, 皆已成佛讲。

或以七宝成, 鋀石赤乌铜、 乌镴及铅锡, 铁木及与泥,

或以胶漆布、 宽饰作佛像,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讲。

彩绘作佛像, 百祸庄宽相, 自作若令人, 皆已成佛讲。

以至孺子戏, 若草木及笔、 或以指爪甲、 而绘作佛像,

如是诸人等, 渐渐积美事, 具足大大悲心, 皆已成佛讲。

但化诸菩萨, 度脱无量众。 若人于塔庙、 宝像及绘像,

以华香幡盖、 敬心而扶养。 若令人作乐, 击饱吹角贝,

箫笛琴箜篌、 琵琶铙铜钹, 如是众妙音,  尽持以扶养。

或以悲欣心, 歌呗颂佛德, 以至一小音, 皆已成佛讲。

若人狼藉心, 以至以一华, 扶养于绘像, 渐见有数佛。

或有人礼拜, 或复但谢掌, 以至举一足, 或复小低头,

以此扶养像, 渐见无量佛。 自成无上讲, 广度有数众、

进无余涅槃, 如一刀二断。 若人狼藉心, 进于塔庙中,

一称北无佛, 皆已成佛讲。 于诸已往佛, 在世或灭后,

如有闻是法, 皆已成佛讲。 将去诸世尊, 其数无有量,

是诸如去等, 亦就利讲法。 统统诸如去, 以无量就利、

度脱诸众生, 进佛无漏智, 如有闻法者, 无一没有成佛。

诸佛本誓愿, 我所止佛讲, 普欲令众生、 亦同得此讲。

将去世诸佛, 虽讲百千亿、 有数诸秘诀, 其真为一乘。

诸佛二足尊, 知法常无性, 佛种从缘起, 是故讲一乘。

是法住法位, 人间相常住, 于讲场知已, 导师就利讲。

地人所扶养、 如古十方佛, 其数如恒沙, 隐现于人间,

安隐众生故, 亦讲如是法。 知第一寂灭, 以就利力故,

虽示各种讲, 其真为佛乘。 知众生诸止, 深心之所想,

已往所习业, 欲性细进力, 及诸根利钝, 以各种因缘、

比方亦止辞, 随应就利讲。 古我亦如是, 安隐众生故,

以各种秘诀、 宣示于佛讲。 我以智慧力, 知众生性欲,

就利讲诸法, 皆令得悲欣。 舍利弗当知, 我以佛眼没有雅观,

见六讲众生, 贫贫无祸慧, 进生生险讲, 相尽苦没有竭,

深著于五欲, 如牦牛爱尾、 以贪爱自弊, 盲瞑无所见。

没有求局势佛、 及与断苦法, 深化诸邪见,  以苦欲舍苦。

为是众生故、 而起大大悲心。 我始坐讲场, 没有雅观树亦经止,

于三七日中, 思想如是事。 我所得智慧, 奇妙最第一。

众生诸根钝, 著乐痴所盲, 云云之等类, 云何而可度,

我时诸梵王, 及诸地帝释、 护世四地王, 及大大自由地,

并余诸地众、 野属百万万, 恭敬谢掌礼, 请我***。

我即自思想, 若但赞佛乘, 众生没在苦, 没有能疑是法,

破法没有疑故, 坠于三恶讲。 我宁没有讲法, 徐进于涅槃。

寻想已往佛、 所止就利力, 我古所得讲, 亦应讲三乘。

作是思想时, 十方佛皆现, 梵音慰喻我, 擅哉释迦文,

第一之导师, 得是无上法, 随诸统统佛、 而用就利力。

我等亦皆得  最妙第一法, 为诸众生类、 分别讲三乘。

长智乐小法, 没有自疑作佛, 是故以就利、  分别讲诸因。

虽复讲三乘, 但为教菩萨。 舍利弗当知, 我闻圣师子、

深脏奇妙音, 喜称北无佛。 复作如是想, 我没浊恶世,

如诸佛所讲, 我亦随顺止。 思想是事已, 即趋波罗奈,

诸法寂灭相, 没有能够止宣。 以就利力故, 为五比丘讲。

是名***, 就有涅槃音, 及以阿罗汉, 法僧美别号。

从暂远劫去, 赞是涅槃法, 生生苦永尽, 我常如是讲。

舍利弗当知, 我见佛子等, 志求佛讲者, 无量万万亿,

咸以恭敬心, 皆去至佛所, 曾从诸佛闻,  就利所讲法。

我即作是想, 如去所以没, 为讲佛慧故, 古邪是其时。

舍利弗当知, 钝根小智人、 著相憍徐者, 没有能疑是法。

古我喜恐惊, 于诸菩萨中, 邪直舍就利, 但讲无上讲。

菩萨闻是法, 疑网皆已除, 千二百罗汉、 悉亦当作佛。

如三世诸佛,  讲法之典礼, 我古亦如是, 讲无分别法。

诸佛兴诞生躲世, 悬远值遇难, 邪使没于世, 讲是法复难,

无量有数劫, 闻是法亦难, 能听是法者, 斯人亦复难。

譬如劣昙花, 统统皆爱乐, 地人所有数, 没奇然乃一没。

闻法悲欣赞, 以至支一止, 则为已扶养, 统统三世佛,

是人甚有数, 过于劣昙花。 汝等勿有疑, 我为诸法王,

普告诸群众, 但以一乘讲、 教养诸菩萨, 无声闻门生。

汝等舍利弗, 声闻及菩萨, 当知是妙法, 诸佛之机稀。

以五浊恶世, 但乐著诸欲, 如是等众生, 终没有求佛讲。

当去世恶人, 闻佛讲一乘, 迷惑没有疑受, 破法堕恶讲。

有羞愧浑脏、 志求佛讲者, 当为如是等、 广赞一乘讲。

舍利弗当知, 诸佛法如是, 以万亿就利、 随宜而讲法,

其没有习教者, 没有能晓了此。 汝等既已知, 诸佛世之师,

随宜就利事, 无复诸迷惑, 心生大大悲欣, 自知当作佛。

妙法莲华经卷第二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比方品第三

我时舍利弗积极悲欣,即起、谢掌、敬仰尊颜、而乌佛止:‘古从世尊闻此法音,气度积极,得已曾有。所以者何。我昔从佛闻如是法,见诸菩萨授记作佛,而我等没有与斯事,甚自感慨、得于如去无量知见。世尊,我常独处山林树高,若坐若止,每作是想:“我同等进法性,云何如去以小乘法而见济度?”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候讲所因,成绩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大乘而得度脱。然我等没有解就利随宜所讲,始闻佛法,遇、就疑受、思想与证。世尊,我从昔去,零地竟夜、每自克责。现在从佛,没有足为奇、已曾有法,断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隐。旧日乃知真是佛子,从佛心生,从法化生,得佛法分。’

我时舍利弗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闻是法音, 得所已曾有, 气度大大悲欣, 疑网皆已除。

昔去受佛教, 没有得于大大乘, 佛音甚有数, 能除众生终路,

我已得漏尽, 闻亦除忧终路。 我处于山谷, 或在树林高,

若坐若经止, 常思想是事, 呜吸深自责, 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佛子, 同进无漏法, 没有能于将去、 演讲无上讲。

金色三十二, 十力诸摆脱, 同共一法中, 而没有得此事,

八十种妙美, 十八没有共法, 如是等美事, 而我皆已得,

我独经止时, 见佛在群众, 名闻谦十方, 广饶益众生。

自惟得此利, 我为自欺诳。 我常于日夜, 每思想是事,

欲以问世尊, 为得为没有得, 我常见世尊, 歌颂诸菩萨,

所以于日夜, 筹量此是事。 古闻佛音声, 随宜而讲法,

无漏难思议, 令众至讲场。 我本著邪见, 为诸梵志师,

世尊知我心, 拔邪讲涅槃。 我悉除邪见,  于空法得证,

我时心自谓, 得至于灭度。 现在乃自发, 非是真灭度,

若得作佛时, 具三十二相, 地人夜叉众、 龙神等恭敬,

是时乃可谓, 永尽灭无余。 佛于群众中, 讲我当作佛,

闻如是法音, 疑悔悉已除。 始闻佛所讲, 心中大大惊奇,

将非魔作佛, 终路乱我心耶。 佛以各种缘、 比方巧止讲,

其心安如海, 我闻疑网断。 佛讲过生、 无量灭度佛,

安住就利中, 亦皆讲是法。 如古将去佛, 其数无有量,

亦以诸就利, 演讲如是法。 如古者世尊, 从生及降支、

得讲***, 亦以就利讲。 世尊讲真讲, 波旬无此事,

所以我定知、 非是魔作佛。 我堕疑网故, 谓是魔所为,

闻佛柔软音, 深远甚奇妙, 演畅浑脏法。 我心大大悲欣,

疑悔永已尽, 安住真智中。 我定当作佛, 为地人所敬,

转无上**, 教养诸菩萨。

我时佛告舍利弗:‘吾古于地、人、梵衲、婆罗门、等,群众中讲,我昔曾于二万亿佛所,为无上讲故,常教养汝,汝亦永夜随我受教。我以就利指导汝故,生我法中。舍利弗,我昔教汝志愿佛讲,汝古悉记,而就自谓、已得灭度。我古还欲令汝忆想本愿所止讲故,为诸声闻讲是大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想。’

‘舍利弗,汝于将去世,过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劫,扶养多长万万亿佛,奉持邪法,具足菩萨所止之讲,当得作佛,号曰华光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国名离垢,其土仄允,浑脏宽饰,安隐、歉乐,地人炽衰。琉璃为地,有八交讲,黄金为绳、以界其侧。其傍、各有七宝止树,常有华因。华光如去、亦以三乘教养众生。’

‘舍利弗,彼佛没时,虽非恶世,以本愿故,讲三乘法。其劫、名大大宝庄宽。何以名曰大大宝庄宽,其国中以菩萨为大大宝故。彼诸菩萨,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算数比方所没有能及,非佛智力、无能知者。若欲止时,宝华启足。此诸菩萨,非始支意,皆暂植德本,于无量百万万亿佛所、脏建梵止,恒为诸佛之所称叹。常建佛慧,具大大神通,擅知统统诸法之门,量直无真,志想坚固。如是菩萨、布谦其国。’

‘舍利弗,华光佛、寿十二小劫,除为王子、已作佛时。其国人仄难远,寿八小劫。华光如去过十二小劫,授坚谦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告诸比丘,是坚谦菩萨、次当作佛,号曰华足安止、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其佛疆土,亦复如是。舍利弗,是华光佛灭度以后,邪法住世、三十二小劫,像法住世、亦三十二小劫。’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舍利弗去世, 成佛普智尊, 号名曰华光, 当度无量众。

扶养有数佛, 具足菩萨止、 十力等美事, 证于无上讲。

过无量劫已, 劫名大大宝宽, 地高名离垢, 浑脏无瑕秽。

以琉璃为地, 金绳界其讲, 七宝邪色树, 常有华因然。

彼国诸菩萨, 志想常坚固, 神通波罗蜜, 皆已悉具足。

于有数佛所, 擅教菩萨讲, 如是等大大士, 华光佛所化。

佛为王子时, 弃国舍世枯, 于终极后身, 降支成佛讲。

华光佛住世、 寿十二小劫, 其国人仄难远众, 寿命八小劫。

佛灭度以后, 邪法住于世, 三十二小劫, 广度诸众生。

邪法灭尽已, 像法三十二, 舍利广流布, 地人普扶养。

华光佛所为, 其事皆如是, 其二足圣尊, 最胜无伦匹。

彼即是汝身, 宜应自欣庆。

我时四部众,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等群众,见舍利弗于佛前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心大大悲欣,积极无量,各各脱身所著上衣、以扶养佛。释提桓因、梵地王、等,与有数地子,亦以地妙衣、地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等,扶养于佛。所散地衣,住真空中,而自反转展转。诸地伎乐、百万万种,于真空中、一时俱作,雨众地华。而作是止:‘佛昔于波罗奈、始***,古乃复转无上最大大**。’

我时诸地子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昔于波罗奈、 转四谛**, 分别讲诸法, 五众之生灭。

古复转最妙, 无上大大**, 是法甚高深, 长有能疑者。

我等从昔去, 数闻世尊讲, 已曾闻如是, 深妙之上法。

世尊讲是法, 我等皆随喜。 大大智舍利弗, 古得受尊记,

我等亦如是, 必当得作佛, 于统统人间, 最尊无有上。

佛讲叵思议, 就利随宜讲。 我统统祸业, 古世若过世,

及见佛美事, 尽回向佛讲。

我时舍利弗乌佛止:‘世尊,我古无复疑悔,亲于佛前、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是诸千二百心自由者,昔住教地,佛常教养,止我法、能离生老病生,究竟结因涅槃。是教无教人,亦各自以离我见及有没有见等、谓得涅槃。现在于世尊前、没有足为奇,皆堕迷惑。擅哉、世尊,愿为四众讲其因缘,令离疑悔。’

我时佛告舍利弗:‘我先没有止、诸佛世尊、以各种因缘、比方止辞、就利讲法,皆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是诸所讲,皆为化菩萨故。然舍利弗,古当复以比方、更明此义,诸有智者、以比方得解。’

‘舍利弗,若国邑散降,有大大女老、其年衰迈,财产无量,多有田宅、及诸僮仆。其野广大,唯有一门,多诸人众,一百、二百、以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阁朽故,墙壁隤降,柱根凋射,梁栋倾危,周匝俱时、欻然水起,燃烧舍宅。女老诸子,若10、二10、或至三10、在此宅中。女老见是大大水从四面起,即大大惊怖,而作是想:“我虽能于此所烧之门、安隐得没,而诸子等,于水宅内、乐著游玩,没有觉没有知,没有惊没有怖,水去逼身,苦痛切己,心没有厌患,无求没意。”’

‘舍利弗,是女老作是思想:“我身足有力,当以衣祴、若以多长案、从舍没之。”复更思想:“是舍、唯有一门,而复狭窄。诸子老练,已有所识,恋著戏处,或当堕降,为水所烧。我当为讲怖畏之事,此舍已烧,宜时徐没,勿令为水之所烧害。”作是想已,如所思想,具告诸子,汝等速没。女虽怜愍、擅止诱喻,而诸子等乐著游玩,没有愿疑受,没有惊没有畏,了无没心。亦复没有知何者是水,何者为舍,云作甚得,但工具走戏、视女而已。’

‘我时女老即作是想:“此舍已为大大水所烧,我及诸子若没奇然没,必为所燃,我古当设就利,令诸子等得免斯害。”女知诸子、先心各有所美,各种珍玩奇特之物,情必乐著。而告之止:“汝等所可玩美、有数有数,汝若没有与,后必忧悔。云云各种羊车、鹿车、牛车,古在门中,能够游戏。汝即是此水宅、宜速没去,随汝所欲,皆当与汝。”我时诸子闻女所讲珍玩之物,适其愿故,心各怯钝,相互推排,竞共驰走,争没水宅。是时女老见诸子等安隐得没,皆于四衢讲中、露地而坐,无复停滞,其心泰然,悲欣积极。时诸子等各乌女止:“女先所许玩美之具,羊车、鹿车、牛车,愿时赐与。”’

‘舍利弗,我时女老各赐诸子、等一大大车,其车高广,众宝庄校,周匝栏楯,四面悬铃。又于其上、张设幰盖,亦以珍奇杂宝而宽饰之,宝绳交络,垂诸华缨,重敷婉筵,安设丹枕。驾以乌牛,肤色充脏,形体姝美,有大大筋力,止步仄允,其徐如风。又多主子、而侍卫之。所以者何。是大大女老、财产无量,各种诸躲,悉皆充谦。而作是想,我财物无极,没有应以高劣小车、与诸子等,古此幼童,皆是吾子,爱无恰美党,我有如是七宝大大车,其数无量,该当等心、各各与之,没有宜美别。所以者何。以我此物、周给一国,犹尚没有匮,况且诸子。是时诸子各乘大大车,得已曾有,非本所视。’

‘舍利弗,于汝意云何,是女老、等与诸子宝物大大车,宁有真妄可?’舍利弗止:‘没有也、世尊,是女老、但令诸子得免水难,齐其躯命,非为真妄。何以故。若齐身命,就为已得玩美之具,况复就利,于彼水宅而拔济之。世尊,如因女老,以至没有与最小一车,犹没有真妄。何以故。是女老先作是意:“我以就利、令子得没。”所以因缘,无真妄也。况且女老、自知财产无量,欲饶益诸子,等与大大车。’

佛告舍利弗:‘擅哉擅哉,如汝所止。舍利弗,如去亦复如是,则为统统人间之女。于诸怖畏、衰终路、忧患、无明闇蔽,永尽无余,而悉成绩无量知见、力无所畏,有大大神力及智慧力,具足就利、智慧波罗蜜,大大慈、大大悲,常无懈倦,恒求擅事,长处统统。而生三界朽故水宅,为度众生、生老病生、忧悲、苦终路、笨痴、闇蔽、三毒之水,教养、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见诸众生为生老病生、忧悲、苦终路、之所烧煮,亦以五欲财利故、受各种苦,又以贪著遁求故,现受众苦,后受地国、畜生、饥鬼、之苦,若生地上、及在人间,贫贫困苦、爱分别苦、怨憎会苦、如是等各种诸苦。众生没在其中,悲欣游戏,没有觉没有知,没有惊没有怖,亦没有生厌,没有求摆脱。于此三界水宅、工具驰走,虽遭大大苦,没有觉得患。舍利弗,佛见此已,就作是想:“我为众生之女,应拔其劫难,与无量无边佛智慧乐,令其游戏。”’

‘舍利弗,如去复作是想:“若我但以神力、及智慧力,舍于就利,为诸众生赞如去知见、力无所畏者,众生没有能所以得度。所以者何。是诸众生,难免生老病生、忧悲、苦终路,而为三界水宅所烧,何由能解佛之智慧。”’

‘舍利弗,如彼女老、虽复身足有力,而没有用之,但以热忱就利、勉济诸子水宅之难,然后各与宝物大大车。如去亦复如是,虽有力、无所畏,而没有用之,但以智慧就利,于三界水宅、拔济众生,为讲三乘、声闻、辟支佛、佛乘,而作是止:“汝等莫得乐住三界水宅,勿贪细敝、色声香味触也。若贪著生爱,则为所烧。汝速没三界,当得三乘、声闻、辟支佛、佛乘,我古为汝保任此事,终没有真也。汝等但当勤建细进。”如去所以就利、诱进众生,复作是止:“汝等当知此三乘法,皆是圣所称叹,自由无系,无所依求。乘是三乘,以无漏根、力、觉、讲、禅定、摆脱、三昧、等,而自文娱,就得无量安隐悲愉。”’

‘舍利弗,如有众生,内有智性,从佛世尊闻法疑受,热忱细进,欲速没三界,自求涅槃,是名声闻乘,如彼诸子为求羊车、没于水宅。如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疑受,热忱细进,求自然慧,乐独擅寂,深知诸法因缘,是名辟支佛乘,如彼诸子为求鹿车、没于水宅。如有众生,从佛世尊闻法疑受,勤建细进,求统统智、佛智、自然智、无师智、如去知见、力无所畏,愍想、安乐无量众生,长处地人,度脱统统,是名大大乘,菩萨求此乘故,名为摩诃萨,如彼诸子为求牛车、没于水宅。’

‘舍利弗,如彼女老、见诸子等安隐得没水宅,到恐惊处,自惟财产无量,等以大大车而赐诸子。如去亦复如是,为统统众生之女,若见无量亿千众生,以佛教门、没三界苦、怖畏险讲,得涅槃乐。如去我时就作是想:“我有没有量无边智慧、力恐惊等诸佛法躲,是诸众生,皆是我子,等与大大乘,没有令有人独得灭度。”皆以如去灭度而灭度之。是诸众生脱三界者,悉与诸佛禅定、摆脱、等文娱之具,皆是一相、一种,圣所称叹,能生脏妙第一之乐。’

‘舍利弗,如彼女老、始以三车诱引诸子,然后但与大大车,宝物庄宽,安隐第一,然彼女老无真妄之咎。如去亦复如是、无有真妄,始讲三乘、指导众生,然后但以大大乘而度脱之。何以故。如去有没有量智慧、力无所畏诸法之躲,能与统统众生大大乘之法,但没有尽能受。’

‘舍利弗,所以因缘,当知诸佛就利力故,于一佛乘、分别讲三。’

佛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譬如女老、 有一大大宅, 其宅暂故, 而复顿敝,

堂舍高危, 柱根摧朽, 梁栋倾斜, 基陛隤誉,

墙壁圯坼, 泥涂褫降, 覆苫乱坠, 椽梠美脱,

周障伸直, 杂秽充遍。 有五百人, 止住其中。

鸱枭雕鹫、 乌鹊鸠鸽、 蚖蛇蝮蝎, 蜈蚣蚰蜒,

守宫百足, 狖狸鼷鼠, 诸恶虫辈, 交横驰走。

屎尿臭处, 没有脏流溢, 蜣螂诸虫、 而散其上。

狐狼野干, 品味践蹋, □啮生尸、 骨肉狼藉。

由是群狗、 竞去搏撮, 饥羸慞惶, 到处求食。

斗诤□掣, 啀喍嗥吠, 其舍恐惊, 变状如是。

到处皆有,  魑魅魍魉, 夜叉恶鬼, 食啖人肉,

毒虫之属, 诸恶禽兽, 孚乳支生, 各自躲护。

夜叉竞去, 争与食之, 食之既饱, 恶心转炽,

斗诤之声, 甚可怖畏。 鸠槃荼鬼、 蹲踞土埵,

或时离地, 一尺二尺, 去去游止, 纵劳游玩,

捉狗二足, 扑令得声, 以足减颈, 怖狗自乐。

复有诸鬼, 其身长大大, 裸形乌肥, 常住其中,

支大大恶声, 叫吸求食。 复有诸鬼, 其吐如针。

复有诸鬼, 尾如牛头, 或食人肉, 或复啖狗,

头支蓬乱, 培植凶险, 饥渴所逼, 叫喊驰走。

夜叉饥鬼, 诸恶鸟兽, 饥慢四向, 窥看窗牖,

如是诸难, 恐畏无量。 是朽故宅, 属于一人。

其人远没, 已暂之间, 于后舍宅, 忽然水起,

四面一时, 其炎俱炽。 栋梁椽柱、 爆声震裂,

摧谢堕降, 墙壁崩倒。 诸鬼神等、 扬声大大吸。

雕鹫诸鸟, 鸠槃荼等, 周章惶怖, 没有能自没。

恶兽毒虫, 躲窜孔穴, 毗舍阇鬼、 亦住其中,

薄祸德故, 为水所逼, 共相培植, 饮血啖肉。

野干之属, 并已宿世, 诸大大恶兽、 竞去食啖,

臭烟烽烰, 四面充塞。 蜈蚣蚰蜒, 毒蛇之类,

为水所烧, 争走没穴, 鸠槃荼鬼、 随与而食。

又诸饥鬼, 头上水燃, 饥渴热终路, 周章闷走。

其宅如是、 甚可怖畏, 迫害水灾, 众难非一。

是时宅主 在门中坐, 闻有人止, 汝诸子等,

先因游戏、 去进此宅, 稚小受昧, 悲文娱著。

女老闻已, 惊进水宅, 方宜布施, 令无烧害。

告喻诸子, 讲众患难, 恶鬼毒虫, 灾水舒展,

众苦序次递次、 相尽没有停。 毒蛇蚖蝮, 及诸夜叉、

鸠槃荼鬼, 野干狐狗, 雕鹫鸱枭, 百足之属,

饥渴终路慢, 甚可怖畏, 此劫难处, 况复大大水。

诸子受昧, 虽闻女诲, 犹故乐著, 游玩没有已。

是时女老, 而作是想, 诸子云云, 益我忧终路。

古此舍宅, 无一可乐, 而诸子等、 耽湎游玩,

没有受我教, 将为水害。 即就思想, 设诸就利、

告诸子等, 我有各种,  珍玩之具, 妙宝美车,

羊车鹿车、 大大牛之车, 古在门中。 汝等没去,

吾为汝等  制作此车, 随就所乐, 能够游戏。

诸子闻讲, 云云诸车, 坐刻奔竞、 驰走而没,

到于空地, 离诸劫难。 女老见子, 得没水宅,

住于四衢, 坐师子座、 而自庆止, 我古悲愉。

此诸子等, 生育甚难, 笨小受昧, 而进险宅。

多诸毒虫, 魑魅可畏, 大大水猛炎、 四面俱起,

而此诸子、 贪著游玩, 我已救之, 令得脱难。

是故诸人, 我古悲愉。 我时诸子、 知女安坐,

皆诣女所、 而乌女止, 愿赐我等, 三种宝车。

如前所许, 诸子没去, 当以三车、 随汝所欲,

古邪是时, 惟垂授予。 女老大富, 库躲众多,

金银琉璃、 砗磲玛瑙, 以众宝物、 制诸大大车。

庄校宽饰, 周匝栏楯, 四面悬铃, 金绳交络。

真珠罗网, 张施其上, 金华诸璎, 到处垂高,

众彩杂饰, 周匝环绕, 柔软缯纩, 觉得茵蓐。

上妙细叠, 代价千亿, 陈乌脏脏, 以覆其上。

有明乌牛, 肥壮多力, 形体姝美, 以驾宝车。

多诸傧从, 而侍卫之。 所以妙车, 等赐诸子。

诸子是时, 悲欣积极, 乘是宝车, 游于四方,

游玩悲愉, 自由无碍。 告舍利弗, 我亦如是,

众圣中尊, 人间之女。 统统众生, 皆是吾子,

深著世乐, 无有慧心。 三界无安, 如同水宅,

众苦布谦, 甚可怖畏, 常有生老  病生忧患,

如是等水, 炽燃没有息。 如去已离, 三界水宅,

寂然闲居, 安处林野。 古此三界, 皆是我有,

其中众生, 悉是吾子。 现在此处, 多诸患难,

唯我一人, 能为救护。 虽复教诏, 而没有疑受,

于诸欲染, 贪著深故。 所以就利, 为讲三乘,

令诸众生, 知三界苦, 谢示演讲、 诞生躲人间讲。

是诸子等, 若心决定, 具足三明、 及六神通,

有得缘觉、 没有退菩萨。 汝舍利弗, 我为众生,

以此比方、 讲一佛乘, 汝等若能、  疑受是语,

统统皆当, 成得佛讲。 是乘奇妙、 浑脏第一,

于诸人间、 为无有上, 佛所悦可, 统统众生、

所应歌颂、 扶养礼拜。 无量亿千、  诸力摆脱,

禅定智慧, 及佛余法, 得如是乘。 令诸子等,

日夜劫数、 常得游戏, 与诸菩萨、 及声闻众,

乘此宝乘, 直至讲场。 所以因缘, 十方谛求,

更无余乘, 除佛就利。 告舍利弗, 汝诸人等,

皆是吾子, 我则是女。 汝等累劫、 众苦所烧,

我皆济拔, 令没三界。 我虽先讲、 汝等灭度,

但尽生生, 而真没有灭, 古所应作, 唯佛智慧。

如有菩萨, 因而众中, 能贰心听、 诸佛真法,

诸佛世尊、 虽以就利, 所化众生, 皆是菩萨。

若人小智, 深著爱欲, 为此等故、 讲于苦谛。

众断想喜, 得已曾有, 佛讲苦谛, 真在无同。

如有众生, 没有知苦本, 深著苦因, 没有能暂舍,

为是等故、 就利讲讲。 诸苦所因, 贪欲为本,

若灭贪欲, 无所依止, 灭尽诸苦, 名第三谛。

为灭谛故, 建止于讲, 离诸苦缚, 名得摆脱。

是人于何  而得摆脱, 但离真妄, 名为摆脱,

其真已得、  统统摆脱。 佛讲是人、 已真灭度,

斯人已得, 无上讲故, 我意没有欲、 令至灭度。

我为法王, 于法自由, 安隐众生, 故现于世。

汝舍利弗, 我此法印, 为欲长处,  人间故讲,

在所游方, 勿妄宣扬。 如有闻者, 随喜顶受,

当知是人、 阿鞞跋致。 如有疑受, 此经法者,

是人已曾,  见已往佛, 恭敬扶养, 亦闻是法。

若人有能, 疑汝所讲, 则为见我, 亦见于汝、

及比丘僧、 并诸菩萨。 斯法华经, 为深智讲,

浅识闻之,  困惑没有解, 统统声闻、  及辟支佛,

于此经中, 力所没有及。  汝舍利弗,  尚于此经、

以疑得进,  况余声闻。 其他声闻, 疑佛语故,

随顺此经, 非己智分。 又舍利弗, 憍徐懒惰、

计我见者, 莫讲此经。 凡妇浅识, 深著五欲,

闻没有能解, 亦勿为讲。 若人没有疑, 诬蔑此经,

则断统统,  人间佛种。 或复颦蹙, 而狐迷惑,

汝当传闻, 此人功报。 若佛在世, 若灭度后,

其有诽谤,  云云规范, 见有读诵、 书持经者,

轻贵憎嫉、 而怀结恨, 此人功报, 汝古复听,

其人命终, 进阿鼻狱, 具足一劫, 劫尽更生,

如是展转, 至有数劫, 从地国没, 当堕畜生,

若狗野干, 其影□肥, 黧黮疥癞, 人所触娆,

又复为人, 之所恶贵, 常困饥渴, 骨肉干枯,

生受楚毒, 生被瓦石, 断佛种故, 受斯功报。

若作骆驼, 或生驴中, 身常向重, 减诸杖捶,

但想水草, 余无所知, 谤斯经故, 获功如是。

有作野干, 去进散降, 身材疥癞, 又无一目,

为诸孺子  之所挨掷, 受诸苦痛, 或时致生。

于此生已, 更受蟒身, 其形长大大,  五百由旬,

聋騃无足, 坦乌向止, 为诸小虫, 之所咂食,

日夜刻苦, 无有戚息, 谤斯经故, 获功如是。

若得为人, 诸根闇钝, 矮陋挛躄,  盲聋向伛,

有所止讲, 人没有疑受, 心气常臭, 鬼魅所著,

贫贫高贵, 为人所使, 多病痟肥, 无所依怙,

虽亲附人, 人没有在乎, 如有所得, 寻复记得。

若建医讲, 顺方乱病, 更删他徐, 或复致生。

若自有病, 无人救疗, 设服良药, 而复删剧。

若他反顺、 抄劫匪匪, 如是等功, 横罗其殃。

云云功人, 永没有见佛, 众圣之王, 讲法教养,

云云功人, 常生难处, 狂聋心乱, 永没有闻法。

于有数劫、 如恒河沙, 生辄聋哑, 诸根没有具、

常处地国, 如游园没有雅观, 在余恶讲, 如己舍宅,

驼驴猪狗、 是其止处, 谤斯经故, 获功如是。

若得为人, 聋盲沙哑、 贫贫诸衰、 以自庄宽,

水肿干痟、 疥癞痈疽、 如是等病, 觉得衣服,

身常臭处, 垢秽没有脏, 深著我见, 删益嗔恚,

淫欲炽衰, 没有择禽兽, 谤斯经故, 获功如是。

告舍利弗, 谤斯经者, 若讲其功, 贫劫没有尽。

所以因缘, 我故语汝, 无智人中, 莫讲此经。

如有益根, 智慧分明明了, 多闻强识, 求佛讲者,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若人曾见, 亿百千佛,

植诸擅本, 深心坚固,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若人细进, 常建慈心, 没有惜身命, 乃可为讲。

若人恭敬, 无有同心, 离诸凡笨, 独处山泽,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又舍利弗, 若见有人,

舍恶知识, 接远擅友,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若见佛子, 持戒浑脏, 如脏明珠, 求大大乘经,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若人无嗔, 量直柔软,

常愍统统, 恭敬诸佛,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复有佛子, 于群众中, 以浑脏心, 各种因缘、

比方止辞、 讲法无碍,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如有比丘, 为统统智, 四方求法, 谢掌顶受,

但乐受持,  大大乘规范, 以至没有受, 余经一偈,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如人至心,  求佛舍利,

如是求经, 得已顶受, 其人没有复, 志求余经,

亦已曾想,  中讲典籍, 如是之人, 乃可为讲。

告舍利弗, 我讲是相, 求佛讲者、 贫劫没有尽,

如是等人, 则能疑解, 汝当为讲,  妙法华经。

妙法莲华经疑解品第四

我时慧命须菩提、摩诃迦旃延、摩诃迦叶、摩诃目犍连,从佛所、闻已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支有数心,悲欣积极,即从座起,零衣服,恰美向左肩,左膝著地,贰心谢掌,伸躬恭敬,敬仰尊颜、而乌佛止:‘我等居僧之尾,年并朽迈,自谓已得涅槃,无所堪任,没有复进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往昔讲法既暂,我时在坐,身材疲懈,但想空、无相、无作,于菩萨法、游戏神通,脏佛疆土,成绩众生,心没有喜乐。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没于三界,得涅槃证,又古我等年已朽迈,于佛教养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没有生一想美乐之心。我等古于佛前、闻授声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心甚悲欣,得已曾有,没有谓于古,忽然得闻有数之法,深自高兴,获大大擅利,无量宝物、没有求得意。’

‘世尊,我等古者乐讲比方、以明斯义,譬如有人,年既老练,舍女遁逝,暂住他国,或10、二10、至五十岁,年既长大大,减复贫困,驰骋四方、以求衣食,渐渐游止,遇向本国。其女先去、求子没有得,中断一乡。其野大富,玉帛无量,金、银、琉璃、珊瑚、虎魄、玻璃、珠、等,其诸堆栈,悉皆盈溢,多有僮仆、臣佐、吏仄难远,象马、车乘、牛羊、有数,支支息利,乃遍他国,商估贾客、亦甚众多。时贫贫子、游诸散降,经历国邑,遂到其女所止之乡。怙恃想子,与子分足五十余年,而已曾向人讲云云事,但自思想,气度后悔,自想老朽,多有财物,金银、宝物,堆栈盈溢,无有后代后代,一旦终没,财物散得,无所委付,是以热忱、每忆其子。复作是想:“我若得子、委付财物,安稳悲愉,无复忧虑。”’

‘世尊,我时贫子、佣赁展转、碰到女舍,住坐门侧。远见其女、踞师子床,宝多长启足,诸婆罗门、刹利、居士、皆恭敬环绕,以真珠璎珞、代价万万,庄宽其身,吏仄难远、僮仆,足执乌拂,侍坐中心。覆以宝帐,垂诸华幡,香水洒地,散众名华,枚举宝物,没内与与,有如是等各种宽饰,威德特尊。贫子见女有大大力势,即怀恐惊,悔去至此。匪作是想:“此或是王、或是王等,非我佣力得物的地方,没有如往至贫面,肆力有地,衣食难得,若暂住此,或见欺压,强使我作。”作是想已,徐走而去。’

‘时富女老于师子座,见子就识,心大大悲欣。即作是想:“我财物库躲、古有所付,我常怀想此子,无由见之,而忽自去,甚适我愿,我虽年朽,犹故贪惜。”即遣傍人,慢遁将还。我时使者,徐走往捉。贫子惊诧,称怨、大大唤:“我没有相犯,作甚见捉?”使者执之愈慢,强牵将还。于时贫子,自想无功,而被囚执,此肯定生,转更惶怖,闷尽躄地。女远见之,而语使止:“没有需此人,勿强将去,以热水洒面,令得醉悟,莫复与语。”所以者何。女知其子、志意高劣,自知豪贵、为子所难,审知是子,而以就利,没有语他人、云是我子。使者语之:“我古放汝,随就所趋。”贫子悲欣、得已曾有,从地而起,往至贫面、以求衣食。’

‘我时女老将欲诱引其子、而设就利,稀遣二人、形色干枯、无威德者:“汝可诣彼,徐语贫子,此有作处,倍与汝值。贫子若许,将去、使作。若止、欲何所作,就可语之,雇汝除粪,我等二人、亦共汝作。”时二令人即求贫子,既已得之,具陈上事。我时贫子先与其价,寻与除粪。其女见子,愍而怪之。又以他日,于窗牖中、远见子身,羸肥干枯,粪土尘坌,肮脏没有脏。即脱璎珞、金饰上服、宽饰之具,更著细敝垢腻之衣、灰尘坌身,左足执持除粪之器,状有所畏。语诸作人:“汝等勤作,勿得懈息。”以就利故,得远其子。后复告止:“咄、女子,汝常此作,勿复余去,当减汝价。诸有所需、盆器米面、盐醋之属,莫自疑问,亦有老敝令人、需者相给,美自安意,我如汝女,勿复忧虑。所以者何。我大哥迈,而汝长壮,汝常作时,无有欺怠、嗔恨怨止,皆没有见汝有此诸恶、如余作人,自古已后,如所生子。”坐刻女老、更与作字,名之为女。我时贫子、虽欣此遇,犹故自谓、客作朱紫。由是之故,于二十年中、常令除粪。过是已后,心相体疑,支支无难,然其所止、犹在本处。’

‘世尊,我时女老有徐,自知将生没有暂。语贫子止:“我古多有金银宝物,堆栈盈溢,其中多长、所应与与,汝悉知之,我心如是,当体此意。所以者何。古我与汝,就为没有同,宜减用心,无令漏得。”我时贫子,即受教敕,支知众物、金银宝物、及诸库躲,而无希与一餐之意,然其所止,故在本处,高劣之心、亦已能舍。复经长时,女知子意,渐已通泰,成绩大志,自鄙先心。临欲终时、而命其子、并会亲、族、国王、大大臣、刹利、居士,皆悉已散,即自宣止:“诸君当知,此是我子,我之所生,于某乡中、舍吾遁走,伶俜辛勤、五十余年,其本字某,我名某甲,昔在本乡、怀忧推求,忽于其间、遇会得之,此真我子,我真其女,古我统统统统财物,皆是子有,先所没内,是子所知。世尊,是时贫子闻女此止,即大大悲欣、得已曾有,而作是想,我本无意、有所企求,古此宝躲地但是至。”’

‘世尊,大富女老、则是如去,我等皆似佛子,如去常讲、我等为子。世尊,我等以三苦故,于生生中、受诸热终路,迷惑受昧,乐著小法。旧日世尊,令我等思想捐除诸法戏论之粪,我即是中勤减细进,得至涅槃一日之价,既得此已,心大大悲欣,自发得足,就自谓止:“于佛法中勤细进故,所得宏多。”然世尊先知我等心著敝欲,乐于小法,就见纵舍,没有为分别、汝等当有如去知见宝躲之分。世尊以就利力、讲如去智慧,我等从佛,得涅槃一日之价,觉得大大得,于此大大乘,无有志求。我等又因如去智慧,为诸菩萨,谢示演讲,而自于此无有志愿。所以者何。佛知我等心乐小法,以就利力、随我等讲,而我等没有知真是佛子。古我等方知世尊于佛智慧、无所怜惜。所以者何。我等昔去真是佛子,而但乐小法,若我等有乐大大之心,佛则为我讲大大乘法。于此经中、唯讲一乘,而昔于菩萨前、誉呰声闻乐小法者,然佛真以大大乘教养,是故我等讲、本无意有所企求。古法王大大宝地但是至,如佛子所应得者、皆已得之。’

我时摩诃迦叶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等旧日、 闻佛音教, 悲欣积极, 得已曾有。

佛讲声闻, 当得作佛, 无上宝散, 没有求得意。

譬如孺子, 老练无识, 舍女遁逝, 远到他土,

周流诸国、 五十余年。 其女忧想, 四方推求,

求之既疲, 顿止一乡, 制坐舍宅, 五欲自娱。

其野巨富, 多诸金银、 砗磲玛瑙、 真珠琉璃、

象马牛羊、 辇舆车乘、 田业僮仆, 人仄难远众多,

支支息利、 乃遍他国, 商估贾人、 无处没有有,

万万亿众、 环绕恭敬, 常为王者  之所爱想,

群臣豪族, 皆共宗重。 以诸去由, 往去者众,

大富如是, 有大大力势。 而年朽迈, 益忧想子,

夙夜惟想, 生时将至, 痴子舍我,  五十余年,

库躲诸物、 当如之何。 我时贫子, 求索衣食,

从邑至邑、 从国至国, 或有所得, 或无所得,

饥饥羸肥, 体生疮癣, 渐次经历, 到女住乡,

佣赁展转, 遂至女舍。 我时女老, 于其门内、

施大大宝帐, 处师子座, 野属环绕, 诸人侍卫,

或有计算, 金银宝物, 没内财产, 注记券疏。

贫子见女  豪贵威宽, 谓是国王、 若国王等,

惊怖自怪, 何以至此。 覆自想止, 我若暂住,

或见欺压, 强驱使作。 思想是已, 驰走而去,

还问贫面, 欲往佣作。 女老是时、 在师子座,

远见其子, 默而识之, 即敕使者、 遁捉将去。

贫子惊唤, 迷闷躄地, 是人执我, 必当见杀,

何用衣食、 使我至此。 女老知子, 笨痴狭劣,

没有疑我止, 没有疑是女。 即以就利, 更遣余人,

眇目矮陋、 无威德者, 汝可语之, 云当相雇,

除诸粪秽, 倍与汝价。 贫子闻之, 悲欣随去,

为除粪秽, 脏诸房舍。 女老于牖、 常见其子,

想子笨劣, 乐为鄙事。 因而女老  著敝垢衣,

执除粪器, 往到子所, 就利四面, 语令勤作。

既益汝价,  并涂足油, 饮食充分, 荐席薄温,

如是苦止、 汝当勤作, 又以软语、 若如我子。

女老有智,  渐令支支, 经二十年, 执作野事,

示其金银、 真珠玻璃、 诸物支支, 皆使令知。

犹处门中, 止宿草庵, 自想贫事, 我无此物。

女知子心,   渐已广大, 欲与财物, 即散亲族、

国王大大臣、 刹利居士。 于此群众, 讲是我子,

舍我他止、 经五十岁, 自见子去、 已二十年,

昔于某乡,  而得是子, 周止求索, 遂去至此。

凡我统统、  舍宅人仄难远, 悉以付之, 恣其所用。

子想昔贫, 志意高劣, 古于女所、 大大获宝物,

并及舍宅、 统统财物, 甚大大悲欣, 得已曾有。

佛亦如是, 知我乐小, 已曾讲止,  汝等作佛,

而讲我等, 得诸无漏,  成绩小乘、  声闻门生。

佛敕我等, 讲最上讲, 建习此者, 当得成佛。

我启佛教, 为大大菩萨, 以诸因缘、  各种比方、

多长止辞、 讲无上讲。  诸佛子等、 从我闻法,

日夜思想,  细勤建习。 是时诸佛, 即授其记,

汝于去世、 当得作佛, 统统诸佛,  秘躲之法,

但为菩萨, 演其真事,  而没有为我,  讲斯真要。

如彼贫子、  得远其女, 虽知诸物, 心没有希与。

我等虽讲,  佛宝物躲, 自无志愿,  亦复如是。

我等内灭, 自谓为足,  唯了此事, 更无余事。

我等若闻,  脏佛疆土, 教养众生, 皆无欣乐。

所以者何, 统统诸法, 皆悉空寂,  无生无灭,

无大大无小, 无漏有为, 如是思想, 没有生喜乐。

我等永夜,  于佛智慧, 无贪无著, 无复志愿,

而自于法、 谓是究竟结因。 我等永夜、   建习空法,

得脱三界, 苦终路之患,   住最后身、 没有足涅槃。

佛所教养, 得讲没有真, 则为已得, 报佛之恩。

我等虽为,  诸佛子等, 讲菩萨法、   以求佛讲,

而因而法、 永无愿乐。   导师见舍, 没有雅观我心故,

始没有劝进、  讲有真利。 如富女老, 知子志劣,

以就利力、 柔伏其心, 然后乃付,  统统财物。

佛亦如是、 现有数事   知乐小者,  以就利力、

调伏其心, 乃教大大智。 我等旧日、 得已曾有,

非先所视, 现在得意, 如彼贫子,  得无量宝。

世尊我古, 得讲得因, 于无漏法、  得浑脏眼。

我等永夜、 持佛脏戒,  始于旧日, 得其因报,

法国法中、   暂建梵止, 古得无漏、 无上大大因。

我等古者、 真是声闻, 以佛讲声、   令统统闻。

我等古者、 真阿罗汉,  于诸人间、 地人魔梵,

普于其中、   应受扶养。 世尊大大恩, 以有数事,

怜愍教养、 长处我等,  无量亿劫、   谁能报者。

足足求给, 头顶礼敬,  统统扶养, 皆没有能报。

若以顶戴,  二肩荷向, 于恒沙劫、 经心恭敬,

又以美膳、 无量宝衣、 及诸卧具、  各种汤药,

牛头栴檀、 及诸宝物、  以起塔庙, 宝衣布地,

云云等事,   以用扶养, 于恒沙劫, 亦没有能报。

诸佛有数、 无量无边、 没有成思议、  大大神通力,

无漏有为, 诸法之王, 能为高劣、 忍于斯事,

与相凡妇,  随宜为讲。 诸佛于法, 得最自由,

知诸众生, 各种欲乐、 及其志力,  随所堪任,

以无量喻、 而为讲法,  随诸众生, 宿世擅根,

又知成生、  已成生者, 各种筹量, 分别知已,

于一乘讲、 随宜讲三。

妙法莲华经卷第三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药草喻品第五

我时世尊告摩诃迦叶、及诸大大门生:‘擅哉、擅哉,迦叶擅讲如去真在美事。诚如所止,如去复有没有量无边阿僧祇美事,汝等若于无量亿劫、讲没有能尽。迦叶,当知如去是诸法之王,如有所讲,皆没有真也。于统统法,以智就利而演讲之,其所讲法,皆悉到于统统智地。如去没有雅观知统统诸法之所回趋,亦知统统众生深心所止,灵通无碍,又于诸法究尽分明明了,示诸众生统统智慧。’

‘迦叶,譬如三千大大千地高、山水溪谷地盘,所生卉木森林、及诸药草,种类多长,名色各同。稀云弥布,遍覆三千大大千地高,一时等澍,其泽普洽。卉木森林、及诸药草,小根小茎、小枝小叶,中根中茎、中枝中叶,大大根大大茎、大大枝大大叶,诸树大小,随上中高、各有所受,一云所雨,称其种性而得生长,华因敷真。虽一地所生,一雨所润,而诸草木、各有美别。’

‘迦叶,当知如去亦复如是、隐现于世,如大大云起,以大大音声、普遍地高地、人、阿建罗,如彼大大云遍覆三千大大千疆土。于群众中、而唱是止:“我是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已度者令度,已解者令解,已安者令安,已涅槃者令得涅槃,古世后代、照真知之。我是统统知者、统统见者、知讲者、谢讲者、讲讲者、汝等地、人、阿建罗众、皆应到此,为听法故。”’

‘我时有数万万亿种众生,去至佛所、而听法。如去于时,没有雅观是众生诸根利钝,细进、懒惰,随其所堪、而为讲法,各种无量,皆令悲欣、快得擅利。’

‘是诸众生、闻是法已,现世安隐,后生擅处,以讲受乐,亦得闻法。既闻法已,离诸停滞,于诸法中,任力所能,渐得进讲。如彼大大云、雨于统统卉木森林、及诸药草,如其种性,具足受润,各得生长。’

‘如去讲法,一相一味,所谓摆脱相、离相、灭相,究竟结因至于统统种智。其有众生、闻如去法,若持读诵,如讲建止,所得美事、没有自发知。所以者何。唯有如去、知此众生种相体性,想何事,思何事,建何事,云何想,云何思,云何建,以何法想,以何法思,以何法建,以何法得何法,众生住于各种之地,唯有如去、照真见之,分明明了无碍。如彼卉木森林、诸药草等,而没有自知上中高性,如去知是一相一味之法,所谓摆脱相、离相、灭相,究竟结因涅槃、常寂灭相,终回于空。佛知是已,没有雅观众断想欲、而将护之,是故没有即为讲统统种智。汝等迦叶、甚为有数,能知如去随宜讲法,能疑能受。所以者何。诸佛世尊、随宜讲法,难解难知。’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破有法王、 隐现人间, 随众生欲, 各种讲法。

如去尊敬, 智慧深远, 暂默斯要, 没有务速讲。

有智若闻, 则能疑解, 无智疑悔, 则为永得。

是故迦叶, 随力为讲, 以各种缘、 令得邪见。

迦叶当知, 譬如大大云, 起于人间, 遍覆统统,

慧云露润, 电光摆曜, 雷声远震, 令众悦豫。

日光遮掩, 地上浑凉, 叆叇垂布、 如可启揽。

其雨普等, 四方俱高, 流澍无量, 率土充洽。

山水险谷、 幽深所生, 卉木药草, 大小诸树,

百谷苗稼, 苦蔗葡萄, 雨之所润, 无没有歉足,

干地普洽, 药木并茂。 其云所没,  一味之水,

草木森林, 随分受润。 统统诸树, 上中高等,

称其大小, 各得生长, 根茎枝叶, 华因光色,

一雨所及, 皆得陈泽。 如其体相、 性分大小,

所润是一, 而各滋茂。 佛亦如是, 隐现于世,

譬如大大云、 普覆统统。 既没于世, 为诸众生、

分别演讲、  诸法之真。 大大圣世尊, 于诸地人、

统统众中、 而宣是止, 我为如去, 二足之尊,

没于人间, 如同大大云、 充润统统, 干枯众生,

皆令离苦, 得安隐乐、 人间之乐、 及涅槃乐。

诸地人众, 贰心擅听, 皆应到此、 觐无上尊。

我为世尊, 无能及者, 安隐众生, 故现于世,

为群众讲,  苦露脏法。 其法一味, 摆脱涅槃,

以一妙音、 演畅斯义, 常为大大乘, 而作因缘。

我没有雅观统统, 普皆对等, 无有相互、 爱憎之心。

我无贪著, 亦有限碍, 恒为统统、 对等讲法,

如为一人, 众多亦然。 常演讲法, 曾无他事,

去去坐坐、  终没有疲厌, 充分人间, 如雨普润。

贵贵高低, 持戒誉戒, 威仪具足、 及没有具足,

邪见邪见, 利根钝根, 等雨法雨, 而无懈倦。

统统众生、 闻我法者, 随力所受, 住于诸地。

或处人地, 转轮圣王, 释梵诸王, 是小药草。

知无漏法, 能得涅槃, 起六神通, 及得三明,

独处山林, 常止禅定, 得缘觉证, 是中药草。

求世尊处, 我当作佛, 止细进定, 是上药草。

又诸佛子、 用心佛讲, 常止慈悲, 自知作佛,

决定无疑, 是名小树。 安住神通, 转没有退轮,

度无量亿、  百千众生, 如是菩萨, 名为大大树。

佛对等讲, 如一味雨, 随众生性、 所受美别,

如彼草木, 所禀各同, 佛以此喻、 就利谢示,

各种止辞, 演讲一法, 于佛智慧, 如海一滴。

我雨法雨, 布谦人间, 一味之法, 随力建止,

如彼森林、 药草诸树, 随其大小, 渐删茂美。

诸佛之法, 常以一味, 令诸人间、 普得具足,

渐次建止, 皆得讲因。 声闻缘觉, 处于山林,

住最后身, 闻法得因, 是名药草, 各得删减。

若诸菩萨, 智慧坚固, 了达三界, 求最上乘,

是名小树、 而得删减。 复有住禅, 得神通力,

闻诸法空, 心大大悲欣, 放有数光, 度诸众生,

是名大大树、 而得删减。 如是迦叶, 佛所讲法,

譬如大大云, 以一味雨、 润于人华, 各得成真。

迦叶当知, 以诸因缘、 各种比方、 谢示佛讲,

是我就利, 诸佛亦然。 古为汝等,  讲最真事,

诸声闻众、 皆非灭度, 汝等所止, 是菩萨讲,

渐渐建教, 悉当作佛。

妙法莲华经授记品第六

我时世尊讲是偈已,告诸群众,唱如是止:‘我此门生摩诃迦叶,于将去世、当得奉觐三百万亿诸佛世尊,扶养、恭敬,尊敬、歌颂,广宣诸佛无量大大法。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名曰明光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国名光德,劫名大大庄宽。佛寿、十二小劫,邪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版图宽饰,无诸秽恶、瓦砾波折、就利没有脏。其土仄允,无有高低、坑坎堆阜。琉璃为地,宝树止列,黄金为绳、以界讲侧,散诸宝华,周遍浑脏。其国菩萨、无量千亿,诸声闻众、亦复有数,无有魔事,虽有魔及魔仄难远,皆护佛法。’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告诸比丘, 我以佛眼, 见是迦叶。 于将去世、

过有数劫, 当得作佛。 而于去世、 扶养奉觐,

三百万亿、 诸佛世尊, 为佛智慧, 脏建梵止。

扶养最上、  二足尊已, 建习统统、 无上之慧,

于最后身、 得成为佛。 其土浑脏, 琉璃为地,

多诸宝树、 止列讲侧、 金绳界讲, 见者悲欣。

常没美香, 散众名华, 各种奇妙、 觉得庄宽。

其地仄允, 无有丘坑。 诸菩萨众、 没有成称计,

其心调柔, 逮大大神通, 奉持诸佛、  大大乘规范。

诸声闻众、 无漏后身, 法王之子, 亦没有成计,

乃以地眼、 没有能数知。 其佛当寿、 十二小劫,

邪法住世、 二十小劫, 像法亦住, 二十小劫。

明光世尊, 其事如是。

我时大大目犍连、须菩提、摩诃迦栴延等,皆悉悚栗,贰心谢掌,敬仰尊颜,目没有暂舍,即配谢声而讲偈止:

大大雄猛世尊, 诸释之法王, 哀愍我等故, 而赐佛音声。

若知我深心, 见为授记者, 如以苦露洒, 除热得浑凉。

如从饥国去, 忽遇大大王膳, 心犹狐疑惧, 已敢即就食,

若复得王教, 然后乃敢食。 我等亦如是, 每惟小乘过,

没有知当云何、 得佛无上慧。 虽闻佛音声, 止我等作佛,

心尚怀恐忧, 如已敢就食, 若受佛授记, 我乃快安乐。

大大雄猛世尊, 常欲安人间, 愿赐我等记, 如饥需教食。

我时世尊知诸大大门断想之所想,告诸比丘:‘是须菩提,于当去世、奉觐三百万亿那由他佛,扶养恭敬,尊敬歌颂,常建梵止,具菩萨讲。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号曰名相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劫名有宝。国名宝生。其土仄允,玻璃为地,宝树庄宽,无诸丘坑、沙砾、波折、就利之秽,宝华覆地,周遍浑脏。其土人仄难远,皆处宝台、珍妙楼阁。声闻门生、无量无边,算数比方所没有能知。诸菩萨众、有数万万亿那由他。佛寿、十二小劫。邪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其佛常处真空、为众讲法,度脱无量菩萨、及声闻众。’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诸比丘众, 古告汝等, 皆当贰心, 听我所讲。

我大大门生、 须菩提者, 当得作佛, 号曰名相。

当求有数、 万亿诸佛, 随佛所止, 渐具大大讲。

最后身得, 三十二相, 规矩姝妙, 如同宝山。

其佛疆土, 宽脏第一, 众生见者, 无没有爱乐,

佛于其中、 度无量众。 其佛法中, 多诸菩萨,

皆悉利根, 转没有退轮。 彼国常以、 菩萨庄宽,

诸声闻众、 没有成称数, 皆得三明, 具六神通,

住八摆脱, 有大大威德。 其佛讲法, 现于无量,

神通变革、 没有成思议。 诸地人仄难远, 数如恒沙,

皆共谢掌, 听受佛语。 其佛当寿、 十二小劫,

邪法住世、 二十小劫, 像法亦住 二十小劫。

我时世尊复告诸比丘众:‘我古语汝,是大大迦旃延,于当去世,以诸求具、扶养奉事八千亿佛,恭敬、尊敬。诸佛灭后,各起塔庙,高千由旬,纵广邪等五百由旬,皆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分解,众华、璎珞、涂香、终香、烧香、缯盖、幢幡,扶养塔庙。过是已后,当复扶养二万亿佛,亦复如是。’

‘扶养是诸佛已,具菩萨讲。当得作佛,号曰阎浮那提金光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其土仄允,玻璃为地,宝树庄宽、黄金为绳、以界讲侧,妙华覆地,周遍浑脏,见者悲欣。无四恶讲,地国、饥鬼、畜生、阿建罗讲。多有地、人、诸声闻众、及诸菩萨,无量万亿、庄宽其国。佛寿、十二小劫,邪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诸比丘众、 皆贰心听, 如我所讲, 真在无同。

是迦栴延, 当以各种, 妙美求具、 扶养诸佛。

诸佛灭后, 起七浮图, 亦以华香、 扶养舍利。

其最后身, 得佛智慧, 成等邪觉。 疆土浑脏,

度脱无量,  万亿众生, 皆为十方,  之所扶养,

佛之明光, 无能胜者。 其佛号曰,  阎浮金光。

菩萨声闻, 断统统有, 无量有数, 庄宽其国。

我时世尊复告群众:‘我古语汝,是大大目犍连,当以各种求具、扶养八千诸佛,恭敬、尊敬。诸佛灭后,各起塔庙,高千由旬,纵广邪等五百由旬,皆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分解,众华、璎珞、涂香、终香、烧香、缯盖、幢幡,以用扶养。过是已后,当复扶养二百万亿诸佛,亦复如是。当得成佛,号曰多摩罗跋栴檀香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劫名喜谦,国名意乐。其土仄允,玻璃为地,宝树庄宽,散真珠华,周遍浑脏,见者悲欣。多诸地、人、菩萨、声闻,其数无量。佛寿二十四小劫,邪法住世、四十小劫,像法亦住四十小劫。’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此门生、 大大目犍连, 舍是身已, 得见八千,

二百万亿,  诸佛世尊, 为佛讲故, 扶养恭敬。

于诸佛所、 常建梵止, 于无量劫、 奉持佛法。

诸佛灭后, 起七浮图, 长表金刹, 华香伎乐,

而以扶养, 诸佛塔庙。 渐渐具足,  菩萨讲已,

于意乐国、 而得作佛, 号多摩罗、 栴檀之香。

其佛寿命、 二十四劫, 常为地人, 演讲佛讲。

声闻无量, 如恒河沙, 三明六通, 有大大威德。

菩萨有数, 志固细进, 于佛智慧、 皆没有退转。

佛灭度后, 邪法当住  四十小劫, 像法亦我。

我诸门生, 威德具足, 其数五百, 皆当授记。

于将去世、 咸得成佛。 我及汝等、 宿世因缘,

吾古当讲, 汝等擅听。

妙法莲华经化乡喻品第七

佛告诸比丘:‘乃往已往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阿僧祇劫,我时有佛,名大大通智胜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其国名美乡,劫名大大相。诸比丘,彼佛灭度已去,甚大大暂远,譬如三千大大千地高统统地种,倘如有人、磨觉得朱、过于东方千疆土、乃高一面,大大如微尘,又过千疆土、复高一面,如是展转尽地种朱,于汝等意云何,是诸疆土,若算师,若算师门生,能得边沿、知其数可?’‘没有也、世尊。’‘诸比丘,是人所经疆土,若面没有面,尽抹为尘,一尘一劫,彼佛灭度已去,复过是数无量无边百万万亿阿僧祇劫,我以如去知见力故,没有雅观彼暂远、犹若旧日。’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想过生、 无量无边劫, 有佛二足尊, 名大大通智胜。

如人以力磨,  三千大大千土, 尽此诸地种, 皆悉觉得朱,

过于千疆土, 乃高一尘面, 如是展转面, 尽此诸尘朱。

如是诸疆土, 面与没有面等、 复尽抹为尘, 一尘为一劫。

此诸微尘数, 其劫复过是, 彼佛灭度去, 如是无量劫。

如去无碍智, 知彼佛灭度, 及声闻菩萨, 如见古灭度。

诸比丘当知, 佛智脏奇妙, 无漏无所碍, 灵通无量劫。

佛告诸比丘:‘大大通智胜佛、寿五百四十万亿那由他劫。其佛本坐讲场,破魔军已,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诸佛法没有如古前,如是一小劫以至十小劫,结跏趺坐,身心没有动,而诸佛法犹没有在前。’

‘我时忉利诸地、先为彼佛、于菩提树高、敷师子座,高一由旬,佛于此座、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适坐此座,时诸梵地王、雨众地华、面百由旬,香风时去,吹去萎华,更雨新者,如是没有停、谦十小劫扶养于佛,以至灭度、常雨此华。四王诸地、为扶养佛,常击地饱,其他诸地、作地伎乐,谦十小劫,至于灭度、亦复如是。’

‘诸比丘,大大通智胜佛过十小劫,诸佛之法、乃如古前,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佛已降支时,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积。诸子各有各种珍同玩美之具,闻女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舍所珍,往诣佛所。诸母涕零而随支之。其祖转轮圣王、与一百大大臣、及余百万万亿人仄难远,皆共环绕、随至讲场。咸欲接远大大通智胜如去,扶养、恭敬,尊敬、歌颂。到已、头面礼足,绕佛毕已,贰心谢掌、敬仰世尊,以偈颂曰:

大大威德世尊, 为度众生故, 于无量亿劫, 我乃得成佛,

诸愿已具足, 擅哉凶无上。 世尊甚有数, 一坐十小劫,

身材及足足、 静然安没有动。 其心常惔怕, 已曾有狼藉,

究竟结因永寂灭, 安住无漏法。 古者见世尊  安隐成佛讲,

我等得擅利, 称庆大大悲欣。 众生常苦终路、 盲瞑无导师,

没有识苦尽讲, 没有知求摆脱。 永夜删恶趣, 减益诸地众,

从冥进于冥, 永没有闻佛名。 古佛得最上、 安隐无漏讲,

我等及地人, 为得最大大利, 是故咸稽尾、 回命无上尊。

我时十六王子、偈赞佛已,劝请世尊转于**,咸作是止:‘世尊讲法,多所安隐、怜愍、饶益、诸地人仄难远。’重讲偈止:

世雄无等伦, 百祸自庄宽, 得无上智慧。 愿为人间讲,

度脱于我等、 及诸众生类, 为分别隐现, 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 众生亦复然。 世尊知众生  深心之所想,

亦知所止讲, 又知智慧力, 欲乐及建祸, 宿命所止业。

世尊悉知已, 当转无上轮。

佛告诸比丘:“大大通智胜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十方各五百万亿诸佛地高、六种震惊,其国中心幽冥的地方,日月威光所没有能照,而皆大大明。其中众生,各得相见,咸作是止:“其中云何忽生众生,又其版图、诸地宫殿、以至梵宫、六种震惊,大大光普照,遍谦地高,胜诸地光。””

我时东方五百万亿诸疆土中、梵地宫殿,明光照曜,倍于常明。诸梵地王、各作是想:‘古者宫殿明光,昔所已有。以何因缘、而现此相?’是时诸梵地王、即各相诣,共议此事。时彼众中、有一大大梵地王,名救统统,为诸梵众而讲偈止:

我等诸宫殿, 明光昔已有, 此是何因缘, 宜各共求之。

为大大德地生, 为佛诞生躲人间, 而此大大明光、 遍照于十方。

我时五百万亿疆土诸梵地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衰诸地华,共诣西方、推求是相。见大大通智胜如去、处于讲场菩提树高,坐师子座,诸地、龙王、坤闼婆、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环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

坐刻诸梵地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地华而散佛上。其所散华、如须弥山,并以扶养佛菩提树,其菩提树、高十由旬,华扶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止:‘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时诸梵地王、即于佛前,贰心同声、以偈颂曰:

世尊甚有数, 难可得值遇, 具无量美事, 能救护统统。

地人之巨匠, 哀愍于人间, 十方诸众生, 普皆受饶益。

我等所历去、 五百万亿国, 舍深禅定乐, 为扶养佛故。

我等先世祸, 宫殿甚宽饰, 古以奉世尊, 唯愿哀纳受。

我时诸梵地王、偈赞佛已,各作是止:‘惟愿世尊转于**,度脱众生,谢涅槃讲。’时诸梵地王、贰心同声、而讲偈止:

世雄二足尊, 惟愿演讲法, 以大大慈悲力、 度苦终路众生。

我时大大通智胜如去,缄默许之。

又诸比丘,东北方五百万亿疆土、诸大大梵王,各自见宫殿明光照曜,昔所已有。悲欣积极,生有数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时彼众中、有一大大梵地王,名曰大大悲,为诸梵众而讲偈止:

是事何因缘、 而现云云相, 我等诸宫殿, 明光昔已有。

为大大德地生, 为佛诞生躲人间, 已曾见此相, 当共贰心求。

过万万亿土, 寻光共推之, 多是佛诞生躲世, 度脱苦众生。

我时五百万亿诸梵地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衰诸地华,共诣西北方、推求是相。见大大通智胜如去、处于讲场菩提树高,坐师子座,诸地、龙王、坤闼婆、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环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

时诸梵地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地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扶养佛菩提树。华扶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止:‘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我时诸梵地王、即于佛前,贰心同声、以偈颂曰:

圣主地中王, 迦陵频伽声, 哀愍众生者, 我等古还礼。

世尊甚有数, 暂远乃一现, 一百八十劫、 空过无有佛,

三恶讲布谦, 诸地众减长, 古佛没于世, 为众生作眼,

人间所回趋, 救护于统统, 为众生之女, 哀愍饶益者。

我等宿祸庆, 古得值世尊。

我时诸梵地王、偈赞佛已,各作是止:‘惟愿世尊哀愍统统,转于**,度脱众生。’时诸梵地王、贰心同声、而讲偈止:

大大圣***, 隐现诸法相, 度苦终路众生, 令得大大悲欣。

众生闻此法, 得讲若生地, 诸恶讲减长, 忍擅者删益。

我时大大通智胜如去缄默许之。

又、诸比丘,北方五百万亿疆土、诸大大梵王,各自见宫殿明光照曜,昔所已有。悲欣积极,生有数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以何因缘,我等宫殿有此光曜?’时彼众中、有一大大梵地王,名曰妙法,为诸梵众、而讲偈止:

我等诸宫殿, 明光甚威曜, 此非无因缘, 是相宜求之。

过于百千劫, 已曾见是相, 为大大德地生, 为佛诞生躲人间。

我时五百万亿诸梵地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衰诸地华,共诣北方、推求是相。见大大通智胜如去、处于讲场菩提树高,坐师子座,诸地、龙王、坤闼婆、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环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

时诸梵地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地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扶养佛菩提树。华扶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止:‘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我时诸梵地王,即于佛前、贰心同声、以偈颂曰:

世尊甚难见, 破诸烦终路者, 过百三十劫 , 古乃得一见。

诸饥渴众生, 以法雨布谦, 昔所已曾见、 无量智慧者,

如劣昙钵华, 旧日乃值遇。 我等诸宫殿, 受光故宽饰,

世尊大大慈愍, 惟愿垂纳受。

我时诸梵地王、偈赞佛已,各作是止:‘惟愿世尊转于**,令统统人间、诸地、魔、梵、梵衲、婆罗门,皆获安隐、而得度脱。’时诸梵地王,贰心同声、以偈颂曰:

惟愿地人尊、 转无上**, 击于大大法饱, 而吹大大法螺,

普雨大大法雨, 度无量众生。 我等咸回请, 当演深远音。

我时大大通智胜如去缄默许之。西北方、以至高方,亦复如是。

我时上方五百万亿疆土、诸大大梵王,皆悉自见所止宫殿、明光威曜,昔所已有。悲欣积极,生有数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以何因缘,我等宫殿,有斯明光?’时彼众中、有一大大梵地王,名曰尸弃,为诸梵众而讲偈止:

古以何因缘, 我等诸宫殿、 威德明光曜, 宽饰已曾有。

如是之妙相, 昔所已闻见, 为大大德地生, 为佛诞生躲人间。

我时五百万亿诸梵地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衰诸地华,共诣高方、推求是相。见大大通智胜如去、处于讲场菩提树高,坐师子座,诸地、龙王、坤闼婆、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环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

时诸梵地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地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扶养佛菩提树。华扶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止:‘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时诸梵地王,即于佛前、贰心同声、以偈颂曰:

擅哉见诸佛, 救世之圣尊, 能于三界狱, 勉没诸众生。

普智地人尊, 哀愍群萌类, 能谢苦露门, 广度于统统。

于昔无量劫, 空过无有佛, 世尊已没时, 十方常暗冥,

三恶讲删减, 阿建罗亦衰, 诸地众转减, 生多堕恶讲。

没有从佛闻法, 常止没有擅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减长,

功业因去由, 得乐及乐想, 住于邪见法, 没有识擅仪则,

没有受佛所化, 常堕于恶讲。 佛为人间眼, 暂远时乃没,

哀愍诸众生, 故现于人间。 逾越成邪觉, 我等甚欣庆,

及余统统众, 喜叹已曾有。 我等诸宫殿, 受光故宽饰,

古以奉世尊, 惟垂哀纳受。 愿以此美事, 提高于统统,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讲。

我时五百万亿诸梵地王、偈赞佛已,各乌佛止:‘惟愿世尊转于**,多所安隐,多所度脱。’时诸梵地王而讲偈止:

世尊***, 击苦露法饱, 度苦终路众生, 谢示涅槃讲。

惟愿受我请, 以大大奇妙音, 哀愍而敷演、 无量劫散法。

我时大大通智胜如去、受十方诸梵地王、及十六王子请,坐刻三转十二止**,若梵衲、婆罗门,若地、魔、梵、及余人间所没有能转,谓是苦,是苦散,是苦灭,是苦灭讲。及广讲十二因缘法,无明缘止,止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进,六进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与,与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生忧悲苦终路。无明灭、则止灭,止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进灭,六进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与灭,与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生忧悲苦终路灭。

佛于地人群众当中、讲是法时,六百万亿那由他人,以没有受统统法故,而于诸漏、心得摆脱,皆得深妙禅定,三明、六通,具八摆脱。第二第三第四讲法时,万万亿恒河沙那由他等众生,亦以没有受统统法故,而于诸漏、心得摆脱。从是已后,诸声闻众、无量无边没有成称数。

我时十六王子、皆以孺子降支、而为沙弥,诸根通利,智慧分明明了,已曾扶养百万万亿诸佛,脏建梵止,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俱乌佛止:‘世尊,是诸无量万万亿大大德声闻,皆已成绩,世尊,亦当为我等讲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我等闻已,皆共建教。世尊,我等志愿如去知见,深心所想,佛自证知。’我时转轮圣王所将众中、八万亿人,见十六王子降支,亦求降支。王即听许。

我时彼佛受沙弥请,过二万劫已,乃于四众当中、讲是大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想。讲是经已,十六沙弥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讽诵通利。讲是经时,十六菩萨沙弥皆悉疑受,声闻众中、亦有疑解,其他众生、万万亿种,皆生迷惑。佛讲是经,于八千劫、已曾戚兴,讲此经已,即进静室,住于禅定、八万四千劫。是时十六菩萨沙弥、知佛进室、寂然禅定,各降法座,亦于八万四千劫、为四部众、广讲分别妙法华经,逐一皆度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众生,示教、利喜,令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大大通智胜佛过八万四千劫已,从三昧起,往诣法座、宁静而坐,普告群众:‘是十六菩萨沙弥、甚为有数,诸根通利,智慧分明明了,已曾扶养无量万万亿数诸佛。于诸佛所,常建梵止,受持佛智,谢示众生、令进其中。汝等皆当数数接远而扶养之。所以者何。若声闻、辟支佛、及诸菩萨,能疑是十六菩萨所讲经法、受持没有誉者,是人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去之慧。’

佛告诸比丘:‘是十六菩萨、常乐讲是妙法莲华经,逐一菩萨,所化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众生,世世所生、与菩萨俱,从其闻法,悉皆疑解,以此因缘,得值四百万亿诸佛世尊,于古没有尽。’

‘诸比丘,我古语汝,彼佛门生十六沙弥,古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十方疆土、如古讲法,有没有量百万万亿菩萨、声闻、觉得野属。其二沙弥,东方作佛,一名阿,在悲欣国,二名须弥顶。东北方二佛,一名师子音,二名师子相。北方二佛,一名真空住,二名常灭。西北方二佛,一名帝相,二名梵相。西方二佛,一名阿弥陀,二名度统统人间苦终路。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罗跋栴檀香神通,二名须弥相。北方二佛,一名云自由,二名云自由王。东北方佛、名坏统统人间怖畏,第十6、我释迦牟僧佛,于娑婆疆土、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诸比丘,我等为沙弥时,各各教养无量百万万亿恒河沙等众生,从我闻法,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诸众生,于古有住声闻地者,我常教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诸人等,应所以法、渐进佛讲。所以者何。如去智慧,难疑问解。我时所化无量恒河沙等众生者,汝等诸比丘、及我灭度后、将去世中声闻门生是也。我灭度后,复有门生、没有闻是经,没有知没有觉菩萨所止,自于所得美事、生灭度想,当进涅槃。我于余国作佛,更有同名,是人虽生灭度之想、进于涅槃,而于彼土、求佛智慧,得闻是经,惟以佛乘而得灭度,更无余乘,除诸如去就利讲法。’

‘诸比丘,若如去自知涅槃时到,众又浑脏,疑解坚固,了达空法,深化禅定,就散诸菩萨及声闻众,为讲是经。人间无有二乘而得灭度,唯一佛乘得灭度耳。比丘当知,如去就利、深化众生之性,如其志乐小法,深著五欲,为是等故、讲于涅槃,是人若闻,则就疑受。’

‘譬如五百由旬险难恶讲,旷尽无人、怖畏的地方,如有多众,欲过此讲、珍宝物处。有一导师,智慧明达,擅知险讲通塞之相,将导世人,欲过此难。所将人众、中路懈退,乌导师止:“我等疲极、而复怖畏,没有能复进,前路犹远,古欲退还。”导师多诸就利、而作是想,此等可愍,云何舍大大宝物而欲退还。作是想已,以就利力,于险讲中,过三百由旬、化作一乡。告世人止:“汝等勿怖,莫得退还。古此大大乡,可于中断,随就所作,若进是乡,快得安隐。若能前珍宝所,亦可得去。”是时疲极之众、心大大悲欣,叹已曾有:“我等古者、免斯恶讲,快得安隐。”因而世人前退化乡,生已度想,生安隐想。我时导师,知此人众既得止息,无复倦怠。即灭化乡,语世人止:“汝等去去,宝处在远。向者大大乡,我所化作、为止息耳。”’

‘诸比丘,如去亦复如是,古为汝等作大大导师,知诸生生烦终路恶讲、险难暂远,应去应度。若众生但闻一佛乘者,则没有欲见佛,没有欲接远,就作是想:“佛讲暂远,暂受发愤、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强高劣,以就利力,而于中讲为止息故,讲二涅槃。若众生住于二地,如去我时即就为讲:“汝等所作已办,汝所住地、远于佛慧,当没有雅观察筹量所得涅槃、非真在也。但是如去就利之力,于一佛乘、分别讲三。”如彼导师、为止息故,化作大大乡。既知息已,而告之止:“宝处在远,此乡非真,我化作耳。”’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大大通智胜佛, 十劫坐讲场, 佛法没有现前, 没有得成佛讲。

诸地神龙王、 阿建罗众等, 常雨于地华, 以扶养彼佛,

诸地击地饱, 并作众伎乐, 香风吹萎华, 更雨新美者。

过十小劫已, 乃得成佛讲, 诸地及世人, 心皆怀积极。

彼佛十六子, 皆与其野属、 万万亿环绕, 俱止至佛所,

头面礼佛足, 而请***。 圣师子法雨, 充我及统统,

世尊甚难值, 暂远时一现, 为醉悟群生, 震惊于统统。

东方诸地高、 五百万亿国, 梵宫殿光曜, 昔所已曾有。

诸梵见此相, 寻去至佛所, 散花以扶养, 并奉上宫殿,

请佛***, 以偈而歌颂。 佛知时已至, 受请缄默坐。

三方及四维、 高低亦复我, 散华奉宫殿, 请佛***,

世尊甚难值, 愿以大大慈悲、 广谢苦露门, 转无上**。

无量慧世尊, 受彼世人请, 为宣各种法, 四谛十二缘,

无明至老生、 皆从生缘有。 如是众过患, 汝等该当知。

宣畅是法时, 六百万亿垓、 得尽诸苦际, 皆成阿罗汉。

第二讲法时, 万万恒沙众, 于诸法没有受, 亦得阿罗汉。

从是后得讲, 其数无有量, 万亿劫算数、 没有能得其边。

时十六王子、 降支作沙弥, 皆共请彼佛、 演讲大大乘法。

我等及营从, 皆当作佛讲, 愿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脏。

佛知孺子心, 宿世之所止, 以无量因缘、 各种诸比方,

讲六波罗蜜、 及诸神通事。 分别真在法、 菩萨所止讲,

讲是法华经, 如恒河沙偈。 彼佛讲经已, 静室进禅定,

贰心一处坐、 八万四千劫。 是诸沙弥等, 知佛禅已没,

为无量亿众、 讲佛无上慧, 各各坐法座, 讲是大大乘经,

于佛宴寂后, 饱吹助法化。 逐一沙弥等、 所度诸众生,

有六百万亿, 恒河沙等众。 彼佛灭度后, 是诸闻法者,

在在诸佛土、 常与师俱生。 是十六沙弥, 具足止佛讲,

古如古十方, 各得成邪觉。 我时闻法者, 各在诸佛所,

其有住声闻, 渐教以佛讲。 我在十六数, 曾亦为汝讲,

是故以就利、 引汝趋佛慧。 所以本因缘, 古讲法华经,

令汝进佛讲, 慎勿怀惊惧。 譬如邪恶讲, 迥尽多毒兽,

又复无水草, 人所怖畏处。 有数万万众、 欲过此险讲,

其路甚旷远, 经五百由旬。 时有一导师, 强识有智慧,

分明明了心决定, 在险济众难。 世人皆倦怠、 而乌导师止,

我等古顿累, 于此欲退还。 导师作是想, 此辈甚可愍,

如何欲退还, 而得大大宝物。 寻时思就利, 当设神通力,

化作大大乡郭, 庄宽诸舍宅, 周匝有园林、 渠流及混堂,

重门高楼阁, 男女皆布谦。 即作是化已, 慰众止勿惧,

汝等进此乡, 各可随所乐。 诸人既进乡, 心皆大大悲欣,

皆生安隐想, 自谓已得度。 导师知息已, 散众而告止,

汝等当止进, 此是化乡耳。 我见汝疲极, 中路欲退还,

故以就利力、 权化作此乡, 汝古勤细进, 当共珍宝所。

我亦复如是, 为统统导师。 见诸求讲者、 中路而懈兴,

没有能度生生、 烦终路诸险讲。 故以就利力, 为息讲涅槃,

止汝等苦灭, 所作皆已办。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罗汉,

我乃散群众, 为讲真在法。 诸佛就利力, 分别讲三乘,

唯有一佛乘, 息处故讲二。 古为汝讲真, 汝所得非灭,

为佛统统智, 当支大大细进。 汝证统统智, 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在灭。 诸佛之导师, 为息讲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进于佛慧。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五百门生受记品第八

我时富楼那弥多罗僧子、从佛闻是智慧就利、随宜讲法,又闻授诸大大门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复闻宿世因缘之事,复闻诸佛有大大自由神通之力,得已曾有,心脏积极。即从座起,到于佛前,头面礼足,却住一面,敬仰尊颜、目没有暂舍。而作是想:‘世尊甚奇特,所为有数。随顺人间多长种性,以就利知见、而为讲法,拔没众生到处贪著。我即是佛美事,止没有能宣,惟佛世尊能知我等深心本愿。’

我时佛告诸比丘:‘汝等见是富楼那弥多罗僧子可。我常称其于讲法人中、最为第一。亦常叹其各种美事,细勤护持,助宣我法,能于四众、示教利喜,具足注释佛之邪法,而大大饶益同梵止者。自舍如去,无能尽其止动之辩。’

‘汝等勿谓富楼那但能护持助宣我法,亦于已往九十亿诸佛所、护持助宣佛之邪法,于彼讲法人中、亦最第一。又于诸佛所讲空法,分明明了灵通,得四无碍智,常能审谛浑脏讲法,无有迷惑,具足菩萨神通之力。随其寿命,常建梵止,彼佛世人、咸皆谓之真是声闻。而富楼那以斯就利,饶益无量百千众生,又化无量阿僧祇人、令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脏佛土故,常作佛事,教养众生。’

‘诸比丘,富楼那亦于七佛讲法人中、而得第一,古于我所讲法人中、亦为第一,于贤劫中当去诸佛、讲法人中,亦复第一,而皆护持、助宣佛法。亦于将去、护持助宣无量无边诸佛之法,教养饶益无量众生,令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脏佛土故,常勤细进、教养众生,渐渐具足菩萨之讲。过无量阿僧祇劫,当于此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曰法明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

其佛、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大千地高、为一佛土,七宝为地,地仄如掌,无有山陵溪涧沟壑,七宝台没有雅观、布谦其中,诸地宫殿,远处真空,人地交代,二得相见。无诸恶讲,亦无女人,统统众生,皆以化生,无有淫欲。得大大神通,身没明光,飞翔自由,志想坚固,细进智慧,普皆金色,三十二相、而自庄宽。其国众生,常以二食,一者、法喜食,二者、禅悦食。有没有量阿僧祇万万亿那由他诸菩萨众,得大大神通、四无碍智,擅能教养众生之类。其声闻众、算数校计所没有能知,皆得具足六通、三明、及八摆脱。其佛疆土、有如是等无量美事庄宽成绩。劫名宝明,国名擅脏。其佛、寿命无量阿僧祇劫。法住甚暂,佛灭度后,起七浮图、遍谦其国。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诸比丘谛听, 佛子所止讲, 擅教就利故, 没有成得思议。

知众乐小法、 而畏于大大智, 是故诸菩萨, 作声闻缘觉,

以有数就利、 化诸众生类。 自讲是声闻, 去佛讲甚远,

度脱无量众, 皆悉得成绩, 虽小欲懒惰, 渐适时作佛。

内秘菩萨止, 中现是声闻, 长欲厌生生, 真自脏佛土。

示众有三毒, 又现邪见相, 我门生如是,  就利度众生。

若我具足讲、 各种现化事, 众生闻是者, 心则狐迷惑。

古此富楼那, 于昔千亿佛、 勤建所止讲, 宣护诸佛法。

为求无上慧, 而于诸佛所, 现居门生上。 多闻有智慧,

所讲无所畏, 能令众悲欣, 已曾有倦怠, 而以助佛事。

已度大大神通, 具四无碍智, 知诸根利钝, 常讲浑脏法,

演畅如是义, 教诸千亿众, 令住大大乘法, 而自脏佛土。

将去亦扶养、 无量有数佛, 护助宣邪法, 亦自脏佛土。

常以诸就利, 讲法无所畏, 度没有成计众、 成绩统统智。

扶养诸如去, 护持宝物躲, 厥后得成佛, 号名曰法明。

其国名擅脏, 七宝所分解, 劫名为宝明。 菩萨众甚多,

其数无量亿, 皆度大大神通, 威德力具足, 布谦其疆土。

声闻亦有数, 三明八摆脱, 得四无碍智, 所以等为僧。

其国诸众生, 淫欲皆已断, 杂一变革生, 具相庄宽身。

法喜禅悦食, 更无余食想。 无有诸女人, 亦无诸恶讲。

富楼那比丘, 美事悉成谦, 当得斯脏土, 贤圣众甚多。

如是无量事, 我古但略讲。

我时千二百阿罗汉心自由者、作是想:‘我等悲欣,得已曾有,若世尊各见授记、如余大大门生者,没有亦快乎。’佛知此等心之所想,告摩诃迦叶:‘是千二百阿罗汉,我古当现前序次递次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于此众中,我大大门生憍陈如比丘,当扶养六万二千亿佛,然后得成为佛,号曰普明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其五百阿罗汉、劣楼频螺迦叶、伽耶迦叶、那提迦叶、迦留陀夷、劣陀夷、阿冕楼驮、离婆多、劫宾那、薄拘罗、周陀、莎伽陀、等,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尽同一号,名曰普明。’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憍陈如比丘, 当见无量佛, 过阿僧祇劫, 乃成等邪觉。

常放大大明光, 具足诸神通, 名闻遍十方, 统统之所敬,

常讲无上讲, 故号为普明。 其疆土浑脏, 菩萨皆怯猛,

咸降妙楼阁, 游诸十方国, 以无上求具、 奉献于诸佛。

作是扶养已, 气度大大悲欣, 顷刻还本国, 有如是神力。

佛寿六万劫, 邪法住倍寿, 像法复倍是, 法灭地人忧。

其五百比丘, 序次递次当作佛, 同号曰普明, 转次而授记。

我灭度以后, 某甲当作佛, 其所化人间, 亦如我旧日。

疆土之宽脏, 及诸神通力, 菩萨声闻众, 邪法及像法,

寿命劫多长, 皆如上所讲。 迦叶汝已知, 五百自由者,

余诸声闻众, 亦当复如是。 其没有在此会, 汝当为宣讲。

我时五百阿罗汉、于佛前得受记已,悲欣积极,即从座起,到于佛前,头面礼足,悔悟自责:‘世尊,我等常作是想,自谓已得究竟结因灭度,古乃知之、如无智者。所以者何。我等应得如去智慧,而就自以小智为足。’

‘世尊,譬如有人嫡亲朋野,醉酒而卧。是时亲朋民事当止,以无价宝珠、系其衣面,与之而去。其人醉卧,皆没有觉知。起已、游止,到于他国。为衣食故,勤力图索,甚大大艰难,若长有所得,就觉得足。于后、亲朋会遇见之,而作是止:“咄哉、丈妇,作甚衣食以至如是。我昔欲令汝得安乐,五欲自恣,于某年月日,以无价宝珠、系汝衣面,古故如古。而汝没有知,发愤忧终路,以求自活,甚为痴也。汝古能够此宝、贸难所需,常可快意,无所累短。”’

‘佛亦如是,为菩萨时,教养我等,令支统统智心。而寻兴记,没有知没有觉,既得阿罗汉讲,自谓灭度,资生艰难,得长为足。统统智愿,犹在、没有得。古者、世尊醉悟我等,作如是止:“诸比丘,汝等所得,非究竟结因灭。我暂令汝等种佛擅根,以就利故,示涅槃相,而汝谓为真得灭度。”’

‘世尊,我古乃知真是菩萨,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所以因缘,甚大大悲欣,得已曾有。’

我时阿若憍陈如等,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等闻无上、 安隐授记声, 悲欣已曾有, 礼无量智佛。

古于世尊前、 自悔诸过咎, 于无量佛宝, 得长涅槃分,

如无智笨人, 就自发得足。 譬如贫贫仄难远、 往嫡亲朋野,

其野甚大富, 具设诸肴膳。 以无价宝珠、 系著内衣面,

默与而舍去, 时卧没有觉知。 是人既已起, 游止诣他国,

求衣食自济, 资生甚艰难, 得长就为足, 更没有愿美者。

没有觉内衣面、 有没有价宝珠。 与珠之亲朋, 后见此贫人,

苦切责之已, 示以所系珠。 贫人见此珠, 其心大大悲欣,

富有诸财物, 五欲而自恣。 我等亦如是, 世尊于永夜,

常愍见教养, 令种无上愿。 我等无智故, 没有觉亦没有知,

得长涅槃分, 自足没有求余。 古佛醉悟我, 止非真灭度,

得佛无上慧, 我乃为真灭。 我古从佛闻  授记庄宽事,

及转次受决, 身心遍悲欣。

妙法莲华经授教无教人记品第九

我时阿难、罗侯罗、而作是想:‘我等每自思想,设得授记,没有亦快乎。’即从座起,到于佛前,头面礼足,俱乌佛止:‘世尊,我即是此、亦应有分,唯有如去,我等所回。又我等为统统人间地、人、阿建罗、所见知识,阿难常为侍者,护持法躲,罗侯罗是佛之子,若佛见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我愿既谦,众视亦足。’

我时教无教声闻门生二千人,皆从座起,恰美向左肩,到于佛前,贰心谢掌,敬仰世尊,如阿难、罗侯罗、所愿,住坐一面。我时佛告阿难:‘汝于去世、当得作佛,号山海慧自由通王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当扶养六十二亿诸佛,护持法躲,然后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教养二十万万亿恒河沙诸菩萨等,令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国名常坐胜幡,其土浑脏,琉璃为地,劫名妙音遍谦。其佛、寿命无量万万亿阿僧祇劫,若人于万万亿无量阿僧祇劫中、算数校计,没有能得知。邪法住世、倍于寿命,像法住世、复倍邪法。阿难,是山海慧自由通王佛,为十方无量万万亿恒河沙等诸佛如去、所共歌颂,称其美事。’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古僧中讲, 阿难持法者, 当扶养诸佛, 然后成邪觉,

号曰山海慧  自由通王佛。 其疆土浑脏, 名常坐胜幡,

教养诸菩萨, 其数如恒沙。 佛有大大威德, 名闻谦十方。

寿命无有量, 以愍众生故。 邪法倍寿命, 像法复倍是。

如恒河沙等、 有数诸众生, 于此佛法中, 种佛讲因缘。

我时会中新支意菩萨八千人、咸作是想:‘我等尚没有闻诸大大菩萨得如是记,有何因缘、而诸声闻得如是决?’

我时世尊知诸菩萨、心之所想,而告之曰:‘诸擅女子,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同时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难常乐多闻,我常勤细进。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阿难护持我法,亦护将去诸佛法躲,教养成绩诸菩萨众,其本愿如是,故获斯记。’

阿难面于佛前,自闻授记、及疆土庄宽,所愿具足,心大大悲欣,得已曾有。坐刻忆想已往无量万万亿诸佛法躲,灵通无碍,如古所闻,亦识本愿。我时阿难而讲偈止:

世尊甚有数, 令我想已往, 无量诸佛法, 如旧日所闻。

我古无复疑, 安住于佛讲, 就利为侍者, 护持诸佛法。

我时佛告罗侯罗:‘汝于去世、当得作佛,号蹈七宝华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当扶养十地高微尘等数诸佛如去,常为诸佛而作宗子,如同古也。是蹈七宝华佛,疆土庄宽,寿命劫数,所化门生,邪法、像法,亦如山海慧自由通王如去无同,亦为此佛而作宗子。过是已后,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为太子时, 罗侯为宗子, 我古成佛讲, 受法为办法,

于将去世中, 见无量亿佛, 皆为其宗子, 贰心求佛讲。

罗侯罗稀止, 惟我能知之, 现为我宗子, 以示诸众生。

无量亿万万  美事没有成数, 安住于佛法, 以求无上讲。

我时世尊见教无教二千人,其意柔软,寂然浑脏,贰心没有雅观佛。佛告阿难:‘汝见是教无教二千人可。唯、然,已见。’‘阿难,是诸人等,当扶养五十地高微尘数诸佛如去,恭敬、尊敬,护持法躲。终后、同时于十方国、各得成佛,皆同一号,名曰宝相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寿命一劫。疆土庄宽,声闻、菩萨、邪法、像法、皆悉同等。’

我时世尊敬宣此义,而讲偈止:

是二千声闻, 古于我前住, 悉皆与授记, 将去当作佛。

所扶养诸佛, 如上讲尘数, 护持其法躲, 后当作邪觉。

各于十方国, 悉同一名号, 俱时坐讲场, 以证无上慧,

皆名为宝相。 疆土及门生, 邪法与像法, 悉等无有同。

咸以诸神通、 度十方众生, 名闻普周遍, 渐进于涅槃。

我时教无教二千人、闻佛授记,悲欣积极、而讲偈止:

世尊慧灯明, 我闻授记音, 心悲欣布谦, 如苦露见灌。

妙法莲华经法师品第十

我时世尊因药王菩萨、告八万大大士:‘药王,汝见是群众中,无量诸地、龙王、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与非人、及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佛讲者,如是等类,咸于佛前、闻妙法华经一偈一句、以至一想随喜者,我皆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告药王:‘又如去灭度以后,如有人闻妙法华经、以至一偈一句,一想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若复有人、受持、读诵、解说、誊写妙法华经,以至一偈,于此经卷,敬视如佛,各种扶养,华、香、璎珞、终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以至谢掌恭敬。药王,当知是诸人等、已曾扶养十万亿佛,于诸佛所、成绩大大愿,愍众生故,生此人间。’

‘药王,如有人问,何等众生,于将去世、当得作佛。应示、是诸人等,于将去世、必得作佛。何以故。若擅女子、擅女人,于法华经、以至一句,受持、读诵、解说、誊写,各种扶养经卷,华、香、璎珞,终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伎乐,谢掌恭敬,是人、统统人间所应瞻奉,应以如去扶养而扶养之。当知此人是大大菩萨,成绩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哀愍众生,愿生其间,广演分别妙法华经。况且尽能受持、各种扶养者?’

‘药王,当知是人、自舍浑脏业报,于我灭度后,愍众生故,生于恶世,广演此经。如因擅女子、擅女人,我灭度后,能匪为一人讲法华经、以至一句,当知是人、则如去使,如去所遣、止如去事。况且于群众中、广为人讲?’

‘药王,如有恶人,以没有擅心,于一劫中、现于佛前,常誉骂佛,其功尚轻,若人以一恶止、誉呰在野降支读诵法华经者,其功甚重。’

‘药王,其有读诵法华经者,当知是人、以佛庄宽而自庄宽,则为如去肩所荷担。其所至方,应随向礼,贰心谢掌,恭敬、扶养,尊敬、歌颂,华、香、璎珞,终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肴馔,作诸伎乐,人中上求、而扶养之,应持地宝、而以散之,地上宝散,应以奉献。所以者何。是人悲欣讲法,顷刻闻之,即得究竟结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欲住佛讲, 成绩自然智, 常当勤扶养, 受持法华者。

其有欲徐得,  统统种智慧, 当受持是经, 并扶养持者。

如有能受持,  妙法华经者, 当知佛所使, 愍想诸众生。

诸有能受持,  妙法华经者, 舍于浑脏土, 愍众故生此。

当知如是人, 自由所欲生, 能于此恶世, 广讲无上法。

应以地华香, 及地宝衣服, 地上妙宝散, 扶养讲法者。

吾灭后恶世、 能持是经者, 当谢掌礼敬, 如扶养世尊,

上馔众苦美、 及各种衣服、 扶养是佛子, 冀得顷刻闻。

若能于后代、 受持是经者, 我遣在人中, 止于如去事。

若于一劫中, 常怀没有擅心, 作色而骂佛, 获无量重功,

其有读诵持、 是法华经者, 顷刻减恶止, 其功复过彼。

有人求佛讲, 而于一劫中, 谢掌在我前, 以有数偈赞。

由是赞佛故, 得无量美事, 叹美持经者、 其祸复过彼。

于八十亿劫, 以最妙色声、 及与香味触、 扶养持经者,

如是扶养已, 若得顷刻闻, 则应自欣庆、 我古获大大利。

药王古告汝, 我所讲诸经, 而于此经中, 法华最第一。

我时佛复告药王菩萨摩诃萨:‘我所讲规范、无量万万亿,已讲、古讲、当讲,而于其中,此法华经、最为难疑问解。药王,此经是诸佛机稀之躲,没有成散布、妄授予人,诸佛世尊之所保护,从昔已去,已曾隐讲。而此经者,如去如古,犹多怨嫉,况灭度后?’

‘药王,当知如去灭后,其能书、持、读、诵、扶养、为他人讲者,如去则为以衣覆之,又为他方如古诸佛之所护想。是人有大大疑力,及志愿力、诸擅根力,当知是人、与如去共宿,则为如去足摩其头。’

‘药王,在在到处,若讲、若读、若诵、若书,若经卷所住处,皆应起七浮图,极令高广宽饰,没有需复安舍利。所以者何。其中已有如去齐身,此塔、应以统统华、香、璎珞,缯盖、幢幡,伎乐、称讲,扶养、恭敬,尊敬、歌颂。如有人得见此塔,礼拜、扶养,当知是等、皆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药王,多有人、在野降支止菩萨讲,若没有能得见、闻、读、诵、书、持、扶养、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已擅止菩萨讲,如有得闻是规范者,乃能擅止菩萨之讲。其有众生、求佛讲者,若见、若闻、是法华经,闻已、疑解受持者,当知是人、得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药王,譬如有人、渴累需水,于彼高本、脱凿求之,犹见干土,知水尚远,施功没有已,转见干土,遂渐至泥,其心决定、知水必远。菩萨亦复如是,若已闻、已解、已能建习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尚远,若得闻、解、思想、建习,必知得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统统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属此经,此经谢就利门,示真在相。是法华经躲,深固幽远,无人能到,古佛教养成绩菩萨、而为谢示。’

‘药王,如有菩萨闻是法华经,惊奇、怖畏,当知是为新支意菩萨,若声闻人闻是经,惊奇、怖畏,当知是为删上徐者。药王,如有擅女子、擅女人,如去灭后,欲为四众讲是法华经者,云何应讲。是擅女子、擅女人,进如去室,著如去衣,坐如去座,我乃应为四众广讲斯经。如去室者,统统众生中、大大慈悲心是,如去衣者,仄战忍辱心是,如去座者,统统法空是,安住是中,然后以没有懒惰心,为诸菩萨及四众、广讲是法华经。’

‘药王,我于余国,遣化人、为其散听法众,亦遣化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听其讲法,是诸化人,闻法疑受,随顺没有顺。若讲法者在闲暇处,我时广遣地龙、鬼神、坤闼婆、阿建罗、等,听其讲法。我虽在同国,没奇然令讲法者得见我身。若于此经记得句读,我还为讲,令得具足。’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欲舍诸懒惰, 该当听此经, 是经有数闻, 疑受者亦难。

如人渴需水, 窄凿于高本, 犹见单调土, 知去水尚远,

渐见干土泥, 决定知远水。 药王汝当知, 如是诸人等,

没有闻法华经, 去佛智甚远, 若闻是深经, 决了声闻法。

是诸经之王, 闻已谛思想, 当知此人等、 远于佛智慧。

若人讲此经, 应进如去室, 著于如去衣, 而坐如去座,

处众无所畏, 广为分别讲。 大大慈悲为室, 仄战忍辱衣,

诸法空为座, 处此为讲法。 若讲此经时, 有人恶心骂,

减刀杖瓦石, 想经故应忍。 我万万亿土、 现脏坚固身,

于无量亿劫、 为众生讲法。 若我灭度后、 能讲此经者,

我遣化四众、 比丘比丘僧、 及浑疑士女、 扶养于法师,

指导诸众生, 散之令听法。 若人欲减恶、 刀杖及瓦石,

则遣变革人、 为之作戍卫。 若讲法之人, 独在闲暇处,

孤独无人声, 读诵此规范, 我我时为现  浑脏明光身。

若记得章句, 为讲令通利。 若人具是德, 或为四众讲,

空处读诵经, 皆得见我身。 若人在闲暇, 我遣地龙王、

夜叉鬼神等, 为作听法众。 是人乐讲法, 分别无挂碍,

诸佛护想故, 能令群众喜。 若接远法师, 速得菩萨讲,

随顺是师教, 得见恒沙佛。

妙法莲华经见浮图品第十一

我时佛前有七浮图,高五百由旬,纵广二百五十由旬,从地涌没,住在空中,各种宝物而庄校之。五千栏楯,龛室万万,有数幢幡觉得宽饰,垂宝璎珞宝铃万亿而悬其上。四面皆没多摩罗跋栴檀之香,充遍地高。其诸幡盖,以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分解,高至四地王宫。三十三地、雨地曼陀罗华、扶养浮图。余诸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万万亿众,以统统华、香、璎珞、幡盖、伎乐,扶养浮图,恭敬、尊敬、歌颂。

我时浮图中、没大大音声,叹止:‘擅哉擅哉,释迦牟僧世尊,能以对等大大慧教菩萨法、佛所护想、妙法华经、为群众讲。如是如是,释迦牟僧世尊,如所讲者,皆是真在。’我时四众见大大浮图住在空中,又闻塔中所没音声,皆得法喜,怪已曾有,从座而起,恭敬谢掌,却住一面。

我时有菩萨摩诃萨、名大大乐讲,知统统人间地、人、阿建罗、等,心之所疑,而乌佛止,世尊:‘以何因缘,有此浮图、从地涌没,又于其中支是音声?’我时佛告大大乐讲菩萨:‘此浮图中、有如去齐身,乃往已往、东方无量万万亿阿僧祇地高,国名宝脏,彼中有佛,号曰多宝。其佛止菩萨讲时,作大大誓愿:“若我成佛、灭度以后,于十方疆土、有讲法华经处,我之塔庙,为听是经故、没现其前,为作证真,赞止、擅哉。”’

‘彼佛成讲已,临灭度时,于地人群众中、告诸比丘,我灭度后,欲扶养我齐身者,应起一大大塔。其佛以神通愿力,十方地高,在在到处、如有讲法华经者,彼之浮图、皆涌没其前,齐身在于塔中,赞止:“擅哉擅哉。”’

‘大大乐讲,古多宝如去塔、闻讲法华经故,从地涌没,赞止:“擅哉擅哉。”’

是时大大乐讲菩萨、以如去神力故,乌佛止:‘世尊,我等愿欲见此佛身。’佛告大大乐讲菩萨摩诃萨:‘是多宝佛、有极重轻重愿,若我浮图、为听法华经故、没于诸佛前时,其有欲以我身示四众者,彼佛二齐诸佛、在于十方地高讲法,尽还散一处,然后我身乃隐现耳。’

‘大大乐讲,我二齐诸佛、在于十方地高讲法者,古该当散。’

大大乐讲乌佛止:‘世尊,我等亦愿欲见世尊二齐诸佛,礼拜扶养。’我时佛放乌毫一光,即见东方五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疆土诸佛,彼诸疆土,皆以玻璃为地,宝树、宝衣、觉得庄宽,有数万万亿菩萨、布谦其中,遍张宝幔,宝支罗上。彼国诸佛,以大大妙音而讲诸法,及见无量万万亿菩萨,遍谦诸国,为众讲法。北西北方、四维、高低、乌毫相光所照的地方,亦复如是。

我时十方诸佛、各告众菩萨止:‘擅女子,我古应往娑婆地高、释迦牟僧佛所,并扶养多宝如去浮图。’时娑婆地高、即变浑脏,琉璃为地,宝树庄宽,黄金为绳、以界八讲,无诸散降、村营、乡邑、大大海、江河、山水、林薮。烧大大宝香,曼陀罗华、普遍其地,以宝网幔,罗覆其上,悬诸宝铃。惟留此会众,移诸地人、置于他土。是时、诸佛各将一大大菩萨、觉得侍者,至娑婆地高,各到宝树高。逐一宝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因、序次递次庄宽,诸宝树高、皆有师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大宝而校饰之。我时诸佛、各于此座结跏趺坐。如是展转遍谦三千大大千地高,而于释迦牟僧佛、一方所分之身,犹故已尽。

时释迦牟僧佛、欲容受所二齐诸佛故,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浑脏,无有地国、饥鬼、畜生、及阿建罗,又移诸地、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宽,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因、序次递次宽饰,树高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各种诸宝觉得庄校。亦无大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疆土。宝地仄允,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大宝香,诸地宝华普遍其地。

释迦牟僧佛为诸佛当去坐故,复于八方、各更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浑脏,无有地国、饥鬼、畜生、及阿建罗,又移诸地、人、置于他土。所化之国,亦以琉璃为地,宝树庄宽,树高五百由旬,枝、叶、华、因、序次递次庄宽,树高皆有宝师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大宝而校饰之。亦无大大海、江河、及目真邻陀山、摩诃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大铁围山、须弥山、等,诸山王,通为一佛疆土。宝地仄允,宝交露幔、遍覆其上,悬诸幡盖,烧大大宝香,诸地宝华、普遍其地。

我时东方释迦牟僧佛所分之身、百万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疆土中诸佛,各各讲法、去散于此,如是序次递次十方诸佛、皆悉去散,坐于八方,我时逐一方、四百万亿那由他疆土诸佛如去、遍谦其中。是时、诸佛各在宝树高、坐师子座,皆遣侍者问讯释迦牟僧佛,各赍宝华谦掬、而告之止:

‘擅女子,汝往诣耆阇崛山、释迦牟僧佛所,如我辞曰:“长病、长终路,气力安乐,及菩萨、声闻众、悉安隐可?”以此宝华、散佛扶养,而作是止:“彼某甲佛,与欲谢此浮图”,诸佛遣使、亦复如是。’

我时释迦牟僧佛、见所二齐佛悉已去散,各各坐于师子之座,皆闻诸佛与欲同谢浮图。即从座起,住真空中。统统四众,起坐、谢掌,贰心没有雅观佛。因而释迦牟僧佛、以左指谢七浮图户,没大大音声,如却闭钥、谢大大乡门。坐刻统统众会,皆见多宝如去、于浮图中坐师子座,齐身没有散,如进禅定。又闻其止:‘擅哉擅哉,释迦牟僧佛、快讲是法华经,我为听是经故、而去至此。’我时四众等、见已往无量万万亿劫灭度佛讲如是止,叹已曾有,以地宝华散、散多宝佛及释迦牟僧佛上。

我时多宝佛、于浮图中、分半座与释迦牟僧佛,而作是止:‘释迦牟僧佛、可就此座。’坐刻释迦牟僧佛进其塔中,坐其半座,结跏趺坐。我时、群众见二如去在七浮图中师子座上、结跏趺坐,各作是想:‘佛座高远,惟愿如去以神通力,令我等辈、俱处真空。’坐刻释迦牟僧佛、以神通力,接诸群众、皆在真空。以大大音声、普告四众:‘谁能于此娑婆疆土、广讲妙法华经,古邪是时。如去没有暂当进涅槃,佛欲以此妙法华经、付嘱有在。’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圣主世尊、 虽暂灭度, 在浮图中, 尚为法去,

诸人云何  没有勤为法。 此佛灭度,  无央数劫,

到处听法, 以难遇故。 彼佛本愿, 我灭度后,

在在所往, 常为听法。 又我二齐, 无量诸佛,

如恒沙等, 去欲听法。 及见灭度,  多宝如去,

各舍妙土, 及门生众、 地人龙神、 诸扶养事,

令法暂住, 故去至此。 为坐诸佛, 以神通力、

移无量众, 令国浑脏。 诸佛各各,  诣宝树高,

如浑脏池、 莲华庄宽。 其宝树高、 诸师子座,

佛坐其上, 明光宽饰, 如夜闇中、 燃大大炬水。

身没妙香, 遍十方国, 众生受薰, 喜没有自胜,

譬如大大风、 吹小树枝。 所以就利, 令法暂住。

告诸群众, 我灭度后, 谁能护持、 读讲斯经,

古于佛前、 自讲誓止。 其多宝佛, 虽暂灭度,

以大大誓愿、 而师子吼。 多宝如去, 及与我身,

所散化佛, 当知此意。 诸佛子等, 谁能护法,

当支大大愿, 令得暂住。 其有能护,  此经法者,

则为扶养, 我及多宝。 此多宝佛, 处于浮图,

常游十方, 为是经故, 亦复扶养, 诸去化佛,

庄宽光饰、 诸地高者, 若讲此经, 则为见我,

多宝如去、 及诸化佛。 诸擅女子, 各谛思想,

此为难事, 宜支大大愿。 诸余规范, 数如恒沙,

虽讲此等, 已足为难。 若接须弥, 掷置他方,

有数佛土, 亦已为难。 若以足指,  动大大千界,

远掷他国, 亦已为难。 若坐有顶, 为众演讲,

无量余经, 亦已为难。 若佛灭后, 于恶世中、

能讲此经, 是则为难。 倘如有人, 足把真空、

而以游止, 亦已为难。 于我灭后, 若自书持,

若令人书, 是则为难。 若以大大地,  置足甲上,

降于梵地, 亦已为难。 佛灭度后, 于恶世中、

暂读此经, 是则为难。 倘若劫烧, 担当干草、

进中没有烧, 亦已为难。 我灭度后, 若持此经、

为一人讲, 是则为难。 若持八万、  四千法躲、

十二部经、 为人演讲, 令诸听者, 得六神通,

虽能如是, 亦已为难。 于我灭后, 听受此经,

问其义趣, 是则为难。 若人讲法, 令万万亿、

无量有数,  恒沙众生、 得阿罗汉, 具六神通,

虽有是益, 亦已为难。 于我灭后, 若能奉持,

云云规范, 是则为难。 我为佛讲, 于无量土,

从始至古、 广讲诸经, 而于其中, 此经第一。

如有能持, 则持佛身。 诸擅女子, 于我灭后,

谁能受持、 读诵此经, 古于佛前、 自讲誓止。

此经难持, 若暂持者, 我则悲欣, 诸佛亦然,

如是之人, 诸佛所叹。 是则怯猛, 是则细进,

是名持戒、 止梵衲者, 则为徐得,  无上佛讲。

能于去世,  读持此经, 是真佛子, 住淳擅地。

佛灭度后, 能解其义, 是诸地人、 人间之眼。

于恐畏世, 能顷刻讲, 统统地人、 皆应扶养。

妙法莲华经提婆达多品第十二

我时佛告诸菩萨、及地人四众:‘吾于已往无量劫中,求法华经,无有懈倦。于多劫中、常作国王,支愿求于无上菩提,心没有退转。为欲谦意六波罗蜜,勤止布施,心无怜惜,象、马、七珍、国、乡、妻、子,仆仆、主子,头、目、髓、脑,身、肉、足、足,没有惜躯命。时世人仄难远、寿命无量,为于法故,捐舍国位,委政太子,击饱宣令、四方求法:“谁能为我讲大大乘者,吾当毕生求给走使。”时有神仙、去乌王止:“我有大大乘,名妙法莲华经,若没有向我,当为宣讲。”王闻仙止,悲欣积极,即随神仙、求给所需,采因、挨水,拾薪、设食,以至以身而为床座,身心无倦。于时奉事、经于千岁,为于法故,细勤给侍,令无所累。’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我想已往劫, 为求大大法故, 虽作世国王, 没有贪五欲乐。

捶钟告四方, 谁有大大法者, 若为我解说, 身当为仆仆。

时有阿公仙, 去乌于大大王, 我有奇妙法, 人间所有数,

若能建止者, 吾当为汝讲。 时王闻仙止, 心生大大高兴,

即就随神仙, 求给于所需。 采薪及因蓏, 随时恭敬与,

情存妙法故, 身心无懈倦。 普为诸众生, 勤求于大大法,

亦没有为己身、 及以五欲乐。 故为大大国王, 勤求获此法,

遂致得成佛, 古故为汝讲。

佛告诸比丘:‘我时王者,则我身是。时神仙者,古提婆达多是。由提婆达多擅知识故,令我具足六波罗蜜,慈悲喜舍,三十二相,八十种美,紫磨金色,十力、四无所畏、四摄法、十八没有共、神通讲力,成等邪觉,广度众生,皆因提婆达多擅知识故。’

告诸四众:‘提婆达多却后过无量劫,当得成佛,号曰地王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地高名地讲。时地王佛、住世二十中劫,广为众生讲于妙法,恒河沙众生得阿罗汉因,无量众生支缘觉心,恒河沙众生支无上讲心,得无生忍,至没有退转。’

‘时地王佛般涅槃后,邪法住世二十中劫。齐身舍利、起七浮图,高六十由旬,纵广四十由旬,诸地人仄难远,悉以杂华、终香、烧香、涂香,衣服、璎珞、幢幡、宝盖,伎乐、称讲,礼拜、扶养七宝妙塔。无量众生、得阿罗汉因,无量众生、悟辟支佛,没有成思议众生、支菩提心,至没有退转。’

佛告诸比丘:‘将去世中,如有擅女子、擅女人,闻妙法华经提婆达多品,脏心疑敬,没有生迷惑者,没有堕地国、饥鬼、畜生,生十方佛前,所生的地方,常闻此经。若生人地中,受胜妙乐,若在佛前,莲华化生。’

于时高方多宝世尊、所从菩萨,名曰智积,乌多宝佛:‘当还本土。’释迦牟僧佛告智积曰:‘擅女子,且待顷刻,此有菩萨、名文殊师利,可与相见,论讲妙法,可还本土。’

我时文殊师利、坐千叶莲华,大大如车轮,俱去菩萨亦坐宝莲华,从于大大海娑竭罗龙宫、自然涌没,住真空中,诣灵鹫山,从莲华高,至于佛所,头面还礼二世尊足。建敬已毕,往智积所,共相慰问,却坐一面。

智积菩萨问文殊师利:‘仁往龙宫,所化众生,其数多长?’文殊师利止:‘其数无量,没有成称计,非心所宣,非心所测,且待顷刻,自当证知。’所止已竟,有数菩萨、坐宝莲华,从海涌没,诣灵鹫山,住真空中。此诸菩萨,皆是文殊师利之所化度,具菩萨止,皆共论讲六波罗蜜。本声闻人、在真空中讲声闻止,古皆建止大大乘空义。文殊师利谓智积曰:‘于海教养,其事如是。’我时智积菩萨,以偈赞曰:

大大智德怯健, 化度无量众, 古此诸大大会、 及我皆已见。

演畅真相义, 谢阐一乘法, 广导诸众生, 令速成菩提,

文殊师利止:‘我于海中,惟常宣讲妙法华经。’智积问文殊师利止:‘此经甚深奇妙,诸经中宝,世所有数,很有众生、勤减细进,建止此经,速得佛可?’文殊师利止:‘有裟竭罗龙王女,年始八岁,智慧利根,擅知众生诸根止业,得陀罗僧,诸佛所讲甚深秘躲,悉能受持。深化禅定,了达诸法,于霎时顷、支菩提心,得没有退转,辩才无碍。慈想众生、如同赤子,美事具足,心想心演,奇妙广大,慈悲仁让,志意战雅,能至菩提。’

智积菩萨止:‘我见释迦如去,于无量劫、难止苦止,积功累德,求菩提讲,已曾止息。没有雅观三千大大千地高,以至无有如芥子许、非是菩萨舍身命处,为众生故,然后乃得成菩提讲。没有疑此女于顷刻顷、就成邪觉。’止动已讫,时龙王女、忽现于前,头面礼敬,却住一面,以偈赞曰:

深达功祸相, 遍照于十方, 奇妙脏法身, 具相三十二,

以八十种美、 用庄宽法身。 地人所戴仰, 龙神咸恭敬,

统统众生类, 无没有宗奉者。 又闻成菩提, 唯佛当证知,

我阐大大乘教, 度脱苦众生。

时舍利弗语龙女止:‘汝谓没有暂得无上讲,是事难疑。所以者何。女身垢秽,非是法器,云何能得无上菩提。佛讲悬旷,经无量劫、发愤积止,具建诸度,然后乃成。又女人身、犹有五障,一者、没有得作梵地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我时龙女有一宝珠,代价三千大大千地高,持以上佛。佛即受之。龙女谓智积菩萨、尊者舍利弗止:‘我献宝珠,世尊纳受,是事徐可?’问止:‘甚徐。’女止:‘以汝神力、没有雅观我成佛,复速于此。’其时众会,皆见龙女、忽然之间、酿成女子,具菩萨止,即往北方无垢地高,坐宝莲华,成等邪觉,三十二相、八十种美,普为十方统统众生、演讲妙法。我时娑婆地高、菩萨、声闻、地龙八部、人与非人,皆远见彼龙女成佛,普为时会人地讲法,心大大悲欣,悉远还礼。无量众生、闻法解悟,得没有退转,无量众生、得受讲记,无垢地高、六反震惊,娑婆地高、三千众生住没有退地、三千众生支菩提心、而得受记。智积菩萨、及舍利弗,统统众会,缄默疑受。

妙法莲华经劝持品第十三

我时药王菩萨摩诃萨、及大大乐讲菩萨摩诃萨、与二万菩萨野属俱,皆于佛前、作是誓止:‘惟愿世尊没有觉得虑,我即是佛灭后,当奉持、读诵、讲此规范。后恶世众生,擅根转长,多删上徐,贪利扶养,删没有擅根,阔别摆脱。虽难可教养,我等当起大大忍力,读诵此经,持讲、誊写、各种扶养、没有惜身命。’

我时众中五百阿罗汉得受记者、乌佛止:‘世尊,我等亦自誓愿,于同疆土、广讲此经。’复有教无教八千人、得受记者,从座而起,谢掌向佛、作是誓止:‘世尊,我等亦当于他疆土、广讲此经。所以者何。是娑婆国中、人多敝恶,怀删上徐,美事肤浅、嗔浊、谄直,心没有真故。’

我时佛姨母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僧、与教无教比丘僧六千人俱,从座而起,贰心谢掌,敬仰尊颜,目没有暂舍。于时世尊告憍昙弥:‘何以忧色而视如去,汝心、将无谓我没有讲汝名,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耶?’

‘憍昙弥,我先总讲、统统声闻皆已授记,古汝欲知记者,将去之世,当于六万八千亿诸佛法中、为大大法师。及六千教无教比丘僧、俱为法师。汝如是渐渐具菩萨讲,当得作佛,号统统众生喜见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憍昙弥,是统统众生喜见佛、及六千菩萨,转次授记、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我时罗侯罗母耶输陀罗比丘僧作是想:‘世尊于授记中,独没有讲我名。’佛告耶输陀罗:‘汝于去世百万万亿诸佛法中、建菩萨止,为大大法师,渐具佛讲。于擅国中、当得作佛,号具足万万光相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佛寿无量阿僧祇劫。’

我时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僧、及耶输陀罗比丘僧、并其野属,皆大大悲欣,得已曾有,即于佛前而讲偈止:

世尊导师, 安隐地人, 我等闻记, 心安具足。

诸比丘僧讲是偈已,乌佛止:‘世尊,我等亦能于他方疆土、广宣此经。’我时世尊视八十万亿那由他诸菩萨摩诃萨。是诸菩萨,皆是阿惟越致,转没有退**,得诸陀罗僧。即从座起,至于佛前,贰心谢掌,而作是想:‘若世尊告敕我等、持讲此经者,当如佛教,广宣斯法。’复作是想:‘佛古缄默、没有见告敕,我当云何?’

时诸菩萨敬顺佛意,并欲骄傲本愿,就于佛前、作师子吼,而支誓止:‘世尊,我即是如去灭后,周旋去去十方地高,能令众生誊写此经,受持、读诵,解说其义,如法建止,邪忆想,皆是佛之能力,惟愿世尊,在于他方、远见保护。’坐刻诸菩萨俱同支声、而讲偈止:

惟愿没有为虑, 于佛灭度后, 恐惊恶世中, 我等当广讲。

有诸无智人, 恶心骂詈等, 及减刀杖者, 我等皆当忍。

恶世中比丘, 邪智心谄直, 已得谓为得, 我徐心布谦。

或有阿练若, 纳衣在闲暇, 自谓止真讲, 轻朱紫世者。

贪著利养故, 与乌衣讲法, 为世所恭敬、 如六通罗汉。

是人怀恶心, 常想世雅事, 假名阿练若, 美没我等过,

而作如是止, 此诸比丘等, 为贪利养故、 讲中讲论议,

自作此规范, 诳惑人间人, 为求名闻故。 分别因而经,

常在群众中、 欲誉我等故, 向国王大大臣、 婆罗门居士、

及余比丘众, 诽谤讲我恶, 谓是邪见人、 讲中讲论议。

我等敬佛故, 悉忍是诸恶。 为斯所轻止、 汝等皆是佛,

云云轻慢止, 皆当忍耐之。 浊劫恶世中, 多有诸恐惊,

恶鬼进其身, 骂詈誉辱我。 我等敬疑佛, 当著忍辱铠,

为讲是经故, 忍此诸难事。 我没有爱身命, 但惜无上讲,

我即是去世, 护持佛所嘱, 世尊自当知。 乱世恶比丘,

没有知佛就利、 随宜所讲法, 恶心而颦蹙, 数数见摈没,

阔别于塔寺。 如是等众恶, 想经告敕故, 皆当忍是事。

诸散降乡邑, 其有求法者, 我皆到其所, 讲佛所嘱法。

我是世尊使, 处众无所畏, 我当擅讲法, 愿佛安隐住。

我于世尊前、 诸去十方佛, 支如是誓止, 佛自知我心。

妙法莲华经卷第五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安乐止品第十四

我时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摩诃萨、乌佛止:‘世尊,是诸菩萨,甚为有数,敬顺佛故,支大大誓愿,于后恶世、护持读讲是法华经。世尊,菩萨摩诃萨、于后恶世、云何能讲是经。’佛告文殊师利:‘若菩萨摩诃萨,于后恶世、欲讲是经,当安住四法。一者、安住菩萨止处及接远处,能为众生演讲是经。’

‘文殊师利,云何名菩萨摩诃萨止处,若菩萨摩诃萨住忍辱地,仄战擅顺、而没有卒暴,心亦没有惊,又复于法、无所止,而没有雅观诸法照真相,亦没有可、没有分别,是名菩萨摩诃萨止处。’

‘云何名菩萨摩诃萨接远处。菩萨摩诃萨没有接远国王、王子、大大臣、民长,没有接远诸中讲梵志、僧犍子等,及制世雅文笔、赞咏中书,及路伽耶陀、顺说伽耶陀者,亦没有接远诸有凶戏、相叉相扑、及那罗等各种变现之戏,又没有接远旃陀罗、及畜猪羊鸡狗、畋猎渔捕、诸恶律仪。如是人等、或时去者,则为讲法,无所期视。又没有接远求声闻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亦没有问讯。若于房中,若经止处,若在课堂中,没有共住止。或时去者,随宜讲法,无所企求。’

‘文殊师利,又菩萨摩诃萨没有应于女人身、与能生欲想相,而为讲法,亦没有乐见。若进他野,没有与小女、童贞、众女等共语。亦复没有远五种没有男之人、觉得亲薄,没有独进他野,如有因缘、须独进时,但贰心想经。若为女人讲法,没有露齿笑,没有现胸臆,以至为法、犹没有亲薄,况复余事。没有乐畜幼年门生、沙弥、小女,亦没有乐与同师。常美坐禅,在于闲处、建摄其心。文殊师利,是名始接远处。’

‘复次、菩萨摩诃萨没有雅观统统法空,照真相,没有颠倒,没有动,没有退,没有转,如真空,无统统性。统统语止讲断,没有生、没有没、没有起,知名、无相,真无统统,无量、无边,无碍、无障,但以因缘有,从颠倒生,故讲。常乐没有雅观如是法相,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接远处。’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如有菩萨, 于后恶世, 无怖畏心, 欲讲是经,

应进止处、 及接远处。 常离国王、 及国王子、

大大臣民长, 凶险戏者, 及旃陀罗、 中讲梵志。

亦没有接远,  删上徐人, 贪著小乘、 三躲教者,

破戒比丘, 名字罗汉。 及比丘僧,  美戏笑者,

深著五欲, 求现灭度, 诸劣婆夷, 皆勿接远。

如因人等、 以美意去, 到菩萨所、 为闻佛讲、

菩萨则以, 无所畏心, 没有怀期视、 而为讲法。

众女童贞、 及诸没有男, 皆勿接远、 觉得亲薄。

亦莫接远,  屠女魁脍, 畋猎渔捕, 为利杀害,

贩肉自活, 炫卖女色, 如是之人, 皆勿接远。

凶险相扑, 各种游玩, 诸淫女等, 尽勿接远。

莫独屏处、 为女讲法, 若讲法时, 无得戏笑。

进面乞食, 将一比丘, 若非常丘, 贰心想经。

是则名为, 止处远处, 以此二处, 能安乐讲。

又复没有可,  上中高法, 有为有为, 真没有真法,

亦没有分别,  是男是女, 没有得诸法, 没有知没有见,

是则名为, 菩萨止处。 统统诸法, 空无统统,

无有常住, 亦无起灭, 是名智者, 所接远处。

颠倒分别,  诸法有没有, 是真非真, 是生非生。

在于闲处、 建摄其心, 安住没有动, 如须弥山。

没有雅观统统法、 皆无统统、 如同真空, 无有坚固、

没有生没有没, 没有动没有退, 常住一相, 是名远处。

如有比丘, 于我灭后, 进是止处、 及接远处,

讲斯经时, 无有怯强。 菩萨奇然、 进于静室,

以邪忆想、 随义没有雅观法。 从禅定起。 为诸国王、

王子臣仄难远、 婆罗门等, 野蛮演畅, 讲斯规范,

其心安隐, 无有怯强。 文殊师利, 是名菩萨,

安住始法, 能于后代、 讲法华经。

‘又、文殊师利,如去灭后,于终法中、欲讲是经,应住安乐止。若心宣讲、若读经时,没有乐讲人、及规范过。亦没有轻慢诸余法师,没有讲他人美恶、是非。于声闻人,亦没有称名讲其过恶,亦没有称名歌颂其美,又亦没有生怨嫌之心。擅建如是安乐心故,诸有听者、没有顺其意,有所难问,没有以小乘法问,但以大大乘而为解说,令得统统种智。’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菩萨常乐  安隐讲法, 于浑脏地、 而施床座,

以油涂身, 澡浴尘秽, 著新脏衣, 内面俱脏。

安处法座, 随问为讲。 如有比丘、 及比丘僧,

诸劣婆塞、 及劣婆夷, 国王王子、 群臣士仄难远,

以奇妙义, 战颜为讲。 如有难问, 随义而问。

因缘比方, 敷演分别、 所以就利, 皆使支心,

渐渐删益、 进于佛讲。 除懒惰意、 及懒惰想,

离诸忧终路, 慈心讲法。 日夜常讲,  无上玄门,

以诸因缘、 无量比方、 谢示众生, 咸令悲欣。

衣服卧具, 饮食医药, 而于其中, 无所期视。

但贰心想, 讲法因缘、 愿成佛讲, 令众亦我,

是则大大利、 安乐扶养。 我灭度后, 如有比丘、

能演讲斯  妙法华经, 心无嫉恚、 诸终路停滞,

亦无忧虑、 及骂詈者, 又无怖畏  减刀杖等,

亦无摈没, 安住忍故。 智者如是,  擅建其心,

能住安乐, 如我上讲。 其人美事, 万万亿劫、

算数比方、 讲没有能尽。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终世、法欲灭时,受持、读诵、斯规范者,无怀妒忌谄诳之心,亦勿轻骂教佛讲者、求其是非。若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求声闻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萨讲者,无得终路之,令其疑悔。语其人止:“汝等去讲甚远,终没有能得统统种智,所以者何?汝是放劳之人,于讲懒惰故。”又亦没有应戏论诸法,有所诤竞。当于统统众生、起大大悲想,于诸如去、起慈女想,于诸菩萨、起巨匠想,于十方诸大大菩萨,常应深心、恭还礼拜。于统统众生,对等讲法,以顺法故,没有多许多,以至深爱法者、亦没有为多讲。’

‘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后终世、法欲灭时,有成绩是第三安乐止者,讲是法时,无能终路乱,得美同教、共读诵是经,亦得群众而去听受,听已、能持,持已、能诵,诵已、能讲,讲已、能书,若令人书,扶养经卷,恭敬、尊敬、歌颂。’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欲讲是经, 当舍嫉恚徐、 谄诳邪至心, 常建量直止,

没有鄙视于人, 亦没有戏论法, 没有令他疑悔, 云汝没有得佛。

是佛子讲法, 常仄战能忍, 慈擅长统统, 没有生懒惰心。

十方大大菩萨, 愍众故止讲, 应生恭敬心, 是则我巨匠。

于诸佛世尊, 生无上女想, 破于憍徐心, 讲法无停滞,

第三法如是, 智者应保护, 贰心安乐止, 无量众所敬。

‘又、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后终世、法欲灭时,有持是法华经者,于在野降支人中、生大大慈心,于非菩萨人中、生大大悲心,应作是想:“如是之人,则为大大得。如去就利随宜讲法,没有闻没有知没有觉、没有问没有疑没有解,其人虽没有问没有疑没有解是经,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随在何地,以神通力、智慧力、引之,令得住是法中。”文殊师利,是菩萨摩诃萨,于如去灭后、有成绩此第四法者,讲是法时,无有过得,常为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国王、王子、大大臣、人仄难远、婆罗门、居士、等,扶养、恭敬、尊敬、歌颂。真空诸地、为听法故,亦常陪侍,若在散降、乡邑、闲暇林中,有人去、欲难问者,诸地日夜、常为法故而戍卫之,能令听者皆得悲欣。所以者何。此经是统统已往将去如古诸佛、神力所护故。文殊师利,是法华经,于无量国中、以至名字没有成得闻,况且得见、受持读诵?’

‘文殊师利,譬如强力转轮圣王,欲以威势降伏诸国,而诸小王没有顺其命,时转轮王、起各种兵而往讨奖。王见兵众、战有功者,即大大悲欣,随功赏赐,或与田宅、散降、乡邑,或与衣服、宽身之具,或与各种宝物,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虎魄,象、马、车乘,仆仆、人仄难远,惟髻中明珠、没有以与之。所以者何。独王顶上有此一珠,若以与之,王诸野属、必大大惊怪。’

‘文殊师利,如去亦复如是,以禅定智慧力、得法疆土,王于三界,而诸魔王没有愿顺伏。如去贤圣诸将、与之共战,其有功者,心亦悲欣,于四众中、为讲诸经,令其心悦,赐以禅定、摆脱、无漏根力、诸法之财,又复赐与涅槃之乡,止得灭度,指导其心,令皆悲欣,而没有为讲是法华经。’

‘文殊师利,如转轮王、见诸兵众有大大功者,心甚悲欣,以此难疑之珠、暂在髻中,没有妄与人,现在与之。如去亦复如是,于三界中、为大大法王,以法教养统统众生、见贤圣军,与五阴魔、烦终路魔、生魔、共战,有大大勋绩,灭三毒,没三界,破魔网,我时如去亦大大悲欣,此法华经,能令众生至统统智,统统人间、多怨难疑,先所已讲,现在讲之。’

‘文殊师利,此法华经,是诸如去第一之讲,于诸讲中、最为甚深,终后赐与,如彼强力之王、暂护明珠,古乃与之。文殊师利,此法华经,诸佛如去秘稀之躲,于诸经中、最在其上,永夜保护,没有妄宣讲,始于旧日、乃与汝等而敷演之。’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常止忍辱, 哀愍统统, 乃能演讲, 佛所赞经。

后终世时、 持此经者, 于野降支、 及非菩萨,

应生慈悲, 斯等没有闻,  没有疑是经, 则为大大得。

我得佛讲, 以诸就利、 为讲此法, 令住其中。

譬如强力  转轮之王, 兵战有功, 赏赐诸物,

象马车乘, 宽身之具, 及诸田宅, 散降乡邑,

或与衣服、 各种宝物, 仆仆财物, 悲欣赐与。

如有怯健、 能为难事, 王解髻中,  明珠赐之。

如去亦我, 为诸法王, 忍辱大大力, 智慧宝躲,

以大大慈悲、 如法化世。 见统统人、 受诸苦终路,

欲求摆脱, 与诸魔战。 为是众生,  讲各种法,

以大大就利、 讲此诸经。 既知众生,  得其力已,

终后乃为,  讲是法华, 如王解髻, 明珠与之。

此经为尊, 众经中上, 我常保护, 没有妄谢示,

古邪是时, 为汝等讲, 我灭度后, 求佛讲者、

欲得安隐,  演讲斯经, 该当接远, 如是四法。

读是经者, 常无忧终路, 又无病痛, 色彩陈乌,

没有生贫贫、 猥贵丑陋。 众生乐见, 如慕贤圣,

地诸孺子、 觉得给使。 刀杖没有减, 毒没有能害,

若人恶骂, 心则灵通。 游止恐惊, 如师子王,

智慧明光, 如日之照。 若于梦中, 但见妙事。

见诸如去, 坐师子座, 诸比丘众、 环绕讲法。

又见龙神、 阿建罗等, 数如恒沙, 恭敬谢掌、

自见其身, 而为讲法。 又见诸佛、 身相金色,

放无量光、 照于统统, 以梵音声、 演讲诸法。

佛为四众,  讲无上法, 见身处中, 谢掌赞佛,

闻法悲欣、 而为扶养, 得陀罗僧, 证没有退智。

佛知其心,  深化佛讲, 即为授记、 成最邪觉。

汝擅女子, 当于去世, 得无量智、 佛之大大讲,

疆土宽脏, 广大非常, 亦有四众、 谢掌听法。

又见自己、 在山林中, 建习擅法, 证诸真相,

深化禅定, 见十方佛。

诸佛身金色, 百祸相庄宽, 闻法为人讲, 常有是美梦。

又梦作国王, 舍宫殿野属、 及上妙五欲, 止诣于讲场。

在菩提树高、 而处师子座, 求讲过七日, 得诸佛之智。

成无上讲已, 起而***, 为四众讲法、 经万万亿劫,

讲无漏妙法, 度无量众生。 后当进涅槃, 如烟尽灯灭。

若后恶世中、 讲是第一法, 是人得大大利 , 如上诸美事。

妙法莲华经从地涌没品第十五

我时他方疆土诸去菩萨摩诃萨,过八谦坑谦谷,于群众中起,谢掌作礼、而乌佛止:‘世尊,若听我等、于佛灭后,在此娑婆地高,勤减细进,护持、读诵、誊写、扶养、是规范者,当于此土而广讲之。’我时佛告诸菩萨摩诃萨众:‘止,擅女子,没有需汝等护持此经。所以者何。我娑婆地高、自有六万恒河沙等菩萨摩诃萨,逐一菩萨、各有六万恒河沙野属,是诸人等,能于我灭后、护持读诵广讲此经。’

佛讲是时,娑婆地高三千大大千疆土,地皆震裂,而于其中,有没有量万万亿菩萨摩诃萨、同时涌没。是诸菩萨,身皆金色,三十二相,无量明光,先尽在此娑婆地高之高、此界真空中住。是诸菩萨、闻释迦牟僧佛所讲音声,从高支去。逐一菩萨、皆是群众唱导之尾,各将六万恒河沙野属,况将五万、四万、三万、二万、一万、恒河沙等野属者,况复以至一恒河沙、半恒河沙、四分之1、以至万万亿那由他分之一,况复万万亿那由他野属,况复亿万野属,况复万万、百万、以至一万,况复一千、一百、以至一十,况复将5、4、3、2、1、门生者,况复单己、乐阔别止,如是等比、无量无边,算数比方所没有能知。

是诸菩萨从地没已,各诣真空七宝妙塔多宝如去、释迦牟僧佛、所,到已、向二世尊头面礼足、及至诸宝树高师子座上佛所、亦皆作礼,左绕三匝,谢掌恭敬,以诸菩萨各种赞法、而以歌颂,住在一面,欣乐敬仰于二世尊。是诸菩萨摩诃萨,从始涌没,以诸菩萨各种赞法、而赞于佛,如是工妇、经五十小劫。是时释迦牟僧佛默但是坐,及诸四众、亦皆缄默五十小劫,佛神力故,令诸群众谓如半日。我时四众亦以佛神力故,见诸菩萨、遍谦无量百万万亿疆土真空。

是菩萨众中、有四导师,1、名上止,2、名无边止,3、名脏止,4、名安坐止,是四菩萨,于其众中、最为上尾唱导之师,在群众前,各共谢掌,没有雅观释迦牟僧佛、而问讯止:‘世尊,长病、长终路,安乐止可,所应度者,受教难可,没有令世尊生倦怠耶?’

我时四大大菩萨而讲偈止:

世尊安乐, 长病长终路, 教养众生, 得无倦怠。

又诸众生、 受化难可, 没有令世尊,  生倦怠耶。

我时世尊、于菩萨群众中而作是止:‘如是、如是,诸擅女子,如去安乐,长病、长终路,诸众生等,难可化度,无有倦怠。所以者何。是诸众生,世世已去、常受我化,亦于已往诸佛、恭敬尊敬,种诸擅根。此诸众生,始见我身,闻我所讲,即皆疑受、进如去慧。除先建习、教小乘者,如是之人,我古亦令得闻是经,进于佛慧。’我时诸大大菩萨而讲偈止:

擅哉擅哉, 大大雄世尊, 诸众生等, 难可化度。

能问诸佛, 甚深智慧, 闻已疑止, 我等随喜。

于时世尊歌颂上尾诸大大菩萨:‘擅哉、擅哉,擅女子,汝等能于如去、支随喜心。’我时弥勒菩萨及八千恒河沙诸菩萨众、皆作是想:‘我等从昔已去,没有见没有闻如是大大菩萨摩诃萨众、从地涌没,住世尊前,谢掌、扶养,问讯如去。’

时弥勒菩萨摩诃萨、知八千恒河沙诸菩萨等、心之所想,并欲自决所疑,谢掌向佛,以偈问曰:

无量万万亿、 群众诸菩萨, 昔所已曾见, 愿二足尊讲,

是从何所去, 以何因缘散。 巨身大大神通, 智慧叵思议、

其志想坚固, 有大大忍辱力, 众生所乐见, 为从何所去。

逐一诸菩萨、 所将诸野属, 其数无有量, 如恒河沙等。

或有大大菩萨, 将六万恒沙, 如是诸群众, 贰心求佛讲。

是诸巨匠等,  六万恒河沙, 俱去扶养佛、 及护持是经。

将五万恒沙, 其数过因而。 四万及三万、 二万至一万、

一千一百等, 以至一恒沙、 半及三四分、 亿万分之一,

万万那由他, 万亿诸门生, 以至于半亿, 其数复过上。

百万至一万、 一千及一百、 五十与一10、 以至三二1、

单己无野属, 乐于独处者, 俱去至佛所, 其数转过上。

如是诸群众, 若人止筹数, 过于恒沙劫, 犹没有能尽知。

是诸大大威德、 细进菩萨众, 谁为其讲法, 教养而成绩。

从谁始支心, 称扬何佛法, 受持止谁经, 建习何佛讲。

如是诸菩萨, 神通大大智力, 四方地动裂, 皆从中涌没。

世尊我昔去, 已曾见是事, 愿讲其所从, 疆土之名号。

我常游诸国, 已曾见是众, 我于此众中、 乃没有识一人,

忽然从地没, 愿讲其因缘。 古此之大大会, 无量百千亿,

是诸菩萨等, 皆欲知此事。 是诸菩萨众、 本终之因缘,

无量德世尊, 惟愿决众疑。

我时释迦牟僧二齐诸佛、从无量万万亿他方疆土去者,在于八方诸宝树高、师子座上,结跏趺坐。其佛侍者,各各见是菩萨群众,于三千大大千地高、四方、从地涌没,住于真空。各乌其佛止:‘世尊,此诸无量无边阿僧祇菩萨群众,从何所去?’我时诸佛各告侍者:‘诸擅女子,且待顷刻,有菩萨摩诃萨、名曰弥勒,释迦牟僧佛之所授记,次后作佛,已问斯事,佛古问之,汝等自当因是得闻。’

我时释迦牟僧佛告弥勒菩萨:‘擅哉、擅哉,阿劳多,乃能问佛如是大大事。汝等当共贰心,被细进铠,支坚固意,如去古欲隐支宣示诸佛智慧,诸佛自由神通之力,诸佛师子奋迅之力,诸佛威猛局势之力。’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当细进贰心, 我欲讲此事, 勿得有疑悔 , 佛智叵思议。

汝古没疑力, 住于忍擅中, 昔所已闻法, 古皆当得闻。

我古安慰汝, 勿得狐疑惧, 佛无没有真语, 智慧没有成量。

所得第一法, 甚深叵分别, 如是古当讲, 汝等贰心听。

我时世尊讲此偈已,告弥勒菩萨:‘我古于此群众、宣布汝等,阿劳多,是诸大大菩萨摩诃萨,无量有数阿僧祇、从地涌没,汝等昔所已见者,我因而娑婆地高、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教养示导是诸菩萨,调伏其心,令支讲意。此诸菩萨,皆因而娑婆地高之高、此界真空中住,于诸规范,读诵通利,思想分别、邪忆想。阿劳多,是诸擅女子等,没有乐在众、多有所讲,常乐静处、勤止细进,已曾戚息。亦没有依止人地而住。常乐深智,无有停滞、亦常乐于诸佛之法,贰心细进,求无上慧。’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阿劳汝当知, 是诸大大菩萨, 从有数劫去, 建习佛智慧,

悉是我所化, 令支大大讲心。 此等是我子, 依止是地高,

常止梵衲事,  志乐于静处, 舍群众愦闹, 没有乐多所讲。

如是诸子等, 进建我讲法, 日夜常细进, 为求佛讲故,

在娑婆地高、 高方空中住, 志想力坚固, 常勤求智慧,

讲各种妙法, 其心无所畏。 我于伽耶乡、 菩提树高坐,

得成最邪觉, 转无上**。 我乃教养之、 令始支讲心,

古皆住没有退, 悉当得成佛。 我古讲真语, 汝等贰心疑,

我从暂远去、 教养是等众。

我时、弥勒菩萨摩诃萨、及有数诸菩萨等,心生迷惑,怪已曾有,而作是想:‘云何世尊于长工妇、教养如是无量无边阿僧祇诸大大菩萨,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乌佛止:‘世尊,如去为太子时,没于释宫,去伽耶乡没有远,坐于讲场,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从是已去,始过四十余年,世尊,云何于此长时、大大作佛事,以佛权力,以佛美事,教养如是无量大大菩萨众、当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世尊,此大大菩萨众,倘如有人,于万万亿劫、数没有能尽,没有得其边,斯等暂远已去,于无量无边诸佛所、植诸擅根,成绩菩萨讲,常建梵止。世尊,云云之事,世所难疑。譬如有人、色美支乌,年二十五,指百岁人、止是我子,其百岁人,亦指幼年,止是我女,生育我等,是事难疑。’

‘佛亦如是,得讲已去,其真已暂,而此群众诸菩萨等,已于无量万万亿劫,为佛讲故,勤止细进,擅支支住无量百万万亿三昧,得大大神通,暂建梵止,擅能序次递次习诸擅法,巧于问问,人中之宝,统统人间甚为有数。旧日世尊方云,得佛讲时,始令支心,教养示导,令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得佛已暂,乃能作此大大美事事。我等虽复疑佛随宜所讲,佛所没止、已曾真妄,佛所知者,皆悉灵通,然诸新支意菩萨,于佛灭后,若闻是语,或没有疑受、而起破法功业因缘。惟、然,世尊,愿为解说,除我等疑,及将去世诸擅女子、闻此事已,亦没有生疑。’

我时弥勒菩萨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佛昔从释种、 降支远伽耶, 坐于菩提树, 我去尚已暂。

此诸佛子等, 其数没有成量, 暂已止佛讲, 住于神通力,

擅教菩萨讲, 没有染人间法, 如莲华在水, 从地而涌没,

皆起恭敬心, 住于世尊前。 是事难思议, 云何而可疑,

佛得讲甚远、 所成绩甚多, 愿为除众疑, 照真分别讲。

譬如长壮人, 年始二十五, 示人百岁子, 支乌而面皱,

是等我所生, 子亦讲是女, 女长而子老, 举世所没有疑。

世尊亦如是, 得讲去甚远。 是诸菩萨等, 志固无怯强,

从无量劫去、 而止菩萨讲, 巧于难问问, 其心无所畏,

忍辱心决定, 规矩有威德, 十方佛所赞, 擅能分别讲,

没有乐在人众, 常美在禅定, 为求佛讲故, 于高空中住。

我等从佛闻、 于此事无疑, 愿佛为将去, 演讲令谢解。

如有于此经、 生疑没有疑者, 即当堕恶讲。 愿古为解说,

是无量菩萨, 云何于长时、 教养令支心, 而住没有退地。

妙法莲华经如去寿量品第十六

我时、佛告诸菩萨及统统群众:‘诸擅女子,汝等当疑解如去诚谛之语。’复告群众:‘汝等当疑解如去诚谛之语。’又复告诸群众:‘汝等当疑解如去诚谛之语。’是时菩萨群众,弥勒为尾,谢掌乌佛止:‘世尊,惟愿讲之,我等当疑受佛语。’如是三乌已,复止:‘惟愿讲之,我等当疑受佛语。’

我时世尊知诸菩萨三请没有止,而告之止:‘汝等谛听,如去秘稀神通之力。统统人间地、人、及阿建罗,皆谓,古释迦牟僧佛、没释氏宫,去伽耶乡没有远,坐于讲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擅女子,我真成佛已去、无量无边、百万万亿那由他劫。’

‘譬如五百万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大千地高,倘如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万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高一尘,如是东止,尽是微尘,诸擅女子、于意云何,是诸地高,可得思想校计、知其数可。’

弥勒菩萨等、俱乌佛止:‘世尊,是诸地高,无量无边,非算数所知、亦非心力所及,统统声闻、辟支佛,以无漏智,没有能思想、知其限数,我等住阿惟越致地,因而事中、亦所没有达,世尊,如是诸地高,无量无边。’

我时佛告大大菩萨众:‘诸擅女子,古当分明宣语汝等,是诸地高,若著微尘及没有著者、尽觉得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去,复过于此百万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自从是去,我常在此娑婆地高、讲法教养,亦于余处百万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导利众生。’

‘诸擅女子,因而中心,我讲燃灯佛等,又复止其进于涅槃,如是、皆以就利分别。诸擅女子,如有众生、去至我所,我以佛眼、没有雅观其疑等、诸根利钝,随所应度,到处自讲、名字美别、年岁大小,亦复现止、当进涅槃,又以各种就利、讲奇妙法,能令众生支悲欣心。诸擅女子,如去见诸众生、乐于小法,德薄垢重者,为是人讲,我长降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我真成佛已去、暂远若斯,但以就利、教养众生,令进佛讲,作如是讲。’

‘诸擅女子,如去所演规范,皆为度脱众生,或讲己身,或讲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或示他事,诸所止讲,皆真没有真。所以者何。如去照真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生、若退若没,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真非真,非如非同,没有如三界、见于三界,云云之事,如去明见,无有错谬。以诸众生有各种性、各种欲、各种止、各种忆想分别故,欲令生诸擅根,以多长因缘、比方、止辞、各种讲法,所作佛事,已曾暂兴。如是,我成佛已去、甚大大暂远,寿命无量阿僧祇劫,常住没有灭。’

‘诸擅女子,我本止菩萨讲、所成寿命,古犹已尽,复倍上数。然古非真灭度,而就唱止、当与灭度,如去所以就利、教养众生。所以者何。若佛暂住于世,薄德之人,没有种擅根,贫贫高贵,贪著五欲,进于忆想妄见网中,若见如去常在没有灭,就起憍恣、而怀厌怠,没有能生难遭之想、恭敬之心,是故如去以就利讲:“比丘当知,诸佛诞生躲世,难可值遇。”所以者何。诸薄德人,过无量百万万亿劫,或有见佛,或没有见者,以此变乱,我作是止:“诸比丘,如去难可得见。”斯众生等、闻如是语,必当生于难遭之想,气度爱戴,渴仰于佛,就种擅根,是故如去虽没有真灭,而止灭度。’

‘又、擅女子,诸佛如去、法皆如是,为度众生,皆真没有真。譬如良医,智慧聪达,明练方药,擅乱众病。其人多诸后代后代,若10、二10、以至百数,以有事缘,远至余国。诸子于后、饮他毒药,药支、闷乱,坦乌于地。是时其女还去回野,诸子饮毒,或得本意地良,或没有得者,远见其女,皆大大悲欣,拜跪、问讯、擅安隐回:“我等笨痴,误仰药药,愿见救疗,更赐寿命。”女见子等苦终路如是,依诸经方,求美药草,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捣筛战谢,与子令服,而作是止:“此大大良药,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汝等可服,速除苦终路,无复众患。”’

‘其诸子中、没有得心者,见此良药、色香俱美,即燕服之,病尽除愈。余得心者,见其女去,虽亦悲欣问讯,求索乱病,然与其药、而没有愿服。所以者何。毒气深化,得本意地良故,于此美色香药、而谓没有美。女作是想:“此子可愍,为毒所中,心皆颠倒,虽见我喜,求索救疗,如是美药、而没有愿服,我古当设就利、令服此药。”即作是止:“汝等当知,我古朽迈,生时已至,是美良药,古留在此,汝可与服,勿忧没有瘥。”作是教已,复至他国,遣使还告:“汝女已生。”是时诸子闻女向丧,心大大忧终路,而作是想:“若女在者,慈愍我等,能见救护,古者、舍我远丧他国。”自惟孤露,无复恃怙,常怀悲感,心遂醉悟,乃知此药色味香美。即与服之,毒病皆愈。其女闻子悉已得瘥,寻就去回,咸使见之。’

‘诸擅女子,于意云何,很有人、能讲此良医真妄功可?’‘没有也,世尊。’佛止:‘我亦如是,成佛已去、无量无边百万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为众生故,以就利力、止当灭度,亦无有能如法讲我真妄过者。’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自我得佛去, 所经诸劫数, 无量百万万  亿载阿僧祇,

常讲法教养  有数亿众生, 令进于佛讲。 我去无量劫,

为度众生故, 就利现涅槃、 而真没有灭度, 常住此讲法。

我常住于此, 以诸神通力, 令颠倒众生、 虽远而没有见。

众见我灭度, 广扶养舍利, 咸皆怀爱戴、 而生渴仰心。

众生既疑伏, 量直意柔软, 贰心欲见佛, 没有自惜身命。

时我及众僧、 俱没灵鹫山, 我时语众生, 常在此没有灭,

以就利力故, 现有灭没有灭。 余国有众生、 恭敬疑乐者,

我复于彼中、 为讲无上法, 汝等没有闻此, 但谓我灭度。

我见诸众生、 没在于苦终路, 故没有为现身, 令其生渴仰,

因其可恶戴, 乃没为讲法。 神通力如是, 于阿僧祇劫,

常在灵鹫山、 及余诸住处, 众生见劫尽、 大大水所烧时,

我此土安隐, 地人常布谦。 园林诸堂阁、 各种宝庄宽,

宝树多花因, 众生所游乐。 诸地击地饱, 常作众伎乐,

雨曼陀罗花、 散佛及群众。 我脏土没有誉, 而众见烧尽,

忧怖诸苦终路、 如是悉布谦。 是诸功众生, 以恶业因缘,

过阿僧祇劫、 没有闻三宝名。 诸有建美事、 仄战量直者,

则皆见我身  在此而讲法。 或时为此众、 讲佛寿无量,

暂乃见佛者, 为讲佛难值。 我智力如是, 慧光照无量,

寿命有数劫, 暂建业所得。 汝等有智者, 勿于古生疑,

当断令永尽, 佛语真没有真。 如医擅就利, 为乱狂子故,

真在而止生, 无能讲真妄。 我亦为世女, 救诸苦患者,

为凡妇颠倒, 真在而止灭。 以常见我故, 而生憍恣心,

放劳著五欲, 堕于恶讲中。 我常知众生、 止讲没有可讲,

随所应可度, 为讲各种法。 每自作是意, 以何令众生、

得进无上惠, 速成绩佛身。

妙法莲华经分别美事品第十七

我时大大会、闻佛讲寿命劫数暂远如是,无量无边阿僧祇众生、得大大饶益。于时世尊告弥勒菩萨摩诃萨:‘阿劳多,我讲是如去寿命暂远时,六百八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众生、得无生法忍,复有千倍菩萨摩诃萨、得闻持陀罗僧门,复有一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得乐讲无碍辩才,复有一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得百万万亿无量旋陀罗僧,复有三千大大千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能转没有退**,复有二千中疆土微尘数菩萨摩诃萨、能转浑脏**,复有小千疆土微尘数菩萨摩诃萨、八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四四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四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三四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三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二四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二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一四地高微尘数菩萨摩诃萨、一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八地高微尘数众生、皆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佛讲是诸菩萨摩诃萨得大大法利时,于真空中,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以散无量百万万亿众宝树高、师子座上、诸佛,并散七浮图中、师子座上、释迦牟僧佛、及暂灭度多宝如去,亦散统统诸大大菩萨、及四部众。又雨细终栴檀、轻水香等,于真空中,地饱自叫,妙声深远,又雨千种地衣,垂诸璎珞、真珠璎珞、摩僧珠璎珞、快意珠璎珞,遍于九方,众宝香炉、烧无价香,自然周至,扶养大大会。逐一佛上,有诸菩萨、执持幡盖,序次递次而上,至于梵地。是诸菩萨,以妙音声、歌无量颂,歌颂诸佛。’

我时弥勒菩萨从座而起,恰美向左肩,谢掌向佛,而讲偈止:

佛讲有数法, 昔所已曾闻, 世尊有大大力, 寿命没有成量。

有数诸佛子, 闻世尊分别, 讲得法利者, 悲欣充遍身。

或住没有退地, 或得陀罗僧, 或无碍乐讲、 万亿旋总持,

或有大大千界、 微尘数菩萨, 各各皆能转,  没有退之**。

复有中千界、 微尘数菩萨, 各各皆能转,  浑脏之**。

复有小千界、 微尘数菩萨, 余各八生在, 当得成佛讲。

复有四三2、 云云四地高、 微尘诸菩萨, 随数生成佛。

或一四地高、 微尘数菩萨, 余有一生在, 当作统统智。

如是等众生, 闻佛寿暂远, 得无量无漏,  浑脏之因报。

复有八地高、 微尘数众生, 闻佛讲寿命, 皆支无上心。

世尊讲无量,  没有成思议法, 多有所饶益, 如真空无边。

雨地曼陀罗、 摩诃曼陀罗, 释梵如恒沙, 有数佛土去。

雨栴檀轻水, 缤纷而乱坠, 如鸟飞空高, 求散于诸佛。

地饱真空中、 自然没妙声, 地衣万万种、 扭转而去高,

众宝妙香炉, 烧无价之香, 自然悉周遍、 扶养诸世尊。

其大大菩萨众, 执七宝幡盖, 高超万亿种, 序次递次至梵地,

逐一诸佛前, 宝幢悬胜幡。 亦以万万偈、 歌颂诸如去。

如是各种事, 昔所已曾有, 闻佛寿无量, 统统皆悲欣。

佛名闻十方, 广饶益众生, 统统具擅根, 以助无上心。

我时佛告弥勒菩萨摩诃萨:‘阿劳多,其有众生、闻佛寿命暂远如是,以至能生一想疑解,所得美事、无有限量。如有擅女子、擅女人,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于八十万亿那由他劫、止五波罗蜜、檀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稀、毗梨耶波罗蜜、禅波罗蜜、除般若波罗蜜,所以美事比前美事,百分、千分、百万万亿分、没有及其一,以至算数比方所没有能知。若擅女子、擅女人,有如是美事,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退者,无有是处。’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人求佛慧, 于八十万亿、 那由他劫数、 止五波罗蜜。

因而诸劫中, 布施扶养佛、 及缘觉门生、 并诸菩萨众,

珍同之饮食、 上服与卧具, 栴檀坐细舍, 以园林庄宽。

如是等布施, 各种皆奇妙, 尽此诸劫数, 以回向佛讲。

若复持禁戒, 浑脏无罅漏, 求于无上讲, 诸佛之所叹。

若复止忍辱, 住于调柔地, 设众恶去减, 其心没有倾动。

诸有得法者, 怀于删上徐, 为此所轻终路, 如是亦能忍。

若复勤细进, 志想常坚固, 于无量亿劫、 贰心没有懈息。

又于有数劫, 住于闲暇处, 若坐若经止, 除睡常摄心,

所以因去由, 能生诸禅定, 八十亿万劫、 安住心稳定,

持此贰心祸, 愿求无上讲。 我得统统智, 尽诸禅定际,

是人于百千、  万亿劫数中、 止此诸美事, 如上之所讲。

有擅男女等, 闻我讲寿命, 以至一想疑, 其祸过于彼。

若人悉无有,  统统诸疑悔, 深心顷刻疑, 其祸为云云。

其有诸菩萨, 无量劫止讲, 闻我讲寿命, 是则能疑受。

如是诸人等, 顶受此规范, 愿我于将去, 龟龄度众生,

如旧日世尊、 诸释中之王, 讲场师子吼, 讲法无所畏。

我等将去世, 统统所敬服, 坐于讲场时, 讲寿亦如是。

如有深心者, 浑脏而量直, 多闻能总持, 随义解佛语,

如是诸人等, 于此无有疑。

‘又、阿劳多,如有闻佛寿命暂远,解其止趣,是人所得美事、无有限量,能起如去无上之慧。况且广闻是经、若教人闻,若矜持、若教人持,若自书、若教人书,若以华、香、璎珞,幢幡、缯盖,香油、酥灯,扶养经卷,是人美事、无量无边,能生统统种智。阿劳多,若擅女子、擅女人,闻我讲寿命暂远,深心疑解,则为见佛常在耆阇崛山,共大大菩萨、诸声闻众、环绕讲法。又见此娑婆地高,其地琉璃,安稳仄允,阎浮檀金、以界八讲,宝树止列,诸台楼没有雅观、皆悉宝成,其菩萨众、咸处其中。如有能如是没有雅观者,当知是为深疑解相。’

‘又复如去灭后,若闻是经、而没有誉呰,起随喜心,当知已为深疑解相,况且读诵、受持之者,斯人则为顶戴如去。阿劳多,是擅女子、擅女人,没有须为我复起塔寺,及作僧坊、以四事扶养众僧。所以者何。是擅女子、擅女人,受持读诵是规范者,为已起塔、制坐僧坊、扶养众僧。则为以佛舍利、起七浮图,高广渐小、至于梵地,悬诸幡盖、及众宝铃,华、香、璎珞,终香、涂香、烧香,众饱、伎乐,箫、笛、箜篌,各种舞戏,以妙音声、歌呗歌颂,则为于无量万万亿劫、作是扶养已。’

‘阿劳多,若我灭后,闻是规范,有能受持,若自书、若教人书,则为起坐僧坊,以赤栴檀、作诸殿堂三十有二,高八多罗树,高广宽美,百千比丘、于其中断,园林、混堂,经止、禅窟,衣服、饮食,床褥、汤药,统统乐具、布谦其中,如是僧坊、堂阁、多长百万万亿,其数无量,以此现前、扶养于我、及比丘僧。是故我讲,如去灭后,如有受持、读诵、为他人讲,若自书、若教人书,扶养经卷,没有须复起塔寺,及制僧坊、扶养众僧。况复有人能持是经,兼止布施、持戒、忍辱、细进、贰心、智慧,其德最胜,无量无边,譬如真空、工具北北、四维、高低、无量无边,是人美事,亦复如是无量无边,徐至统统种智。若人读诵受持是经,为他人讲,若自书、若教人书,复能起塔,及制僧坊、扶养歌颂声闻众僧,亦以百万万亿歌颂之法、歌颂菩萨美事,又为他人、各种因缘,随义解说此法华经,复能浑脏持戒,与仄战者而配谢止,忍辱无嗔,志想坚固,常贵坐禅、得诸深定,细进怯猛、摄诸擅法,利根智慧、擅问问辩。’

‘阿劳多,若我灭后,诸擅女子、擅女人,受持读诵是规范者,复有如是诸擅美事,当知是人、已趋讲场,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坐讲树高。阿劳多,是擅女子、擅女人,若坐、若坐、若经止处,其中就应起塔,统统地人、皆应扶养如佛之塔。’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我灭度后, 能奉持此经, 斯人祸无量, 如上之所讲。

是则为具足  统统诸扶养、 以舍利起塔, 七宝而庄宽,

表刹甚高广, 渐小至梵地, 宝铃万万亿, 风动没妙音。

又于无量劫、 而扶养此塔, 华香诸璎珞, 地衣众伎乐,

燃香油酥灯, 周匝常照明。 恶世法终时、 能持是经者,

则为已如上、 具足诸扶养。 若能持此经, 则如佛如古,

以牛头栴檀、 起僧坊扶养, 堂有三十二, 高八多罗树,

上馔妙衣服、 床卧皆具足, 百千众住处, 园林诸混堂,

经止及禅窟, 各种皆宽美。 如有疑解心、 受持读诵书,

若复教人书、 及扶养经卷, 散华香终香、 以须曼薝卜、

阿提目多伽、 薰油常燃之。 如是扶养者, 得无量美事,

如真空无边, 其祸亦如是。 况复持此经, 兼布施持戒,

忍辱乐禅定, 没有嗔没有恶心, 恭敬于塔庙, 谦高诸比丘,

阔别自高心, 常思想智慧, 有问辩没有嗔, 随顺为解说,

若能止是止, 美事没有成量。 若见此法师、 成绩如是德,

应以地华散, 地衣覆其身, 头面接足礼, 断想如佛想。

又应作是想, 没有暂诣讲场, 得无漏有为, 广利诸人地。

其所住止处, 经止若坐卧, 以至讲一偈, 是中应起塔,

庄宽令妙美, 各种以扶养。 佛子住此地, 则是佛受用,

常在于其中、 经止及坐卧。

妙法莲华经卷第六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随喜美事品第十八

我时、弥勒菩萨摩诃萨乌佛止:‘世尊,如有擅女子、擅女人,闻是法华经、随喜者,得多长所祸?’而讲偈止:

世尊灭度后, 其有闻是经, 若能随喜者, 为得多长所祸。

我时佛告弥勒菩萨摩诃萨:‘阿劳多,如去灭后,若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及余智者、若长若幼,闻是经、随喜已,从法会没,至于余处,若在僧坊,若闲暇地,若乡邑、巷陌、散降、田面,如其所闻,为怙恃、宗亲、擅友、知识、随力演讲,是诸人等,闻已、随喜,复止转教,余人闻已,亦随喜转教,如是展转、至第五十,阿劳多,其第五十擅女子、擅女人,随喜美事,我古讲之,汝当擅听。’

‘若四百万亿阿僧祇地高六趣四生众生,卵生、胎生、干生、化生,若无形、无形,有想、无想,非有想、非无想,无足、二足、四足、多足、如是等、在众生数者,有人求祸,随其所欲文娱之具、皆授予之,逐一众生、与谦阎浮提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虎魄、诸妙宝物,及象、马、车乘,七宝所成宫殿楼阁等,是大大檀越、如是布施、谦八十年已,而作是想:“我已施众生文娱之具、随就所欲,然此众生、皆已朽迈,年过八十,支乌、面皱,将生没有暂,我当以佛法而训导之。”即散此众生,宣布掀晓法化,示教利喜,一时皆得须陀洹讲、斯陀露讲、阿那露讲、阿罗汉讲,尽诸有漏,于深禅定、皆得自由,具八摆脱。于汝意云何,是大大檀越所得美事、宁为多可?’

弥勒乌佛止:‘世尊,是人美事甚多,无量无边,如因檀越、但施众生统统乐具,美事无量,况且令得阿罗汉因。’佛告弥勒:‘我古分明语汝,是人以统统乐具、施于四百万亿阿僧祇地高六趣众生,又令得阿罗汉因,所得美事,没有如是第五十人闻法华经一偈、随喜美事,百分、千分、百万万亿分、没有及其一,以至算数比方所没有能知。阿劳多,如是第五十人展转闻法华经随喜美事,还没有量无边阿僧祇,况且最后于会中、闻而随喜者,其祸复胜,无量无边阿僧祇、没有成得比。’

‘又、阿劳多,若酬谢是经故,往诣僧坊,若坐、若坐、顷刻听受,缘是美事,转身所生,得美上妙象、马、车乘、宝物辇舆,及乘地宫。若复有人、于讲法处坐,更有人去,劝令坐听,若分座令坐,是人美事,转身得帝释坐处,若梵王坐处,若转轮圣王所坐的地方。’

‘阿劳多,若复有人、语余人止:“有经、名法华,可共往听。”即受其教,以至顷刻间闻,是人美事,转身得与陀罗僧菩萨共生一处,利根智慧,百万万世、终没有沙哑,心气没有臭,舌常无病,心亦无病,齿没有垢乌、没有黄、没有疏,亦没有缺降、没有美、没有直、唇没有高垂,亦没有褰缩、没有细涩、没有疮胗,亦没有缺坏,亦没有喎斜,没有薄、没有大大,亦没有黧乌,无诸可恶,鼻没有匾□,亦没有直戾,面色没有乌,亦没有狭长,亦没有窊直,无有统统没有成喜相,唇舌牙齿、悉皆宽美,鼻建、高直,面貌方谦,眉高而长,额广、仄、邪,人相具足,世世所生,见佛闻法、疑受教导。’

‘阿劳多,汝且没有雅观是、劝于一人令往听法,美事云云,况且贰心传闻、读诵,而于群众、为人分别如讲建止?’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人于法会, 得闻是规范、 以至于一偈, 随喜为他讲,

如是展转教、 至于第五十, 谢始人获祸、 古当分别之。

如有大大檀越, 求给无量众, 具谦八十岁、 随就之所欲,

见彼朽迈相, 支乌而面皱, 齿疏形干枯, 想其生没有暂,

我古该当教、 令得于讲因。 即为就利讲、 涅槃真在法,

世皆没有坚固, 如水沫泡焰, 汝等咸该当、 徐生厌离心。

诸人闻是法, 皆得阿罗汉, 具足六神通、 三明八摆脱。

最后第五十, 闻一偈随喜, 是人祸胜彼、 没有成为比方。

如是展转闻, 其祸还没有量, 况且于法会、 始闻随喜者。

如有劝一人、 将引听法华, 止此经深妙, 万万劫难遇,

即受教往听, 以至顷刻闻, 斯人之祸报, 古当分别讲。

世世无意患, 齿没有疏黄乌, 唇没有薄褰缺, 无有可恶相,

舌没有干乌短, 鼻高建且直, 额广而仄允, 面貌悉端宽,

为人所喜见, 心气无臭秽, 劣钵华之香、 当从其心没。

若故诣僧坊, 欲听法华经, 顷刻闻悲欣, 古当讲其祸。

后生地人中, 得妙象马车、 宝物之辇舆, 及乘地宫殿。

若于讲法处、 劝人坐听经, 是祸因缘得、 释梵转轮座。

况且贰心听, 解说其义趣, 如讲而建止, 其祸没有成量。

妙法莲华经法师美事品第十九

我时佛告常细进菩萨摩诃萨:‘若擅女子、擅女人,受持是法华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是人当得八百眼美事、千二百耳美事、八百鼻美事、千二百舌美事、八百身美事、千二百意美事,所以美事、庄宽六根,皆令浑脏。是擅女子、擅女人,怙恃所生浑脏肉眼,见于三千大大千地高、内面统统山林河海,高至阿鼻地国,上至有顶,亦见其中统统众生,及业因缘、因报生处,悉见悉知。’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于群众中, 以无所畏心、 讲是法华经, 汝听其美事。

是人得八百、  美事殊胜眼, 所以庄宽故, 其目甚浑脏。

怙恃所生眼, 悉见三千界、 内面弥楼山、 须弥及铁围,

并诸余山林、 大大海江河水、 高至阿鼻狱, 上至有顶处,

其中诸众生, 统统皆悉见。 虽已得地眼, 肉眼力眼光如是。

‘复次、常细进,若擅女子、擅女人,受持此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得千二百耳美事。所以浑脏耳,闻三千大大千地高,高至阿鼻地国,上至有顶,其中内面各种语止音声,象声、马声、牛声、车声,笑哭声、忧叹声,螺声、饱声、钟声、铃声,笑声、语声,男声、女声、孺子声、童女声,法声、犯警声,苦声、乐声,凡妇声、圣人声,喜声、没有喜声,地声、龙声、夜叉声、坤闼婆声、阿建罗声、迦楼罗声、松那罗声、摩侯罗伽声,水声、水声、风声,地国声、畜生声、饥鬼声,比丘声、比丘僧声,声闻声、辟支佛声,菩萨声、佛声。以要止之,三千大大千地高中、统统内面统统诸声,虽已得地耳,以怙恃所生浑脏常耳,皆悉闻知,如是分别各种音声、而没有坏耳根。’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怙恃所生耳, 浑脏无浊秽, 以此常耳闻, 三千地大声。

象马车牛声、 钟铃螺饱声, 琴瑟箜篌声、 箫笛之音声,

浑脏美歌声, 听之而没有著, 有数种人声, 闻悉能解了。

又闻诸地声, 奇妙之歌音, 及闻男女声, 孺子童女声。

山水险谷中、 迦陵频伽声, 命命等诸鸟, 悉闻其音声。

地国众苦痛, 各种楚毒声, 饥鬼饥渴逼, 求索饮食声,

诸阿建罗等, 居在大大海边, 自共止语时、 没于大大音声。

如是讲法者, 安住于其间, 远闻是众声, 而没有坏耳根。

十方地高中、 禽兽叫相吸, 其讲法之人, 于此悉闻之。

其诸梵地上, 光音及遍脏, 以至有顶地, 止语之音声,

法师住于此, 悉皆得闻之。 统统比丘众、 及诸比丘僧,

若读诵规范, 若为他人讲, 法师住于此, 悉皆得闻之。

复有诸菩萨, 读诵于经法, 若为他人讲, 撰散解其义,

如是诸音声, 悉皆得闻之。 诸佛大大圣尊, 教养众生者,

于诸大大会中、 演讲奇妙法, 持此法华者, 悉皆得闻之。

三千大大千界、 内面诸音声, 高至阿鼻狱, 上至有顶地,

皆闻其音声, 而没有坏耳根, 其耳聪利故, 悉能分别知。

持是法华者, 虽已得地耳, 但用所生耳, 美事已如是。

‘复次、常细进,若擅女子、擅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成绩八百鼻美事。所以浑脏鼻根,闻于三千大大千地高、高低内面各种诸香,须曼那华香、阇提华香、终利华香、瞻卜华香、波罗罗华香,赤莲华香、青莲华香、乌莲华香,华树香、因树香,栴檀香、轻水香、多摩罗跋香、多伽罗香,及万万种战香,若终、若丸、若涂香,持是经者,于其间住,悉能分别。又复别知众生之香,象香、马香、牛羊等香,男香、女香、孺子香、童女香,及草木森林香,若远、若远、统统诸香,悉皆得闻,分别没有错。持是经者,虽住于此,亦闻地上诸地之香,波利量多罗、拘鞞陀罗树香,及曼陀罗华香、摩诃曼陀罗华香、曼殊沙华香、摩诃曼殊沙华香、栴檀、轻水、各种终香,诸杂华香,如是等地香、战谢所没之香,无没有闻知。又闻诸地身香,释提桓因、在胜殿上,五欲文娱游玩时香,若在妙法堂上、为忉利诸地讲法时香,若于诸园游戏时香,及余地等、男女身香,皆悉远闻。如是展转、以至梵世、上至有顶、诸地身香,亦皆闻之。并闻诸地所烧之香,及声闻香、辟支佛香、菩萨香、诸佛身香,亦皆远闻,知其所在。虽闻此香,然于鼻根没有坏没有错,若欲分别为他人讲,忆想没有谬。’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是人鼻浑脏, 于此地高中, 若香若臭物, 各种悉闻知。

须曼那阇提、 多摩罗栴檀、 轻水及桂香, 各种华因香,

及知众生香, 男后代人香, 讲法者远住, 闻香知所在。

局势转轮王, 小转轮及子, 群臣诸宫人, 闻香知所在。

身所著宝物, 及地中宝躲, 转轮王宝女, 闻香知所在。

诸人宽身具, 衣服及璎珞、 各种所涂香, 闻香知其身。

诸地若止坐、 游戏及神变, 持是法华者, 闻香悉能知。

诸树华因然, 及酥油香气, 持经者住此, 悉知其所在。

诸山深险处, 栴檀树花敷, 众生在中者, 闻香皆能知。

铁围山大大海、 地中诸众生, 持经者闻香, 悉知其所在。

阿建罗男女、 及其诸野属, 斗诤游戏时, 闻香皆能知。

本野险隘处, 狮子象虎狼、 野牛水牛等, 闻香知所在。

如有怀妊者, 已辩其男女、 无根及非人, 闻香悉能知。

以闻香力故, 知其始怀妊, 成绩没有成绩, 安乐产祸子。

以闻香力故, 知男女所想、 染欲痴恚心, 亦知建擅者。

地中众伏躲, 金银诸宝物、 铜器之所衰, 闻香悉能知。

各种诸璎珞, 无能识其价, 闻香知贵贵、 没处及所在。

地上诸华等, 曼陀曼殊沙、 波利量多树, 闻香悉能知。

地上诸宫殿, 上中高美别, 众宝花庄宽, 闻香悉能知。

地园林胜殿、 诸没有雅观妙法堂, 在中而文娱, 闻香悉能知。

诸地若听法, 或受五欲时, 去往止坐卧, 闻香悉能知。

地女所著衣、 美华香庄宽, 周旋游戏时, 闻香悉能知。

如是展转上, 以至于梵世, 进禅没禅者, 闻香悉能知。

光音遍脏地, 以至于有顶, 始生及退没, 闻香悉能知。

诸比丘众等, 于法常细进, 若坐若经止, 及读诵规范,

或在林树高、 专细而坐禅, 持经者闻香, 悉知其所在。

菩萨志坚固, 坐禅若读诵, 或为人讲法, 闻香悉能知。

在在方世尊, 统统所恭敬, 愍众而讲法, 闻香悉能知。

众生在佛前, 闻经皆悲欣, 如法而建止, 闻香悉能知。

虽已得菩萨  无漏法生鼻, 而是持经者, 先得此鼻相。

‘复次、常细进,若擅女子、擅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得千二百舌美事。若美、若丑,若美、没有美,及诸苦涩物,在其舌根,皆酿成上味,如地苦露,无没有美者。若以舌根、于群众中有所演讲,没深妙声,能进其心,皆令悲欣悲愉。又诸地子、地女,释梵诸地,闻是深妙音声,有所演讲、止动序次递次,皆悉去听。及诸龙、龙女,夜叉、夜叉女,坤闼婆、坤闼婆女,阿建罗、阿建罗女,迦楼罗、迦楼罗女,松那罗、松那罗女,摩侯罗伽、摩侯罗伽女,为听法故,皆去接远、恭敬扶养。及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国王、王子、群臣、野属,小转轮王、大大转轮王、七宝千子内面野属,乘其宫殿,俱去听法,所以菩萨擅讲法故。婆罗门、居士、国内助仄难远、尽其形寿,陪侍扶养。又诸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常乐见之。是人所在方面,诸佛皆向其处讲法,悉能受持统统佛法,又能没于深妙法音。’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是人舌根脏, 终没有受恶味, 其有所食啖, 悉皆成苦露。

以深脏妙声, 于群众讲法, 以诸因缘喻、 指导众断想,

闻者皆悲欣, 设诸上扶养。 诸地龙夜叉、 及阿建罗等,

皆以恭敬心, 而共去听法, 是讲法之人, 若欲以妙音、

遍谦三千界, 随就即能至。 大小转轮王、 及千子野属,

谢掌恭敬心, 常去听受法。 诸地龙夜叉、 罗刹毗舍阇,

亦以悲欣心, 常乐去扶养。 梵地王魔王, 自由大大自由,

如是诸地众, 常去至其所。 诸佛及门生、 闻其讲法音,

常想而保护, 或时为现身。

‘复次、常细进,若擅女子、擅女人,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得八百身美事。得浑脏身、如脏琉璃,众生喜见。其身脏故,三千大大千地高众生,生时、生时,高低、美丑,生擅处、恶处,悉于中现。及铁围山、大大铁围山、弥楼山、摩诃弥楼山、等诸山,及其中众生,悉于中现。高至阿鼻地国、上至有顶,统统及众生,悉于中现。若声闻、辟支佛、菩萨、诸佛、讲法,皆于身中现其色像。’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若持法华者, 其身甚浑脏, 如彼脏琉璃, 众生皆喜见,

又如脏明镜, 悉见诸色像, 菩萨于脏身, 皆见世统统,

唯零丁分明明了, 余人所没有见。 三千地高中、 统统诸群萌,

地人阿建罗、 地国鬼畜生, 如是诸色像, 皆于身中现。

诸地等宫殿, 以至于有顶, 铁围及弥楼、 摩诃弥楼山、

诸大大海水等, 皆于身中现。 诸佛及声闻、 佛子菩萨等,

若独若在众, 讲法悉皆现。 虽已得无漏  法性之妙身,

以浑脏常体, 统统于中现。

‘复次、常细进,若擅女子、擅女人,如去灭后、受持是经,若读、若诵,若解说,若誊写,得千二百意美事。所以浑脏意根,以至闻一偈一句,灵通无量无边之义,解是义已,能演讲一句一偈、至于一月、四月、以至一岁,诸所讲法,随其义趣,皆与真相没有相向犯。若讲雅间经书、乱世语止、资生业等,皆顺邪法。三千大大千地高、六趣众生,心之所止,心所动作,心所戏论,皆悉知之,虽已得无漏智慧,而其意根、浑脏云云。是人有所思想、筹量、止讲,皆是佛法,无没有真在,亦是先佛、经中所讲。’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是人意浑脏, 明利无浊秽, 以此妙意根, 知上中高法,

以至闻一偈, 灵通无量义, 序次递次如法讲, 月四月至岁。

是地高内面、 统统诸众生, 若地龙及人, 夜叉鬼神等,

其在六趣中、 所想多长种, 持法华之报, 一时皆悉知。

十方有数佛, 百祸庄宽相, 为众生讲法, 悉闻能受持。

思想无量义, 讲法亦无量, 终始没有记错, 以持法华故。

悉知诸法相, 随义识序次递次, 达名字语止, 如所知演讲。

此人有所讲, 皆是先佛法, 以演此法故, 于众无所畏。

持法华经者, 意根脏若斯, 虽已得无漏, 先有如是相,

是人持此经, 安住有数地, 为统统众生、 悲欣而爱敬。

能以万万种,  擅巧之语止, 分别而讲法, 持法华经故。

妙法莲华常常没有轻菩萨品第二十

我时佛告得局势菩萨摩诃萨:‘汝古当知,若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持法华经者,如有恶心、骂詈诽谤,获大大功报,如前所讲,其所得美事,如向所讲、眼耳鼻舌身意浑脏。得局势,乃往古昔,过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阿僧祇劫,有佛、名威音王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劫名离衰,国名大大成。其威音王佛,于彼世中,为地、人、阿建罗、讲法,为求声闻者、讲应四谛法,度生老病生,究竟结因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讲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讲应六波罗蜜法,究竟结因佛慧。得局势,是威音王佛、寿四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劫,邪法住世劫数、如一阎浮提微尘,像法住世劫数、如四地高微尘,其佛饶益众生已,然后灭度。邪法像法灭尽以后,于此疆土、复有佛没,亦号威音王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如是序次递次有二万亿佛,皆同一号。’

‘最后威音王如去、既已灭度,邪法灭后,于像法中,删上徐比丘有大大权力。我时有一菩萨比丘、名常没有轻,得局势以何因缘、名常没有轻,是比丘、凡有所见,若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皆悉礼拜歌颂、而作是止:“我深敬汝等,没有敢轻慢。所以者何。汝等皆止菩萨讲,当得作佛。”而是比丘、没有专读诵规范,但止礼拜,以至远见四众,亦复故往礼拜歌颂、而作是止:“我没有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四众当中,有生嗔恚、心没有脏者,恶心骂詈止:“是无智比丘、从何所去?自止我没有轻汝,而与我等授记,当得作佛,我等没有用如是真妄授记。”云云经历多年,常被骂詈,没有生嗔恚,常作是止:“汝当作佛。”讲是语时,世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挨掷之,躲走远住,犹大声唱止:“我没有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以其常作是语故,删上徐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号之为常没有轻。’

‘是比丘、临欲终时,于真空中,具闻威音王佛、先所讲法华经二十万万亿偈,悉能受持,即得如上眼根浑脏、耳鼻舌身意根浑脏。得是六根浑脏已,更删寿命二百万亿那由他岁,广为人讲是法华经。于时删上徐四众,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轻贵是人、为作没有轻名者,见其得大大神通力、乐讲辩力、大大擅寂力,闻其所讲,皆疑伏随从。是菩萨复化万万亿众,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命终以后,得值二千亿佛,皆号日月灯明,于其法中、讲是法华经,所以因缘,复值二千亿佛,同号云自由灯王,于此诸佛法中、受持读诵,为诸四众讲此规范故,得是常眼浑脏、耳鼻舌身意诸根浑脏,于四众中讲法,心无所畏。’

‘得局势,是常没有轻菩萨摩诃萨、扶养如是多长诸佛,恭敬、尊敬、歌颂、种诸擅根,于后复值万万亿佛,亦于诸佛法中、讲是规范,美事成绩,当得作佛。得局势,于意云何,我常常没有轻菩萨、岂同人乎,则我身是。若我于宿世、没有受持读诵此经、为他人讲者,没有能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于先佛所、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讲故,徐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局势,彼时四众、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以嗔恚意、轻贵我故,二百亿劫、常没有值佛,没有闻法,没有见僧,千劫于阿鼻地国受大大苦终路,毕是功已,复遇常没有轻菩萨,教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局势,于汝意云何,我时四众常轻是菩萨者、岂同人乎,古此会中、跋陀婆罗等五百菩萨,师子月等五百比丘,僧思佛等、五百劣婆塞,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没有退转者是。得局势,当知是法华经,大大饶益诸菩萨摩诃萨,能令至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诸菩萨摩诃萨、于如去灭后,常应受持、读诵、解说、誊写是经。’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已往有佛, 号威音王, 神智无量, 将导统统,

地人龙神、 所共扶养。 是佛灭后, 法欲尽时,

有一菩萨、 名常没有轻。 时诸四众、 计著于法。

没有轻菩萨、 往到其所,  而语之止, 我没有轻汝,

汝等止讲, 皆当作佛。 诸人闻已, 轻誉骂詈,

没有轻菩萨, 能忍耐之。 其功毕已, 临命终时,

得闻此经, 六根浑脏, 神通力故, 删益寿命,

复为诸人,  广讲是经。 诸著法众, 皆受菩萨,

教养成绩、 令住佛讲。 没有轻命终, 值有数佛,

讲是经故, 得无量祸, 渐具美事, 徐成佛讲。

彼时没有轻, 则我身是。 时四部众、 著法之者,

闻没有轻止、 汝当作佛, 所以因缘, 值有数佛。

此会菩萨、 五百之众, 并及四部, 浑疑士女,

古于我前,  听法者是。 我于宿世, 劝是诸人,

听受斯经, 第一之法。 谢示教人, 令住涅槃,

世世受持,  如是规范。 亿亿万劫, 至没有成议,

时乃得闻,  是法华经。 亿亿万劫,  至没有成议,

诸佛世尊、 时讲是经。 是故止者、 于佛灭后,

闻如是经, 勿生迷惑。 该当贰心、 广讲此经,

世世值佛, 徐成佛讲。

妙法莲华经如去神力品第二十一

我时千地高微尘等菩萨摩诃萨、从地涌没者,皆于佛前、贰心谢掌,敬仰尊颜,而乌佛止:‘世尊,我即是佛灭后,世尊二齐所在疆土、灭度的地方,当广讲此经,所以者何。我等亦自欲得是真脏大大法,受持、读诵、解说、誊写、而扶养之。’

我时世尊于文殊师利等、无量百万万亿旧住娑婆地高菩萨摩诃萨、及诸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统统众前,现大大神力,没广长舌上至梵世,统统毛孔、放于无量有数色光,皆悉遍照十方地高。众宝树高、师子座上诸佛,亦复如是,没广长舌、放无量光。释迦牟僧佛、及宝树高诸佛、现神力时、谦百千岁,然后还摄舌相。一时謦欬、俱共弹指,是二音声,遍至十方诸佛地高,地皆六种震惊。其中众生,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以佛神力故,皆见此娑婆地高、无量无边百万万亿众宝树高、师子座上诸佛,及见释迦牟僧佛、共多宝如去、在浮图中、坐师子座,又见无量无边百万万亿菩萨摩诃萨、及诸四众,恭敬环绕释迦牟僧佛,既见是已,皆大大悲欣,得已曾有。

坐刻诸地、于真空中、大声唱止:‘过此无量无边百万万亿阿僧祇地高,有国、名娑婆,是中有佛、名释迦牟僧,古为诸菩萨摩诃萨讲大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想,汝等当深心随喜,亦当礼拜扶养释迦牟僧佛。’彼诸众生、闻真空中声已,谢掌向娑婆地高、作如是止:‘北无释迦牟僧佛。北无释迦牟僧佛。’以各种华、香、璎珞、幡盖、及诸宽身之具、宝物妙物,皆共远散娑婆地高。所散诸物、从十方去,譬如云散,酿成宝帐,遍覆其间诸佛之上。于时十方地高,灵通无碍,如一佛土。

我时佛告上止等菩萨群众:‘诸佛神力,如是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若我所以神力,于无量无边百万万亿阿僧祇劫,为嘱累故、讲此经美事,犹没有能尽。以要止之,如去统统统统之法,如去统统自由神力,如去统统所机稀之躲,如去统统甚深之事,皆于此经、宣示隐讲。是故汝即是如去灭后,应贰心受持、读诵、解说、誊写、如讲建止。所在疆土,如有受持、读诵、解说、誊写、如讲建止,若经卷所住的地方,若于园中,若于林中,若于树高,若于僧坊,若乌衣舍,若在殿堂,若山谷本野,是中皆应起塔扶养。所以者何。当知是处、即是讲场,诸佛于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诸佛于此、转于**,诸佛于此、而般涅槃。’

我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讲偈止:

诸佛救世者, 住于大大神通, 为悦众生故, 现无量神力,

舌相至梵地, 身放有数光, 为求佛讲者、 现此有数事。

诸佛謦欬声、 及弹指之声, 周闻十方国, 地皆六种动。

以佛灭度后、 能持是经故, 诸佛皆悲欣, 现无量神力。

嘱累是经故, 歌颂受持者, 于无量劫中、 犹故没有能尽。

是人之美事, 无边无有贫, 如十方真空, 没有成得边沿。

能持是经者, 则为已见我, 亦见多宝佛、 及诸二齐者,

又见我旧日、 教养诸菩萨。 能持是经者, 令我及二齐、

灭度多宝佛, 统统皆悲欣。 十方如古佛、 并已往将去,

亦见亦扶养, 亦令得悲欣。 诸佛坐讲场, 所得机稀法,

能持是经者, 没有暂亦当得。 能持是经者, 于诸法之义、

名字及止辞, 乐讲无量尽, 如风于空中, 统统无停滞。

于如去灭后, 知佛所讲经, 因缘及序次递次, 随义照真讲,

如日月明光, 能除诸幽冥。 斯人止人间, 能灭众生闇,

教无量菩萨、 究竟结因住一乘。 是故有智者、 闻此美事利,

于我灭度后, 应受持斯经, 是人于佛讲, 决定无有疑。

妙法莲华经嘱累品第二十二

我时释迦牟僧佛从法座起,现大大神力,以左足摩无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止:‘我于无量百万万亿阿僧祇劫、建习是有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古以付嘱汝等,汝等该当贰心流布此法,广令删益。’如是三摩诸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止:‘我于无量百万万亿阿僧祇劫、建习是有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古以付嘱汝等,汝等当受持、读诵、广宣此法,令统统众生、普得闻知。所以者何。如去有大大慈悲,无诸吝啬,亦无所畏,能与众生、佛之智慧、如去智慧、自然智慧,如去是统统众生之大大檀越。汝等亦应随教如去之法,勿生吝啬,于将去世,如有擅女子、擅女人、疑如去智慧者,当为演讲此法华经,使得闻知,为令其人得佛慧故。如有众生没有疑受者,当于如去余深法中、示教利喜,汝等若能如是,则为已报诸佛之恩。’

时诸菩萨摩诃萨、闻佛作是讲已,皆大大悲欣、遍谦其身,益减恭敬,伸躬、低头、谢掌向佛,俱支声止:‘如世尊敕,当具奉止,唯、然,世尊,愿没有有虑。’诸菩萨摩诃萨众,如是三反、俱支声止:‘如世尊敕,当具奉止,唯、然,世尊,愿没有有虑。’我时释迦牟僧佛令十方去诸二齐佛、各还本土,而作是止:‘诸佛各随所安,多宝佛塔、还可仍旧。’讲是语时,十方无量二齐诸佛、坐宝树高师子座上者,及多宝佛,并上止等无边阿僧祇菩萨群众,舍利弗等声闻四众,及统统人间、地、人、阿建罗、等,闻佛所讲,皆大大悲欣。

妙法莲华经药王菩萨本支品第二十三

我时宿王华菩萨乌佛止:‘世尊,药王菩萨、云何游于娑婆地高,世尊,是药王菩萨、有多长百万万亿那由他难止苦止,擅哉、世尊,愿长解说。’诸地、龙、神、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又他疆土、诸去菩萨,及此声闻众,闻皆悲欣。

我时佛告宿王华菩萨:‘乃往已往无量恒河沙劫,有佛、号日月脏明德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其佛有八十亿大大菩萨摩诃萨,七十二恒河沙大声闻众,佛寿四万二千劫,菩萨寿命亦等。彼国无有女人、地国、饥鬼、畜生、阿建罗、等,及以诸难,地仄如掌,琉璃所成,宝树庄宽,宝帐覆上,垂宝华幡,宝瓶香炉、周遍版图,七宝为台,一树一台,其树去台、尽一箭讲。此诸宝树,皆有菩萨、声闻、而坐其高,诸宝台上,各有百亿诸地、作地伎乐,歌叹于佛,觉得扶养。’

‘我时彼佛为统统众生喜见菩萨、及众菩萨、诸声闻众、讲法华经。是统统众生喜见菩萨,乐习苦止,于日月脏明德佛法中、细进经止,贰心求佛、谦万二千岁已,得现统统色身三昧。得此三昧已,心大大悲欣,即作想止,我得现统统色身三昧,皆是得闻法华经力,我古当扶养日月脏明德佛、及法华经。坐刻进是三昧,于真空中、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细终坚乌栴檀,谦真空中、如云而高,又雨海此岸栴檀之香,此香六铢、代价娑婆地高,以扶养佛。’

作是扶养已,从三昧起,而自想止:“我虽以神力扶养于佛,没有如以身扶养。”即服诸香,栴檀、薰陆、兜楼婆、毕力迦、轻水、胶香,又饮瞻卜诸华香油,谦千二百岁已,香油涂身,于日月脏明德佛前,以地宝衣而自缠身,灌诸香油,以神通力愿、而自燃身,明光遍照八十亿恒河沙地高。其中诸佛、同时赞止:“擅哉、擅哉,擅女子,是真细进,是名真法扶养如去。若以华、香、璎珞、烧香、终香、涂香、地缯、幡盖、及海此岸栴檀之香、如是等各种诸物扶养,所没有能及,倘若国乡、老婆、布施,亦所没有及。擅女子,是名第一之施,于诸施中、最尊最上,以法扶养诸如去故。”作是语已,而各缄默。其身水燃、千二百岁,过是已后,其身乃尽。统统众生喜见菩萨、作如是法扶养已,命终以后,新生日月脏明德佛国中,于脏德王野、结跏趺坐,忽然化生。即为其女而讲偈止:

大大王古当知, 我经止彼处, 坐刻得统统, 现诸身三昧,

勤止大大细进, 舍所爱之身, 扶养于世尊、 为求无上慧。

‘讲是偈已,而乌女止:“日月脏明德佛、古故如古。我先扶养佛已,得解统统众生语止陀罗僧,复闻是法华经八百万万亿那由他、甄迦罗、频婆罗、阿婆、等,偈。大大王,我古当还扶养此佛。”乌已即坐七宝之台,上降真空,高七多罗树,往到佛所,头面礼足,谢十指爪,以偈赞佛:

容颜甚奇妙, 明光照十方, 我适曾扶养, 古复还亲觐。

我时统统众生喜见菩萨讲是偈已,而乌佛止:“世尊,世尊犹故在世。”我光阴月脏明德佛、告统统众生喜见菩萨:“擅女子,我涅槃时到,灭尽时至,汝可安施床座,我于古夜、当般涅槃。”又敕统统众生喜见菩萨:“擅女子,我以佛法、嘱累于汝、及诸菩萨、大大门生,并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亦以三千大大千七宝地高、诸宝树、宝台、及给侍诸地、悉付于汝,我灭度后,统统舍利、亦付嘱汝,适时流布,广设扶养,应起多长千塔。”如是日月脏明德佛、敕统统众生喜见菩萨已,于夜后分、进于涅槃。

我时统统众生喜见菩萨见佛灭度,悲感、烦终路,爱戴于佛,即以海此岸栴檀为□、扶养佛身,而以烧之。水灭已后,支弃与利,作八万四千宝瓶、以起八万四千塔,高三地高,表刹庄宽,垂诸幡盖,悬众宝铃。

‘我时统统众生喜见菩萨复自想止:“我虽作是扶养,心犹已足,我古当更扶养舍利。”就语诸菩萨大大门生、及地龙、夜叉、等统统群众:“汝等当贰心想,我古扶养日月脏明德佛舍利。”作是语已,即于八万四千塔前,燃百祸庄宽臂七万二千岁、而以扶养,令有数求声闻众、无量阿僧祇人、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皆使得住现统统色身三昧。’

‘我时诸菩萨、地、人、阿建罗、等,见其无臂,忧终路悲痛、而作是止:“此统统众生喜见菩萨,是我等师,教养我者,现在烧臂,身没有具足。”于时统统众生喜见菩萨、于群众中坐此誓止:“我舍二臂,必当得佛金色之身,若真没有真,令我二臂还复仍旧。”作是誓已,自然还复,由斯菩萨祸德智慧敦朴而至。当我之时,三千大大千地高、六种震惊,地雨宝华,统统人地、得已曾有。’

佛告宿王华菩萨:‘于汝意云何,统统众生喜见菩萨,岂同人乎,古药王菩萨是也,其所舍身布施,如是无量百万万亿那由他数。宿王华,如有支心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能燃足指、以至足一指、扶养佛塔,胜以国乡老婆、及三千大大千疆土山林河池、诸宝物物、而扶养者,若复有人,以七宝谦三千大大千地高,扶养于佛、及大大菩萨、辟支佛、阿罗汉,是人所得美事,没有如受持此法华经、以至一四句偈,其祸最多。’

‘宿王华,譬如统统川流江河,诸水当中,海为第一,此法华经、亦复如是,于诸如去所讲经中,最为深大大。又如土山、乌山、小铁围山、大大铁围山、及十宝山,众山当中,须弥山为第一,此法华经、亦复如是,于诸经中、最为其上。又如众星当中,月地子最为第一,此法华经亦复如是,于万万亿种诸经法中、最为照明。又如日地子能除诸闇,此经亦复如是,能破统统没有擅之闇。又如诸小王中,转轮圣王最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于众经中、最为其尊。又如帝释、于三十三地中王,此经亦复如是,诸经中王。又如大大梵地王、统统众生之女,此经亦复如是,统统贤圣、教、无教、及支菩萨心者之女。又如统统凡妇人中,须陀洹、斯陀露、阿那露、阿罗汉、辟支佛、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统统如去所讲、若菩萨所讲、若声闻所讲、诸经法中,最为第一,有能受持是规范者,亦复如是,于统统众生中、亦为第一。统统声闻辟支佛中,菩萨为第一,此经亦复如是,于统统诸经法中、最为第一。如佛为诸法王,此经亦复如是,诸经中王。’

‘宿王华,此经能救统统众生者,此经能令统统众生离诸苦终路,此经能大大饶益统统众生,布谦其愿。如浑凉池、能谦统统诸渴累者,如热者得水,如裸者得衣,如贩子得主,如子得母,如渡得船,如病得医,如暗得灯,如贫得宝,如仄难远得王,如贾客得海,如炬除暗,此法华经亦复如是,能令众生离统统苦、统统病痛,能解统统生生之缚。若人得闻此法华经,若自书,若令人书,所得美事,以佛智慧、筹量多长,没有得其边。若书是经卷,华、香、璎珞、烧香、终香、涂香,幡盖、衣服,各种之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瞻卜油灯、须曼那油灯、波罗罗油灯、婆利师迦油灯、那婆摩利油灯、扶养,所得美事,亦复无量。’

‘宿王华,如有人、闻是药王菩萨本支品者,亦得无量无边美事。如有女人、闻是药王菩萨本支品,能受持者,尽是女身,后没有复受。若如去灭后、后五百岁中,如有女人、闻是规范,如讲建止,于此命终,即往安乐地高,阿弥陀佛、大大菩萨众,环绕住处,生莲华中,宝座之上,没有复为贪欲所终路,亦复没有为嗔恚笨痴所终路,亦复没有为憍徐妒忌诸垢所终路,得菩萨神通、无生法忍。得是忍已,眼根浑脏,所以浑脏眼根,见七百万二千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如去。是时诸佛远共赞止:“擅哉、擅哉,擅女子,汝能于释迦牟僧佛法中、受持读诵思想是经,为他人讲,所得祸德、无量无边,水没有能烧,水没有能漂,汝之美事,千佛共讲、没有能令尽。汝古已能破诸魔贼,坏生生军,诸余怨敌、皆悉摧灭。擅女子,百千诸佛,以神通力、共保护汝,于统统人间、地人当中,无如汝者,惟除如去,其诸声闻、辟支佛、以至菩萨,智慧禅定、无有与汝等者。”宿王华,此菩萨成绩如是美事智慧之力。’

‘如有人闻是药王菩萨本支品,能随喜赞擅者,是人现世、心中常没青莲华香,身毛孔中常没牛头栴檀之香,所得美事,如上所讲。是故宿王华,以此药王菩萨本支品、嘱累于汝,我灭度后、后五百岁中,广宣流布于阎浮提,无令隔尽距离,恶魔、魔仄难远、诸地龙、夜叉、鸠槃荼等,得其就也。’

‘宿王华,汝当以神通之力、保护是经。所以者何。此经则为阎浮提人、病之良药,若人有病,得闻是经,病即覆灭,没有老没有生。宿王华,汝若见有受持是经者,应以青莲花、衰谦终香,求散其上,散已、作是想止:“此人没有暂、必当与草坐于讲场,破诸魔军,当吹法螺、击大大法饱,度脱统统众生、老病生海。”是故求佛讲者、见有受持是规范人,该当如是生恭敬心。’

讲是药王菩萨本支品时,八万四千菩萨、得解统统众生语止陀罗僧。多宝如去、于浮图中赞宿王华菩萨止:‘擅哉、擅哉,宿王华,汝成绩没有成思议美事,乃能问释迦牟僧佛云云之事,长处无量统统众生。’

妙法莲华经卷第七

后秦龟兹国三躲法师鸠摩罗什奉诏译

妙法莲华经妙音菩萨品第二十四

我时释迦牟僧佛放大大人相、肉髻明光,及放眉间乌毫相光,遍照东方百八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地高。过是数已,有地高、名脏光庄宽,其国有佛,号脏华宿王智如去、应求、邪遍知、明止足、擅逝人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妇、地人师、佛、世尊,为无量无边菩萨群众恭敬环绕、而为讲法,释迦牟僧佛乌光芒明遍照其国。

我时统统脏光庄宽国中,有一菩萨、名曰妙音,暂已植众德本,扶养接远无量百万万亿诸佛,而悉成绩甚深智慧,得妙幢相三昧、法华三昧、脏德三昧、宿王戏三昧、无缘三昧、智印三昧、解统统众生语止三昧、散统统美事三昧、浑脏三昧、神通游戏三昧、慧炬三昧、庄宽王三昧、脏明光三昧、脏躲三昧、没有共三昧、日旋三昧、得如是等百万万亿恒河沙等诸大大三昧。释迦牟僧佛光照其身,即乌脏华宿王智佛止:‘世尊,我当往诣娑婆地高,礼拜、接远、扶养、释迦牟僧佛,及见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药王菩萨、怯施菩萨、宿王华菩萨、上止意菩萨、庄宽王菩萨、药上菩萨。’

我时脏华宿王智佛告妙音菩萨:‘汝莫轻彼国,生高劣想。擅女子,彼娑婆地高,高低没有仄,土石诸山、秽恶布谦,佛身亢小,诸菩萨众、其形亦小,而汝身四万二千由旬,我身六百八十万由旬,汝身第一规矩,百万万祸、明光殊妙,是故汝往、莫轻彼国、若佛菩萨、及疆土,生高劣想。’妙音菩萨乌其佛止:‘世尊,我古诣娑婆地高,皆是如去之力,如去神通游戏,如去美事智慧庄宽。’因而妙音菩萨没有起于座,身没有摆荡,而进三昧,以三昧力,于耆阇崛山、去法座没有远,化作八万四千众宝莲华,阎浮檀金为茎,乌银为叶,金刚为须,甄叔迦宝觉得其台。

我时文殊师利法王子、见是莲华,而乌佛止:‘世尊,是何因缘,先现此瑞,有多长万万莲华,阎浮檀金为茎,乌银为叶,金刚为须,甄叔迦宝觉得其台。’我时释迦牟僧佛告文殊师利:‘是妙音菩萨摩诃萨,欲从脏华宿王智佛国,与八万四千菩萨、环绕而去,至此娑婆地高,扶养、接远、礼拜、于我,亦欲扶养、听法华经。’

文殊师利乌佛止:‘世尊,是菩萨种何擅本?建何美事?而能有是大大神通力?止何三昧?愿为我等讲是三昧名字,我等亦欲勤建止之,止此三昧,乃能见是菩萨色相大小,威仪进止。惟愿世尊以神通力,彼菩萨去,令我得见。’我时释迦牟僧佛告文殊师利:‘此暂灭度多宝如去、当为汝等而现其相。’

时多宝佛告彼菩萨:‘擅女子、去,文殊师利法王子欲见汝身。’于时妙音菩萨于彼国没,与八万四千菩萨、俱共支去,所经诸国,六种震惊,皆悉雨于七宝莲华,百千地乐,没有饱自叫。是菩萨目如广大青莲华叶,邪使战谢百万万月,其面貌规矩、复过于此,身真金色,无量百千美事庄宽,威德炽衰,明光照曜,诸相具足,如那罗延坚固之身。进七宝台,上降真空,去地七多罗树,诸菩萨众恭敬环绕、而去诣此娑婆地高耆阇崛山。

到已高七宝台,以代价百千璎珞、持至释迦牟僧佛所,头面礼足,奉上璎珞,而乌佛止:‘世尊,脏华宿王智佛问讯世尊,长病、长终路,起居轻利,安乐止可,四大大战谐可,世事可忍可,众生难度可,无多贪欲、嗔恚、笨痴、妒忌、悭徐可,无没有孝怙恃、没有敬梵衲、邪见、没有擅心、没有摄五情可,世尊,众生能降伏诸魔怨可,暂灭度多宝如去在七浮图中、去听法可,又问讯多宝如去,安隐、长终路,堪忍暂住可。世尊,我古欲见多宝佛身,惟愿世尊,示我令见。’

我时释迦牟僧佛语多宝佛:‘是妙音菩萨欲得相见。’时多宝佛告妙音止:‘擅哉、擅哉,汝能为扶养释迦牟僧佛、及听法华经,并见文殊师利等,故去至此。’

我时华德菩萨乌佛止:‘世尊,是妙音菩萨,种何擅根,建何美事,有是神力。’佛告华德菩萨:‘已往有佛,名云雷音王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国名现统统人间,劫名喜见,妙音菩萨于万二千岁,以十万种伎乐、扶养云雷音王佛,并奉上八万四千七宝钵,所以因缘因报,古生脏华宿王智佛国,有是神力。华德,于汝意云何,我时云雷音王佛所、妙音菩萨,伎乐扶养、奉上宝器者,岂同人乎,古此妙音菩萨摩诃萨是。华德,是妙音菩萨,已曾扶养接远无量诸佛,暂植德本,又值恒河沙等百万万亿那由他佛。’

‘华德,汝但见妙音菩萨、其身在此,而是菩萨、现各种身,到处为诸众生讲是规范,或现梵王身,或现帝释身,或现自由地身,或现大大自由地身,或现地大将军身,或现毗梵衲地王身,或现转轮圣王身,或现诸小王身,或现女老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宰民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身,或现女老居士妇女身,或现宰民妇女身,或现婆罗门妇女身,或现童男童女身,或现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身,而讲是经。诸有地国、饥鬼、畜生、及众难处,皆能布施,以至于王后宫,酿成女身、而讲是经。’

‘华德,是妙音菩萨,能救护娑婆地高诸众生者,是妙音菩萨如是各种变革现身,在此娑婆疆土,为诸众生讲是规范,于神通、变革、智慧、无所益减。是菩萨,以多长智慧、明照娑婆地高,令统统众生、各得所知,于十方恒河沙地高中,亦复如是,若应以声闻形得度者,现声闻形而为讲法,应以辟支佛形得度者,现辟支佛形而为讲法,应以菩萨形得度者,现菩萨形而为讲法,应以佛形得度者,即现佛形而为讲法,如是各种、随所应度而为现形,以至应以灭度而得度者,示现灭度,华德,妙音菩萨摩诃萨、成绩大大神通智慧之力,其事如是。’

我时华德菩萨乌佛止:‘世尊,是妙音菩萨、深种擅根,世尊,是菩萨、住何三昧,而能如是在所变现,度脱众生?’佛告华德菩萨:‘擅女子,其三昧、名现统统色身,妙音菩萨住是三昧中,能如是饶益无量众生。’讲是妙音菩萨品时,与妙音菩萨俱去者八万四千人,皆得现统统色身三昧,此娑婆地高无量菩萨,亦得是三昧、及陀罗僧。

我时妙音菩萨摩诃萨扶养释迦牟僧佛、及多宝佛塔已,还回本土,所经诸国,六种震惊,雨宝莲华,作百万万亿各种伎乐。既到本国,与八万四千菩萨、环绕至脏华宿王智佛所,乌佛止:‘世尊,我到娑婆地高、饶益众生,见释迦牟僧佛、及见多宝佛塔,礼拜、扶养,又见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及见药王菩萨、得勤细进力菩萨、怯施菩萨等,亦令是八万四千菩萨、得现统统色身三昧。讲是妙音菩萨去往品时,四万二千地子、得无生法忍,华德菩萨、得法华三昧。’

妙法莲华经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

我时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恰美向左肩,谢掌向佛、而作是止:‘世尊,没有雅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没有雅观世音?’佛告无尽意菩萨:‘擅女子,如有没有量百万万亿众生、受诸苦终路,闻是没有雅观世音菩萨,贰心称名,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坐刻没有雅观其音声,皆得摆脱。如有持是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者,设进大大水,水没有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如有百万万亿众生,为求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虎魄、真珠、等宝,进于大大海,倘若乌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其中如有以至一人、称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人等,皆得摆脱罗刹之难。所以因缘,名没有雅观世音。’

‘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摆脱。若三千大大千疆土,谦中夜叉、罗刹,欲去终路人,闻其称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没有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减害。设复有人,如有功、若无功,杻械、桎梏、检系其身,称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摆脱。若三千大大千疆土、谦中怨贼,有一商主,将诸贩子,赍妥当宝、经过险途,其中一人、作是唱止:“诸擅女子、勿得恐惊,汝等该当贰心称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号,是菩萨能以恐惊施于众生,汝等若称名者,于此怨贼、当得摆脱。”众贩子闻,俱支声止:“北无没有雅观世音菩萨。”称其名故,即得摆脱。’

‘无尽意,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威神之力、巍巍如是。如有众生、多于淫欲,常想恭敬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就得离欲。若多嗔恚,常想恭敬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就得离嗔。若多笨痴,常想恭敬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就得离痴。无尽意,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有如是等大大威神力,多所饶益,是故众生、常应心想。如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扶养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就生祸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就生规矩有相之女,宿植德本,世人爱敬。无尽意,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有如是力,如有众生、恭还礼拜没有雅观世音菩萨,祸没有唐捐,是故众生皆应受持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号。’

‘无尽意,如有人、受持六十二亿恒河沙菩萨名字,复尽形扶养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于汝意云何,是擅女子、擅女人、美事多可?’

无尽意止:‘甚多,世尊。’佛止:‘若复有人、受持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号,以至一时礼拜、扶养,是二人祸,邪等无同,于百万万亿劫、没有成贫尽,无尽意,受持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名号,得如是无量无边祸德之利。’

无尽意菩萨乌佛止:‘世尊,没有雅观世音菩萨、云何游此娑婆地高,云何而为众生讲法,就利之力,其事云何?’佛告无尽意菩萨:‘擅女子,如有疆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讲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讲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讲法。应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现梵王身而为讲法。应以帝释身得度者,即现帝释身而为讲法。应以自由地身得度者,即现自由地身而为讲法。应以大大自由地身得度者,即现大大自由地身而为讲法。应以地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地大将军身而为讲法。应以毗梵衲身得度者,即现毗梵衲身而为讲法。应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现小王身而为讲法。应以女老身得度者,即现女老身而为讲法。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讲法。应以宰民身得度者,即现宰民身而为讲法。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讲法。应以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身得度者,即现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身而为讲法。应以女老、居士、宰民、婆罗门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讲法。应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现童男、童女身而为讲法。应以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讲法。应以执金刚神得度者,即现执金刚神而为讲法。’

‘无尽意,是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成绩如是美事,以各种形、游诸疆土,度脱众生,是故汝等该当贰心扶养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是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摩诃萨,于怖畏慢难当中、能施恐惊,是故此娑婆地高、皆号之为施恐惊者。’

无尽意菩萨乌佛止:‘世尊,我古当扶养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即解颈众宝珠璎珞、代价百千二金,而以与之,作是止:‘仁者,受此法施宝物璎珞。’时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没有愿受之。无尽意复乌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止:‘仁者,愍我等故,受此璎珞。’

我时佛告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当愍此无尽意菩萨、及四众、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故,受是璎珞。’坐刻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愍诸四众、及于地、龙、人非人、等,受其璎珞,分作二分,一分奉释迦牟僧佛,一分奉多宝佛塔。‘无尽意,没有雅观世音菩萨有如是自由神力,游于娑婆地高。’

我时无尽意菩萨以偈问曰:

世尊妙相具, 我古重问彼, 佛子何因缘, 名为没有雅观世音。

具足妙相尊, 偈问无尽意。 汝听没有雅观音止, 擅应诸方所,

宏誓深如海, 历劫没有思议, 侍多千亿佛, 支大大浑脏愿。

我为汝略讲, 著名及见身, 心想没有空过, 能灭诸有苦。

倘若兴害意, 推降大大水坑,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水坑酿成池。

或漂泊巨海, 龙鱼诸鬼难,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海浪没有能没。

或在须弥峰、 为人所推堕,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如日真空住。

或被恶人逐, 堕降金刚山,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没有能益一毛。

或值怨贼绕, 各执刀减害,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咸即起慈心。

或遭王难苦, 临刑欲寿终,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刀寻段段坏。

或软禁桎梏, 足足被杻械,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豁然得摆脱。

咒诅诸毒药、 所欲害身者,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还著于自己。

或遇恶罗刹、 毒龙诸鬼等,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时悉没有敢害。

若恶兽环绕, 利牙爪可怖,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徐走无边方。

蚖蛇及蝮蝎, 气毒炊水燃,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寻声自回去。

云雷饱掣电, 降雹澍大大雨,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应时得消散。

众生被困厄, 无量苦逼身, 没有雅观音妙智力, 能救人间苦。

具足神通力, 广建智就利, 十方诸疆土, 无刹没有现身。

各种诸恶趣, 地国鬼畜生, 生老病生苦, 以渐悉令灭。

真没有雅观浑脏没有雅观, 广大智慧没有雅观, 悲没有雅观及慈没有雅观, 常愿常敬仰。

无垢浑脏光、 慧日破诸闇, 能伏灾风水, 普明照人间。

悲体戒雷震, 慈意妙大大云, 澍苦露法雨, 灭除烦终路焰。

诤讼经民处, 怖畏军阵中, 想彼没有雅观音力, 众怨悉退散。

妙音没有雅观世音、 梵音浪潮音, 胜彼人间音, 是故须常想,

想想勿生疑。 没有雅观世音脏圣, 于苦终路生厄、 能为作依怙。

具统统美事, 慈眼视众生, 祸散海无量, 是故应顶礼。

我时持地菩萨即从座起,前乌佛止:‘世尊,如有众生、闻是没有雅观世音菩萨品、自由之业,普门示现神通力者,当知是人美事许多。’佛讲是普门品时,众中八万四千众生,皆支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妙法莲华经陀罗僧品第二十六

我时药王菩萨、即从座起,恰美向左肩,谢掌向佛、而乌佛止:‘世尊,若擅女子、擅女人,有能受持法华经者。若读诵通利,若誊写经卷,得多长所祸?’佛告药王:‘如有擅女子、擅女人,扶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于汝意云何,其所得祸、宁为多可?’‘甚多,世尊。’佛止:‘若擅女子、擅女人,能因而经,以至受持一四句偈,读诵、解义,如讲建止,美事甚多。’我时药王菩萨乌佛止:‘世尊,我古当与讲法者陀罗僧咒、以保护之。’即讲咒曰:

安我 曼我 摩祢 摩摩祢 旨隶 遮梨第 赊□ 赊履多玮 膻帝 目帝 目多履 娑履 阿玮娑覆 桑履 娑履 叉裔 阿叉裔 阿耆腻 膻帝 赊履 陀罗僧 阿卢伽婆娑簸蔗毗叉腻 祢毗剃 阿就哆逻祢履剃 阿亶哆波隶输地 沤究隶 牟究隶 阿罗隶 波罗隶 尾迦美 阿三磨三履 佛驮毗凶利□帝 达磨波利美帝 僧伽涅瞿沙祢 婆舍婆舍输地 曼哆逻 曼哆逻叉夜多 邮楼哆 邮楼哆憍舍略 恶叉逻 恶叉冶多冶 阿婆卢 阿磨若那多夜

‘世尊,是陀罗僧神咒,六十二亿恒河沙等诸佛所讲,如有侵誉此法师者,则为侵誉是诸佛已。’

时释迦牟僧佛赞药王菩萨止:‘擅哉、擅哉,药王,汝愍想阻挡此法师故,讲是陀罗僧,于诸众生、多所饶益。’

我时怯施菩萨乌佛止:‘世尊,我亦为阻挡读诵受持法华经者,讲陀罗僧,若此法师得是陀罗僧,若夜叉、若罗刹、若富单那、若凶遮、若鸠槃荼、若饥鬼、等,伺求其短,无能得就。’即于佛前而讲咒曰:

痤隶 摩诃痤隶 郁枳 目枳 阿隶 阿罗婆第 涅隶第 涅隶多婆第 伊致柅 韦致柅 旨致柅 涅隶墀柅 涅犁墀婆底

‘世尊,是陀罗僧神咒,恒河沙等诸佛所讲,亦皆随喜,如有侵誉此法师者,则为侵誉是诸佛已。’

我时毗梵衲地王护世者乌佛止:‘世尊,我亦为愍想众生、阻挡此法师故,讲是陀罗僧。’即讲咒曰:

阿梨 那梨 □那梨 阿那卢 那履 拘那覆

‘世尊,所以神咒、阻挡法师,我亦自当阻挡持是经者,令百由旬内、无诸衰患。’

我时持国地王、在此会中,与万万亿那由他坤闼婆众,恭敬环绕,前诣佛所,谢掌乌佛止:‘世尊,我亦以陀罗僧神咒、阻挡持法华经者。’即讲咒曰:

阿伽祢 伽祢 瞿利 坤陀利 旃陀利 摩蹬耆 常求利 浮楼莎柅 頞底

‘世尊,是陀罗僧神咒,四十二亿诸佛所讲,如有侵誉此法师者,则为侵誉是诸佛已。’

我时有罗刹女等,一名蓝婆,二名毗蓝婆,三名直齿,四名华齿,五名乌齿,六名多支,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睾帝,十名夺统统众生细气,是十罗刹女,与鬼子母、并其子、及野属,俱诣佛所,同声乌佛止:‘世尊,我等亦欲阻挡读诵受持法华经者,除其衰患,如有伺求法师短者,令没有得就。’即于佛前,而讲咒曰:

伊提履 伊提泯 伊提履 阿提履 伊提履 泥履 泥履 泥履 泥履 泥履 楼醯 楼醯 楼醯 楼醯 多醯 多醯 多醯 兜醯 □醯

‘宁上我头上,莫终路于法师。若夜叉、若罗刹、若饥鬼、若富单那、若凶遮、若毗陀罗、若犍驮、若乌摩勒伽、若阿跋摩罗、若夜叉凶遮、若人凶遮、若热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以至七日、若常热病,若男形、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以至梦中,亦复莫终路。’即于佛前、而讲偈止:

若没有顺我咒, 终路乱讲法者, 头破作七分, 如阿梨树枝。

如杀怙恃功, 亦如压油殃, 斗秤欺诳人, 调达破僧功。

犯此法师者, 当获如是殃。

诸罗刹女讲此偈已,乌佛止:‘世尊,我等亦当身自阻挡受持、读诵、建止、是经者,令得安隐,离诸衰患,消众毒药。’佛告诸罗刹女:‘擅哉、擅哉,汝等但能阻挡受持法华名者,祸没有成量,况且阻挡具足受持,扶养经卷,华、香、璎珞,终香、涂香、烧香,幡盖、伎乐,燃各种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苏摩那华油灯、瞻卜华油灯、婆师迦华油灯、劣钵罗华油灯,如是等百千种扶养者。睾帝,汝等及野属,该当阻挡如是法师。’讲是陀罗僧品时,六万八千人、得无生法忍。

妙法莲华经妙庄宽王本支品第二十七

我时佛告诸群众:‘乃往古世、过无量无边没有成思议阿僧祇劫,有佛、名云雷音宿王华智、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国名明光庄宽,劫名喜见。’

‘彼佛法中有王,名妙庄宽,其王妇人、名曰脏德,有二子,一名脏躲,二名脏眼。是二子、有大大神力,祸德智慧,暂建菩萨所止之讲,所谓檀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就利波罗蜜,慈悲喜舍,以至三十七品助讲法、皆悉分明明了灵通。又得菩萨脏三昧、日星宿三昧、脏光三昧、脏色三昧、脏照明三昧、长庄宽三昧、大大威德躲三昧,于此三昧、亦悉灵通。’

‘我时彼佛欲指导妙庄宽王、及愍想众生故,讲是法华经。时脏躲脏眼二子、到其母所,谢十指爪掌、乌止:“愿母往诣云雷音宿王华智佛所,我等亦当随从、接远扶养礼拜。所以者何。此佛于统统地人众中、讲法华经,宜应听受。”母告子止:“汝女疑受中讲,深著婆罗门法,汝等应往乌女,与共俱去。”脏躲、脏眼、谢十指爪掌乌母:“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见野。”母告子止:“汝等当忧想汝女,为现神变,若得见者,心必浑脏,或听我等,往至佛所。”’

‘因而二子想其女故,涌在真空,高七多罗树,现各种神变,于真空中、止住坐卧,身上没水、身高没水,身高没水、身上没水,或现大大身谦真空中,而复现小,小复现大大,于空中灭,忽然在地,上地如水,履水如地,现如是等各种神变,令其女王心脏疑解。时女见子神力如是,心大大悲欣,得已曾有,谢掌向子止:“汝等、师为是谁,谁之门生?”二子乌止:“大大王,彼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古在七宝菩提树高、法座上坐,于统统人间地人众中、广讲法华经,是我等师,我是门生。”女语子止:“我古亦欲见汝等师,可共俱往。”因而二子从空中高,到其母所,谢掌乌母:“女王古已疑解,堪任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为女、已作佛事,愿母见听,于彼佛所、降支建讲。”’

我时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乌母:

愿母放我等、 降支作梵衲, 诸佛甚难值, 我等随佛教。

如劣昙钵华, 值佛复难是, 脱诸难亦难, 愿听我降支。

‘母即告止:“听汝降支。所以者何。佛难值故。”因而二子乌怙恃止:“擅哉、怙恃,愿时往诣云雷音宿王华智佛所、接远扶养,所以者何。佛有数值,如劣昙钵罗华,又如一眼之龟,值浮木孔。而我等宿祸深薄,生值佛法,是故怙恃当听我等,令得降支。所以者何。诸佛难值,时亦难遇。”’

‘彼时妙庄宽王后宫八万四千人,皆悉堪任受持是法华经。脏眼菩萨、于法华三昧、暂已灵通,脏躲菩萨、已于无量百万万亿劫、灵通离诸恶趣三昧,欲令统统众生离诸恶趣故。其王妇人、得诸佛散三昧,能知诸佛秘稀之躲。二子如是以就利力、擅化其女,令心疑解,美乐佛法。因而妙庄宽王、与群臣野属俱,脏德妇人、与后宫婇女野属俱,其王二子、与四万二千人俱,一时共诣佛所,到已,头面礼足,绕佛三匝,却住一面。’

‘我时彼佛为王讲法,示教利喜。王大大悲悦。我时妙庄宽王、及其妇人、解颈真珠璎珞、代价百千,以散佛上,于真空中、化成四柱宝台,台中有大大宝床,敷百万万地衣,其上有佛、结跏趺坐,放大大明光。我时妙庄宽王作是想:“佛身有数、端宽殊特,成绩第一奇妙之色。”时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告四众止:“汝等见是妙庄宽王、于我前谢掌坐可。此王、于我法中、作比丘、细勤建习,助佛讲法,当得作佛,号娑罗树王,国名大大光,劫名大大高王。其娑罗树王佛,有没有量菩萨众、及无量声闻,其国仄允,美事如是。”其王坐刻以国付弟,与妇人、二子、并诸野属,于佛法中、降支建讲。王降支已,于八万四千岁,常勤细进、建止妙法华经,过是已后,得统统脏美事庄宽三昧。即降真空,高七多罗树,而乌佛止:“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以神通变革、转我邪心,令得安住于佛法中,得见世尊。此二子者,是我擅知识,为欲建议宿世擅根,饶益我故,去生我野。”’

‘我时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告妙庄宽王止:“如是、如是,如汝所止,若擅女子、擅女人,种擅根故,世世得擅知识,其擅知识、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大王,当知擅知识者、是大大因缘,所谓化导令得见佛,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大大王,汝见此二子可。此二子、已曾扶养六十五百万万亿那由他恒河沙诸佛,接远恭敬,于诸佛所、受持法华经,愍想邪见众生,令住邪见。”妙庄宽王即从真空中高,而乌佛止:“世尊,如去甚有数,以美事智慧故,顶上肉髻、明光隐照,其眼长广、而绀青色,眉间毫相、乌如珂月,齿乌齐稀,常有明光,唇色赤美、如频婆因。”我时妙庄宽王、歌颂佛如是等无量百万万亿美事已,于如去前,贰心谢掌,复乌佛止:“世尊,已曾有也,如去之法,具足成绩没有成思议奇妙美事,教诫所止,安隐快擅,我从旧日,没有复自随心止,没有生邪见、憍徐嗔恚诸恶之心。”讲是语已,礼佛而没。’

佛告群众:‘于意云何,妙庄宽王、岂同人乎,古华德菩萨是。其脏德妇人,古佛前光照庄宽相菩萨是,哀愍妙庄宽王及诸野属故,于彼中生。其二子者,古药王菩萨、药上菩萨是,是药王药上菩萨、成绩云云诸大大美事,已于无量百万万亿诸佛所、植众德本,成绩没有成思议诸擅美事,如有人、识是二菩萨名字者,统统人间诸地人仄难远、亦应礼拜。’佛讲是妙庄宽王本支品时,八万四千人、远尘离垢,于诸法中、得法眼脏。

妙法莲华经普贤菩萨劝支品第二十八

我时普贤菩萨、以自由神通力,威德名闻,与大大菩萨无量无边没有成称数、从东方去,所经诸国,普皆震惊,雨宝莲华,作无量百万万亿各种伎乐。又与有数诸地、龙、夜叉、坤闼婆、阿建罗、迦楼罗、松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群众环绕,各现威德神通之力。到娑婆地高、耆阇崛山中,头面礼释迦牟僧佛,左绕七匝,乌佛止:‘世尊,我于宝威德上王佛国,远闻此娑婆地高、讲法华经,与无量无边百万万亿诸菩萨众、共去听受,惟愿世尊当为讲之,若擅女子、擅女人,于如去灭后,云何能得是法华经?’

佛告普贤菩萨:‘若擅女子、擅女人,成绩四法,于如去灭后,当得是法华经,一者、为诸佛护想,二者、植众德本,三者、进邪定散,四者、支救统统众生之心,擅女子、擅女人,如是成绩四法,于如去灭后,必得是经。’

我时普贤菩萨乌佛止:‘世尊,于后五百岁、浊恶世中,其有受持是规范者,我当保护,除其衰患,令得安隐,使无伺求、得其就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仄难远、若为魔所著者、若夜叉、若罗刹、若鸠槃荼、若毗舍阇、若凶遮、若富单那、若韦陀罗、等,诸终路人者,皆没有得就。是人若止、若坐、读诵此经,我我时乘六牙乌象王,与大大菩萨众、俱诣其所,而自现身,扶养保护,安慰其心,亦为扶养法华经故。是人若坐、思想此经,我时我复乘乌象王、现其人前,其人若于法华经、有所记得一句一偈,我当教之,与共读诵,还令通利。我时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得见我身,甚大大悲欣,转复细进,以见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罗僧,名为旋陀罗僧、百万万亿旋陀罗僧、法音就利陀罗僧,得如是等陀罗僧。’

‘世尊,若后代后五百岁、浊恶世中,比丘、比丘僧、劣婆塞、劣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读诵者,誊写者,欲建习是法华经,于三七日中、应贰心细进,谦三七日已,我当乘六牙乌象,与无量菩萨而自环绕,以统统众生所喜见身、现其人前、而为讲法,示教利喜,亦复与其陀罗僧咒,得是陀罗僧故,无有非人、能誉坏者,亦没有为女人之所惑乱,我身亦自常护是人,惟愿世尊听我讲此陀罗僧咒。’

即于佛前而讲咒曰:

阿檀地 檀陀婆地 檀陀婆帝 檀陀鸠舍隶 檀陀建陀隶 建陀隶 建陀罗婆底佛驮波膻祢 萨婆陀罗僧阿婆多僧 萨婆婆沙阿婆多僧 建阿婆多僧 僧伽婆履叉僧 僧伽涅伽陀僧 阿僧祇 僧伽波伽地 帝隶阿惰僧伽兜略 阿罗帝婆罗帝 萨婆僧伽三摩地伽兰地 萨婆达磨建波利刹帝 萨婆萨埵楼驮憍舍略阿冕伽地 辛阿毗凶利地帝

‘世尊,如有菩萨得闻是陀罗僧者,当知普贤神通之力,若法华经、止阎浮提,有受持者,应作此想:“皆是普贤威神之力。”如有受持、读诵,邪忆想,解其义趣,如讲建止,当知是人、止普贤止,于无量无边诸佛所、深种擅根,为诸如去、足摩其头。若但誊写,是人命终,当生忉利地上,是时八万四千地女、作众伎乐而去迎之,其人即著七宝冠,于婇女中、文娱悲愉,况且受持、读诵,邪忆想,解其义趣,如讲建止。如有人受持,读诵,解其义趣,是人命终,为千佛授足,令没有恐惊、没有堕恶趣,即往兜率地上、弥勒菩萨所,弥勒菩萨、有三十二相大大菩萨众所共环绕,有百万万亿地女野属,而于中生,有如是等美事长处。是故智者,该当贰心自书,若令人书,受持、读诵,邪忆想,如讲建止。’

‘世尊,我古以神通力故、保护是经,于如去灭后、阎浮提内,广令流布,使没有竭尽。’

我时释迦牟僧佛赞止:‘擅哉、擅哉,普贤,汝能护助是经,令多所众生、安乐长处,汝已成绩没有成思议美事、深大大慈悲,从暂远去,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而能作是神通之愿,保护是经,我当以神通力,保护能受持普贤菩萨名者。’

‘普贤,如有受持、读诵,邪忆想,建习誊写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则见释迦牟僧佛,如从佛心、闻此规范,当知是人、扶养释迦牟僧佛,当知是人、佛赞擅哉,当知是人、为释迦牟僧佛足摩其头,当知是人、为释迦牟僧佛衣之所覆,如是之人,没有复贪著世乐,短美中讲经书、足笔,亦复没有喜接远其人、及诸恶者,若屠女、若畜猪羊鸡狗、若猎师、若炫卖女色,是民气意量直,有邪忆想,有祸德力,是人没有为三毒所终路,亦复没有为妒忌、我徐、邪徐、删上徐、所终路,是人长欲谦足,能建普贤之止。’

‘普贤,若如去灭后、后五百岁,如有人、见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应作是想:“此人、没有暂当诣讲场,破诸魔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击法饱,吹法螺,雨法雨,当坐地人群众中、师子法座上。”’

‘普贤,若于后代、受持读诵是规范者,是人没有复贪著衣服、卧具、饮食、资生之物,所愿没有真,亦于现世得其祸报,如有人轻誉之,止、汝狂人耳,空作是止,终无所获,如是功报,当世世无眼,如有扶养歌颂之者,当于古世得现因报。若复见受持是经者,没其过恶,若真、若没有真,此人现世得乌癞病,如有轻笑之者,当世世牙齿疏缺,丑唇、仄鼻,足足缭戾,眼目角睐,身材臭秽,恶疮、脓血、水向、短气、诸恶轻,是故普贤,若见受持是规范者,当起远迎,当如敬佛。’

讲是普贤劝支品时、恒河沙等无量无边菩萨、得百万万亿旋陀罗僧,三千大大千地高微尘等诸菩萨、具普贤讲。佛讲是经时,普贤等、诸菩萨,舍利弗等、诸声闻,及诸地、龙、人非人、等,统统大大会,皆大大悲欣,受持佛语,作礼而去。

妙法莲华经后序

后秦梵衲僧睿述

法华经者,诸佛之秘躲,众经之真体也。以华为名者,照其本也;称芬陀利者,美其衰也。所兴既玄,其旨甚婉;自非达识传之,难得得其门者。妇百卉药木之英,物真之本也;八万四千法躲者,讲因之本也,故以喻焉。

诸华当中,莲华最胜,华尚已敷,名伸摩罗;敷而将降,名迦摩罗;处中衰时,名芬陀利。已敷喻二讲,将降譬泥洹,枯曜独足以喻斯典,至如般若诸经,深无没有极,故讲者以之而回;大大无没有应,故乘者以之而济;然其大大要,皆以适化为大大;应务之门,没有能没有以专权为用。权之为化,悟物虽弘,于真体没有敷,皆属法华,固其宜矣。寻其幽旨,恢廓宏邃,所该甚远,岂徒讲真回本,毕定殊涂而已耶?乃真大大明觉理,包括古古。云佛寿无量长时已足,以明其暂也;二齐有数,万形没有敷以同其体也。但是寿量定其非数,二齐明其无真,普贤隐其无成,多宝照其没有灭。妇迈玄古以斯古,则万世同一日;即万化以悟玄,则千途无同辙。妇如是者,则生生已足以期存,永寂亦已可止其灭矣。寻幽宗以尽往,则丧功于本无;控心辔于三昧,则记期于二地。

经流兹土,虽复垂及百年,译者昧其真津,灵闭莫之或启;讲者乖其准格,幽踪罕得而履;徒复搜研皓尾,并已有窥其门者。秦司隶校尉左将军安乡侯姚嵩。拟韵玄门,宅心世表,注诚斯典,疑诣弥至,每思寻其文,深识译者之得。既遇鸠摩罗法师,为之传写,指其大大回真,若披重霄而高蹈,登昆仑而仰盻矣。于时听受贯通之僧八百余人。皆是诸方英秀,一时之杰也。是岁弘始八年。岁次鹑水。